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 十件事兒,不如一句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整個人呆若木雞,一眨不眨的看著霍嘉敏,打量她是否在開玩笑.

半晌,她努力維持著鎮定,笑容卻略帶尷尬的問:"真的假的?"

霍嘉敏一臉認真的點點頭,"真的啊,我騙你干嘛?"

話音落下,她馬上換做一張八卦臉,斜眼看著宋喜說:"你跟治笙……"

宋喜連忙否認,"你別瞎想,我們兩個什麼都沒有."

霍嘉敏美眸微挑,笑道:"你這麼緊張干嘛?我知道你們不可能有,他是一棵樹上吊死的人."

宋喜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意外,緊接著問:"他有喜歡的人?"

霍嘉敏撇撇嘴,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,明目張膽的岔開話題,"不聊這些,說說你怎麼了?"

既然喬治笙讓霍嘉敏來找她,就是放心霍嘉敏,而宋喜也是真心感謝在這樣的時候,身邊能夠有個人陪.

她沒提宋元青,只把昨晚遇險的事兒說了一遍,霍嘉敏果然嚇了一跳,蹙眉道:"那你沒受傷吧?"

宋喜搖搖頭,"我還好."

霍嘉敏說:"你別擔心,交給治笙去處理,他一定會幫你把背後的人揪出來."

宋喜點點頭,'嗯’了一聲.

兩人邊吃飯邊聊天,宋喜昨晚幾乎一夜沒睡,就天亮的時候眯了一兩個小時,今天又做了台大手術,體力消耗很多,說話間眼皮就抬不起來了.

霍嘉敏道:"你待會兒去哪兒?我送你回去."

宋喜搖搖頭,"不用,我打車回去也方便."

正說著,霍嘉敏手機響起,她低頭看了眼,隨即接通,宋喜只聽得她說:"我們剛吃完,小喜很累,我想送她回去…你在附近就過來吧,我們等你一會兒."

待她掛斷,宋喜問:"誰啊?"

霍嘉敏道:"治笙."

宋喜心里有些虛,不想會錯了意,免得難受的還是自己,可霍嘉敏親口說,是喬治笙讓她來的,這又怎麼說?

在日料店又坐了十幾分鍾,喬治笙出現在宋喜的視線里,她看到他,一身黑衣,凡經過之處,必引來附近異性的關注.

怪不得他低調到近乎神秘,如果他的身份曝光出來,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自由來去了.

喬治笙眸子一轉,目光落到宋喜臉上,宋喜本能想躲,但又覺著不好,只能看著他,隨後擠出一抹笑容來.

她的笑,自己都覺著僵,怪不得喬治笙看了一眼就迅速別開視線.

來到桌邊,他開口說:"吃完了?"

霍嘉敏抬頭看著他,"這麼快?我以為最少還要十分鍾."

喬治笙說:"不堵車."

霍嘉敏轉而看向宋喜,出聲道:"小喜,讓治笙送你回去吧,路上還安全一些."

宋喜看了看喬治笙,"方便嗎?"

喬治笙面色淡淡,"走吧."

三人一道出門,霍嘉敏自己開車走,宋喜跟在喬治笙後面,不多時,他站在路邊一輛白色的豐田吉普旁邊,拉開車門坐上去.

宋喜著實愣了一下,他怎麼開上豐田了?而且還是白色的.

心底狐疑,動作上沒敢遲疑,趕緊繞到另一側,坐進副駕.

車子很新,宋喜一上車就聞到車里淡淡的皮子味道,女人的思維向來發散,宋喜馬上想到霍嘉敏說的那句:他是一棵樹上吊死的人.

出于女人的第六感,宋喜猜,喬治笙心里一定有人,但是認識他這麼久,可沒見他身邊有過什麼女人,欸?等等,他突然行為失常,換了輛白色的豐田吉普開,該不會是為心頭的白月光准備的吧?

靠在座椅上,宋喜東想想西猜猜,回程的路上,交通有些堵,宋喜眼皮越來越沉,最後干脆不撐了,閉上睡會兒,這一閉眼,立馬什麼都不知道了.

喬治笙把車開回家,直到停下熄火,宋喜還維持著歪向窗戶的姿勢,一動不動的睡著,他本想叫醒她,但手都抬起了,又改變主意放下.

若不是昨晚沒睡好,此刻也不會這麼渴睡.

能睡著還是挺幸福的,睡就睡吧.

喬治笙正心軟,車內忽然傳來一陣手機鈴聲,副駕處的宋喜動了下肩膀,緊接著慢慢掀起眼皮.

喬治笙下意識的眉頭輕蹙,掏出手機接通電話.

宋喜睜眼一看,已經到家了,喬治笙在接電話,她不好意思坐在這里聽,解開安全帶,推開車門下去.

喬治笙瞄了她一眼,淡淡的說了聲:"先這樣吧."

說罷,掛斷電話,他隨後下車.

宋喜故意慢下腳步等他,不為別的,他開車載她回來,她總要說聲謝謝.

待他跟上來,宋喜側頭說:"謝謝你送我回來."

喬治笙面色如常,沒有馬上回應,又往前走了幾步,他忽然從褲袋中摸出什麼東西,遞給宋喜,"你的."

宋喜停下腳步,定睛一看,是車鑰匙.

抬頭看他,喬治笙淡淡道:"以後你來回就開這輛車,行駛證過兩天元寶會給你."

宋喜腦子刹那間的空白,來不及思考,也不會講話,像是定住了一般,就這麼直勾勾的看著他.

喬治笙看似面不改色,實則心里還是有些緊張,他不想讓自己的行為看起來像在安慰,畢竟朋友之間才存在安慰,而她都把他當合作伙伴的.

"車上有GPS,方便他們保護你的安全,拿著."

喬治笙就差再加上一句'別誤會’,他的手抬了半天,有些累了.

宋喜睫毛輕顫,似是打破了結界,回過神之後,她伸手接過車鑰匙,輕聲說:"謝謝."

喬治笙喉結微不可見的上下一動,說:"以後有什麼需要,直接提."

宋喜忍不住唇角寸寸勾起,"好."

喬治笙看到她臉上的笑容,有片刻的失神,他一不小心,開口道:"不客氣,你對我的幫助值得你提這些要求."

宋喜聞言,真心實意的笑容來不及褪去,直接變成定格,兩秒之後,她用力將唇角扯起更高的弧度,笑著回道:"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."

喬治笙看到她的笑容,明明唇角的弧度那麼燦爛,偏偏眼底帶著禮貌而客氣的疏離.

多麼懂得禮尚往來的一個人,有這樣的合作伙伴,他應該開心才對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