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不會哄女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回到臥室後,開了屋內所有能開的燈,站在浴室,她看到鏡中渾身是血的自己,腦海中立馬出現街頭的血腥畫面,嚇得她趕緊脫掉衣服.肚子上,胸前,皆有塊塊斑駁血跡,她脫掉內衣,本想去沖澡,緊接著馬上想到喬治笙說,傷口不要碰水.

把毛巾打濕,宋喜大面積的擦拭,努力想讓自己忘記那些具有沖擊性的畫面,然而無論睜眼還是閉眼,那些畫面仿佛夢靨一般,死死的糾纏著她,她仿佛能聽到現場慘烈的哀嚎聲.

不停地勸自己淡定,淡定,從浴室出來,宋喜爬上床,有些害怕全黑的環境,她關掉大燈之後,留了床頭燈,本以為有了亮光就會好些,可宋喜閉眼躺在床上好久,嚇得渾身冷汗,哪怕身體已經疲倦到極致,神經卻始終不敢放松一絲一毫.

這種感覺,就如同慢刀子割肉,像是那些那些疑神疑鬼精神渙散的人,最後只能生生把自己熬死.

宋喜把七喜和可樂都摟進懷里,希望能從它們身上獲取一些安全感,看著它們兩個睡得香甜,宋喜不禁有些嫉妒,能睡得著真好啊.

想到睡覺,宋喜不經意間又想到了喬治笙,她只是偶爾失眠都如此難受,他說他近十年如此,竟然還沒精神失常?

但轉念一想,看他現在這副古怪的性格,八成就是睡不好覺熬的,若是把他的失眠治好……嘖,想哪兒去了?

宋喜翻了個身,有些煩躁.

寂靜的夜,溫暖的燈,床上睡不著的宋喜,她發現只有在想喬治笙的時候,腦海中才不會出現那些血腥畫面,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以毒攻毒?

正想著,手機突然響起,她現在的狀態正處于杯弓蛇影,怎能不嚇得激靈一下?

美眸一瞪,三秒之後才反應過來,不曉得是誰大半夜的打電話,宋喜心底還有些惱,直到她看到屏幕上顯示的'S’字樣.

半夜三點多,他打電話干什麼?

盯著屏幕遲疑數秒,宋喜還是劃開接通鍵,貼在耳邊,"喂?"

喬治笙的聲音打手機中傳來,"下樓."

宋喜問:"干什麼?"

他道:"來我房里."

宋喜心底一陣異樣,這要是換第二個男人,她絕對以為對方在騷擾她,但是換做喬治笙…不怕,他是喬和尚嘛.

掛斷電話,宋喜掀開被子下了床,一路來到二樓主臥門口,抬手敲了敲門.

"進來."

宋喜推門往里走,不多時看到大床邊橫放著的一雙長腿,喬治笙躺靠在床上看書,見她進來,視線抬起,示意茶幾上的香薰爐,"拿走吧."

宋喜看著香薰爐,一愣.

他什麼意思?

喬治笙面色如常,口吻淡淡的說道:"放我這兒也沒什麼用,你拿去用吧."

宋喜心底自然不爽,雖說她沒睡著,可半宿半夜叫她下樓,就是讓她把送給他的東西拿走?

擱著今晚之前,她說不定沒忍住就問了,但眼下,氣只在心底兜了幾圈,宋喜面上波瀾不驚,走到茶幾旁,拿起香薰爐,抬眼問:"還有事兒嗎?"

喬治笙沒有看她,目光落在書上,"沒有."

宋喜轉身往外走,床上的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她的背影,暗道連聲謝謝都不說,沒禮貌.

宋喜回到房間,這一天經曆了太多,她連生氣都沒力氣,拿著香薰爐坐在床邊,只覺得心里酸溜溜的.

抬眼看向對面的茶幾,本該是在他房里的糖果,現在都在她這邊,兩人樓上樓下,房間格局都是一樣的,恍惚間還是數日前,她每晚去他房間送藥給他,那時候雖然也是難熬,可還總希冀著兩人關系會變得親近一些,如今想來,簡直癡人說夢.

看著手中的香薰爐,宋喜還是蠻喜歡的,他不用拉倒,她自己用.

點燃香薰爐,宋喜躺在床上,望著爐上嫋嫋的淺淡煙霧發呆,不知是實在困急了,還是藥香起了作用,宋喜迷迷糊糊倒也睡著了一會兒,只不過夢里面都是打打殺殺,一片血腥.

猛地睜開眼,宋喜望著白色的棚頂發呆,身體僵直,半分鍾後,手機鬧鍾響起,提醒她到了起床上班時間.

今天她有一台比較大的手術,因為過程複雜,丁慧琴親自配合她,手術進行到一個半小時的時候,宋喜滿頭是汗,身旁的小護士拿著毛巾一直在幫她擦汗,丁慧琴見狀,出聲道:"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?"

宋喜垂著頭,手里動作沒停,嘴上回道:"沒有."

丁慧琴說:"看你臉色不好,昨晚沒休息好?"

宋喜應了一聲.

丁慧琴說:"要是累了就別勉強,剩下的我幫你做."

宋喜回道:"沒關系,我可以."

手術總共進行兩小時五十八分鍾,過程很順利,結果也很完美,丁慧琴說:"回頭把錄像拿出去給其他醫生當教材."

醫生的手術過程可以當做教材,這在任何一個領域都是絕對的榮耀,只有一些資曆特別深的主任和副主任才有過,像宋喜這麼年輕的醫生屈指可數.

宋喜在專業上較真兒是出了名的,也只有在這種時刻才會露出滿足的笑容.

跟丁慧琴一起往外走,宋喜說:"丁主任,我最近准備開始寫論文了,到時候您幫我看看."

丁慧琴道:"現在才開始准備?你不是早就開寫了嗎?"

宋喜用笑容掩飾心虛,出聲回道:"前陣子沒靈感."

丁慧琴說:"我看你還是不想定職稱加薪."

一語道破,宋喜只能訕笑.

韓春萌還在閩城肆意快活,晚上下班,宋喜一個人,正打算找個安靜的地方准備論文材料,有人給她打了電話,宋喜一看,是霍嘉敏.

霍嘉敏約她出來吃飯,宋喜答應,四十分鍾後,兩人在日料店碰面.

宋喜落座後,笑著問:"你今天怎麼有空約我出來?"

霍嘉敏撐著下巴,出聲回道:"我是每天都想約你出來玩兒的,知道你忙,不好意思打擾你,今天是治笙打給我,說你昨天出了點事兒,讓我找你出來說說話,聊聊天."

宋喜聞言,當即一愣.

霍嘉敏看著她,忽然笑道:"你可別跟他說,他不讓我告訴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