第287章 群策群力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從中醫部往心外回的路上,一直低頭看著手中的藥膳方,她說了不會做太難的東西,要從基礎的開始,所以秦雪松由簡入難給她寫了好多個,最容易的當然就是直接可以買到的東西,比如水果里面的梨,荔枝,桂圓,這些都是補心肺,具有安神和減緩神經衰弱作用的.

她看得仔細,頭都沒抬,電梯門打開,直接邁步往外走,忽然有人從身後一把抱住她的腰,宋喜一驚,回肘就要反擊.

幸好身後人反應快,咻的躲開,宋喜轉頭定睛一看,發現是韓春萌,她反應這麼大,還給韓春萌嚇了一跳,瞪著圓眼睛說:"我的媽呀,你想謀殺親友嗎?"

宋喜神色依舊帶著余驚,過了幾秒才說:"你別嚇唬我,容易誤傷到你."

韓春萌說:"你不是不害怕嗎?"

以前宋喜是雷打不動,堪稱寵辱不驚,可這剛剛劫後余生,仍舊心有余悸.

心跳是紊亂的,宋喜舒了口氣,半真半假的回道:"最近做惡夢,總擔心有人要害我."

韓春萌沒心沒肺,"總有刁民想害朕,你這思想不行啊."

說著,她看到宋喜手里的藥方,湊上前道:"這是什麼?"

宋喜說:"治失眠的藥膳方."

韓春萌眼睛一瞪,表情誇張,"你還失眠?"

宋喜沒法告訴韓春萌,真別說,她最近睡眠質量下降的厲害,每晚都要開著燈才敢閉眼.

"不是我,給別人要的."宋喜一晚上沒睡覺,這會兒有些精神不濟,人也有些蔫.

韓春萌側頭看了她一眼,忽然壓低聲音問:"你最近在叔叔朋友家過得不好嗎?"

宋喜聞言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心虛,緊接著不動聲色的回道:"沒有,挺好的."

韓春萌說:"要是有什麼事兒,你千萬別瞞著,一定要跟我說,我就算不能幫上你什麼大忙,但總能出出主意."

宋喜應聲,韓春萌又問:"這方子是給叔叔朋友要的?"

"嗯."

韓春萌說:"聽我媽說,我二姨夫早些年失眠症也挺嚴重,後來硬是讓我二姨給治好了."

宋喜立馬感興趣的側過頭,問:"怎麼治好的?"

韓春萌一臉坦然的回道:"我二姨說了,睡不著那就是不困,或者是沒累著,她每天帶著我二姨夫跑十公里,還把家里大小累活兒全給我二姨夫做,晚上一到點兒就拉著他聊天,生聊,聊到我二姨夫東南西北都分不清,一沾枕頭就睡著了."

可憐宋喜一腔熱情打算學個偏方,結果聽了個笑話,她當即忍俊不禁,勾起唇角說:"真的假的?"

韓春萌很認真,"是真的,我去年過年還看見我二姨夫了呢,我跟他開玩笑,問他最近睡眠質量怎麼樣,他說他現在睡得挺好,就是落下一個毛病,每晚必須跟我二姨聊天,不聊總感覺像是沒吃藥."

宋喜笑說:"每天晚上聊天,哪有那麼多話好聊?"

韓春萌道:"我二姨簡直絕了,醫生不說失眠症患者需要心情開朗嘛,她就天天給我二姨夫講開心的事兒,自己的事兒說完了,就說身邊親戚朋友的,最後實在不行,就去網上搜笑話,拉著我二姨夫一起看喜劇,剛開始我二姨夫也嫌煩,但是忍過一個禮拜就習慣了,什麼事兒都是習慣問題,睡不著,睡得著,都是習慣."

韓春萌最後一句話,讓宋喜有種醍醐灌頂的錯覺.

什麼事兒都是習慣.

當晚下班,宋喜跟韓春萌先去了趟附近超市,宋喜突然開了一輛車,韓春萌表示詫異,宋喜道:"我爸朋友借給我開的."

韓春萌由衷的說:"叔叔朋友真仗義,對你也夠細心,不枉你對他這麼好."

宋喜心中有些五味雜陳,她多希望大家的好都能純粹一些,不帶利益交換.

兩人在超市里面逗留大半個小時,買齊了宋喜需要的所有東西,她開車把韓春萌送回顧東旭那里,韓春萌留她吃飯,宋喜說:"不吃了,我要回家自己做."

韓春萌聞言,舉起拳頭,意味深長的道:"加油,祝你成功."

宋喜才不理會她的言不由衷,下巴一抬,驕傲的離開.

回到翠城山,天已經全黑了,宋喜肚子餓得咕咕叫,來不及給自己做東西吃,她從袋子里面翻出一個獨立包裝的芝士面包,只手掌心大小,韓春萌瘋狂推薦,說她最近都在吃這個,一口氣可以吃七八個.

宋喜想到顧東旭在生氣時對韓春萌的評價,不由得說:"你少吃點兒吧,不說減肥嗎?"

韓春萌好了傷疤忘了疼,顧東旭一哄,她心情好,也就順帶著把喬舒欣刺激她的事兒給拋到腦後,又不減了.

撕開袋子,宋喜吃了一口,面包特別軟,再往里面吃,中間有一層芝士,淡淡的香甜,口感很棒.

別的宋喜不服韓春萌,就吃這一點,韓春萌說好吃的東西,那基本上不可能不好吃.

宋喜很餓,一口氣吃了兩個,待到平定了胃里的饑荒,這才動手准備食材.

喬治笙在外應酬,中途稍微欠身對元寶說:"她在哪兒?"

元寶馬上起身出去,打了通電話回來,告訴喬治笙,"在家."

說罷,又補了一句:"不用擔心,已經加派了人手,有幾個是直接從昊子那里調過去的,反偵察能力很強."

喬治笙說:"讓她少在外面晃蕩."

元寶道:"她今天出了醫院,跟朋友一起去了趟超市,買了特別多東西,把朋友送回家,哪兒都沒去,直接回了翠城山."

喬治笙不語,元寶看不出他心中所想,只兀自淡笑著嘀咕:"什麼時候,什麼事兒,都改不了女人愛購物的本性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心里卻在猜,難不成她去超市,是給他買東西?

想起自己房間茶幾上的糖果和香薰爐,喬治笙心底說不出的有些歡喜,宋喜愛購物是真的,只不過買的東西多半不是她自己的,而是買給他的.

他說讓她學做飯,也不曉得她學的怎麼樣了,反正難吃他是絕對不會吃的,他最不會為難的就是自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