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9章 直男的清奇思維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回到翠城山,兩人沉默著站在玄關處換鞋,在上樓途中,喬治笙開口說了句:"傷口別沾水."

宋喜在晃神,明顯的遲疑一下,隨即回道:"好…謝謝."

喬治笙有些煩躁,因為她的客氣.

再無多余的話,他在二樓就拐了彎兒,宋喜一個人上了三樓,房門推開,兀自往里走,還沒等開燈,忽然覺著後腳邊被什麼東西蹭到,宋喜整個人驚蟄了一般,大喊一聲,連連往外跑.

喬治笙在樓下聽到她的聲音,迅速開門往外沖,幾步就上了三樓.

站在樓梯邊,她看到宋喜垂著頭立于臥室門外,左手擋在眼前,不多時,敞開的房門里,黑貓可樂走出來,軟糯的'喵’了一聲.

宋喜對這樣的自己特別無語,竟然會被可樂嚇到六神無主,她沒發現喬治笙站在不遠處,所以始終維持著這樣的姿勢,嘴里面很酸.

喬治笙看了她半晌,邁步走過去,開口道:"害怕?"

宋喜又被突如其來的說話聲嚇了一跳,反應很大的往旁邊躲,一轉頭,露出一雙充斥著驚懼的雙眸,睫毛都是濕的.

喬治笙見狀,腳步停住,站在原地看著她.

宋喜也直勾勾的盯著他看,一如受驚後的小動物,對周邊的一切都抱有警惕之心.

良久,宋喜吞咽口水,輕喘了一口氣,低聲道:"不好意思…"

喬治笙說:"回到這兒你不用害怕,沒有人敢在這里對你下手."

宋喜知道,可她控制不了神經性的緊張.

看不見自己臉色有多難看,她強撐著對喬治笙說:"我沒事兒,你回去休息吧."

喬治笙看著她,她身上帶血的衣服還沒換,刺得人胸口發悶,薄唇開啟,他出聲說:"實在害怕就開著燈睡."

宋喜沒想到喬治笙會說這種話,刹那間的恍惚,她一時間不知回什麼才好.

喬治笙面色淡淡,臨走前又撂下一句:"有事兒打電話."

說罷,不等宋喜回答,他轉身下了樓.

在他走後很久,宋喜仍舊站在原地,呆呆的望著某處出神,她總勸自己別太自作多情,更不要妄圖跟喬治笙能有利益之外的關系,可他的一兩句安慰,立馬叫她忍不住想入非非,也許,在他心里,他也有一點點關心她的呢?

這樣的念頭才剛剛閃現,宋喜立馬強迫自己不要想太多,一次次現實血淋淋的教訓,難道她被打臉的次數還不夠多?

都說吃一塹長一智,她就算不夠聰明,也不想再當個傻子了,從今往後,時刻牢記自己跟他的關系,保持距離,不多奢求,也就不會有失望之感.

喬治笙回到二樓,心里一直在想著宋喜,她一定是被嚇怕了,整個人一如驚弓之鳥,丁點兒的風吹草動也能讓她神色大變.

他說了會幫她就一定會幫,拿起手機給元寶打了通電話,言簡意賅的吩咐,最短時間內查清今晚這批人的雇主.

元寶已經在查,現階段瑣事兒很多,警察局,交通局,醫院,還有很多相關部門都要封口打點,最關鍵的還不能讓人去找宋喜,喬治笙的要求太高,與其說是保護,不如說是庇護.

元寶心細,正事兒談完之後,又囑咐了一句:"笙哥,宋喜沒經曆過這種場面,一定被嚇壞了,你抽空多關心她兩句,別再冷著張臉,她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."

喬治笙心口不一,當即回道:"我們什麼關系,用得著我關心她?"

其實他是不知道如何開這個口,也從來沒做過這種事兒,而且他已經說了不要害怕,有他在,誰敢動她?

元寶聞言,有些無語的說:"你就當可憐可憐她,這事兒她不能跟朋友說,八成以她的性格,都未必會跟她爸說,到底是個女人,她再堅強又能堅強到哪兒去?"

"還有,今晚當值的人說,宋喜遇事兒還算激靈,自己知道跟對方死磕,還撂倒了一個男的,不然她被帶上車,咱們的人一時半會兒也脫不開身去救她,後面更麻煩."

"你也說過,她是個識時務的人,也會看眼色,除去她爸那邊,其實她本身沒什麼毛病,就當交個新朋友也挺好."

喬治笙眼底很快的閃過了一抹輕嘲,隨即不辨喜怒的回道:"你想拿她當朋友,沒准兒人家只想跟你利益互換."

元寶稍頓,緊接著問:"宋喜跟你說的?"

喬治笙想到那日宋喜當著任麗娜的面兒,毫不猶豫說下的一番話,但凡這話摻了假,都不可能像她說的那麼利索,一定是在心里默認了一千遍一萬遍,所以別人提及,她才可以毫不猶豫的講出口.

他隔著門簾都感覺臉被打得啪啪響.

"她早就跟我說過,想跟我當合作伙伴."

喬治笙開了口,聲音中充斥著嘲諷,只是沒有不屑.

元寶聞言,忽然笑了笑,"我覺得蠻好啊,敢跟你提這樣要求的人可不多,更何況還是個女的,就憑她這份膽量,你不該給她一個機會嗎?"

喬治笙眼底盡是譏囂,"我給了."

元寶心底連著嘖嘖嘖幾聲,暗道在他沒看見的時候,喬治笙跟宋喜究竟過了幾招?

口吻不變,元寶說:"既然都是合作伙伴了,現在小伙伴心靈受到了傷害,你不該親切的給予慰問嗎?"

他突然話鋒一轉,語氣帶著三分認真三分調侃.

喬治笙也是神色微變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她還是你偶像呢,怎麼不見你給予親切慰問?"

元寶說:"我怕我給了慰問,會搶你風頭,女人都是聽覺動物,你做十件好事兒,不如我說一句好聽的話有用,事兒都是你在做,我可不好搶你的功."

喬治笙繃著一張俊美如鑄的精致臉龐,聞言,過了幾秒才開口回道:"如果女人都像你說的這麼蠢,我連合作伙伴都懶得跟她做."

元寶真心佩服喬治笙的思維清奇,他說這話是暗示宋喜傻嗎?

算了算了,甭指望喬治笙會露出親切的一面,他不雪上加霜已是仁至義盡.

元寶心灰意冷的掛了電話,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面前的茶幾處少了堆積成山的糖果,顯著有些冷清,不過一旁的香薰爐還在,她說是有助睡眠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