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我的人,我自己照顧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電話掛斷,元寶自顧自的搖頭,"真不應該讓小昭進商場,就他這腦袋,我讓他去給衛生局的人送禮,他竟然問我,人家看出來他是故意的怎麼辦?"

喬治笙聞言,眼底倒是劃過一抹笑意,淡淡道:"他是一根筋."

元寶說:"有時候我看他這'單純’勁兒,都怕把他帶壞了."

喬治笙黑色的眼眸一瞥,顧盼生姿,視線掃過元寶的後腦勺,他開口道:"誰有你老奸巨猾?"

元寶當即回道:"我倒是想'單純’,奈何世道渾濁不清,我就不做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了."

喬治笙被他逗笑,輕輕扯著唇角道:"你豈止是不白?這一池子的水都是被你攪渾的."

元寶一本正經的回道:"誰讓池子建在咱家自己的後院里?肥水不能流到外人田."

頓了頓,元寶順勢後視鏡往後看了一眼,輕笑著說:"這還是你教我的."

沒錯,肥水不流外人田,這是喬治笙一貫的行為准則,該是他的,他寸步不讓,不是他的,那要看他想不想要,若是想要,那還是他的.

一切都看他自己心里怎麼想.

去應酬的路上,元寶跟喬治笙討論其他事情,他說:"昨天何昌林來禁城,我正好跟他碰到,他還問候了老爺子,說想去家里那邊看望一下."

喬治笙道:"他怕不是從哪兒聽到風聲,知道我爸近期身體不好,想去再要道聖旨."

元寶說:"何昌林他爸跟老爺子是老交情了,所以當初何昌林開醉春風的時候,老爺子才會入股,但這幾年醉春風暗地里可沒少惹事兒,好幾次都是咱們幫平的,上次警察局那邊的人就直接跟我說,讓我們把股退了,別跟他沾邊兒,早晚得出事兒."

喬治笙道:"家里那邊叫人看著點兒,別讓他見著我爸,最近找個時間約他出來,把股退了."

元寶道:"他問我老爺子最近怎麼樣,我說身體好著呢,就是脾氣一如既往,前兩天還差點兒拿拐杖把你打了,因為你顧著義氣,幫人收拾爛攤子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促狹,"何昌林怎麼說?"

元寶似笑非笑,"他能怎麼說?誇你重情義,講感情唄."

喬治笙唇角勾起淡淡的嘲諷弧度,"那要看跟誰了."

晚上的飯局是跟交警大隊的一把手吃,對方跟喬治笙不是第一回見,雖然這次是喬治笙主動約他出來,但對方很是客氣,席間元寶捧他,他捧喬治笙,而喬治笙則始終面帶淡笑,客氣,卻很有距離感.

元寶代替喬治笙說話,感謝交警大隊這邊封鎖了前兩天的'交通事故’,因為他們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的相關部門,他們是什麼態度,決定著整件事的性質.

喬治笙也舉起酒杯,表示感謝.

一把手滿臉笑容,趕緊迎著,喝了一杯酒後,開口說道:"早知道是喬先生的人,我應該親自派人帶隊過去,也免得下面一級一級的傳上來,耽誤事兒."

喬治笙聽出言外之意,微笑著說:"辛苦了,如果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,隨時打招呼."

"喬先生太客氣了,你這邊如有需要,我這里一定是鼎力協助的."

元寶知道一把手喜歡喝酒,所以帶了兩瓶上好的茅台來,一斤酒下肚,一把喝得有些高興,嘴上也沒了把門兒的,直接對喬治笙說:"喬先生,SS606這個車牌號,是給你女朋友上的吧?我小舅子在車管所,說是看到你的人去上牌,回來跟我念叨,我一猜八成是前晚出事兒的那位,要不我跟下面的人打聲招呼,以後在路上看見多照顧些?"

元寶不動聲色,暗道有些人就是言多必失,溜須拍馬也不看看這馬屁能不能拍.

喬治笙聞言,眸子微抬,看向對面的人,神色清冷,口吻模糊了客氣和冷淡,出聲回道:"不用客氣."

一把手當真是不了解喬治笙的性子,還自顧自的笑道:"你別跟我客氣,都是自家人,該照顧就要照顧."

元寶垂下視線,神仙都救不了他了.

果然,喬治笙面不改色,薄唇一張一合:"沒跟你客氣,我自己的人,自己照顧."

一把手冷不防的覺察出氣氛不對,臉上的笑容也有些尷尬,元寶舉起酒杯,微笑著說:"上牌的事兒還真多虧了李隊小舅子幫忙,那車是我朋友在用,她就是個普通上班族,陣仗弄太大,她反而不習慣."

一把手余光瞥見喬治笙那張淡漠的面孔,連敷衍的笑容都沒有,刹那間酒醒了一半,也察覺到自己失言,連忙以笑掩飾,出聲接道:"車牌的事兒,我小舅子就是隨口跟我一說,我回頭也告訴他別跟別人亂講,交警隊沒人知道,不會有人去打擾的."

元寶笑著把話題岔開,這茬就這麼過去了.

等到飯局結束,門外有兩輛私家車,一輛送喬治笙,另一輛送元寶.

元寶從車上拿出行駛證,遞給喬治笙,"你給她吧."

喬治笙遲疑一秒才接過,元寶臨走之前,突然回頭說了句:"做好事兒就要留名,這年頭感恩的人本就不多,恩有頭債有主,總要讓人知道,你說的."

這話的確是喬治笙說的,他是個恩怨都記得特別清楚的人,滴水之恩湧泉相報,同樣仇也是睚眦必報,只不過喬治笙沒想到,元寶竟然把話還回來了,還是在這樣的時候.

他剛抬眼看過去,元寶溜得快,不給喬治笙回應的空擋,馬上鑽進車里,吩咐人趕緊走.

喬治笙坐進車里,手上捏著一個薄薄的小本子,這是宋喜的車輛行駛證.翠城山距離市中不近,家家戶戶都有車,只有她每天走出挺遠才能搭到車,他好幾次都想把車鑰匙遞過去,奈何沒有契機,正好那晚她出事兒,如果有輛車,也不會在外面游蕩.

做了好事兒,就要留名……說的沒錯,他就是幫了她,她欠著他的人情呢,他憑什麼當雷鋒?

說好了幫他治病,沒兩天就撂挑子,就算是合作伙伴,他也不能光養閑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