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 擦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轉身離開,洗手間門口只剩下喬治笙跟宋喜兩人,兩人面對面站著,約莫能有五六秒的樣子,喬治笙主動開口說:"既然沒受傷,先回家吧."

宋喜抬眼回道:"我想在這兒等結果……你要是著急,就先去忙你的."

她聲音輕輕的,喬治笙在心底反了一句,大半夜的,他還能有什麼急事兒?

若是平常,他絕對不是光想,早就直接懟出來了,可是眼下…算了,忍著吧.

他掉頭往回走,宋喜以為他要離開,沒想到他是去了搶救室門口,元寶站在遠一點的地方接電話,受輕傷的男人看到他,出聲叫道:"笙哥."

喬治笙微微點頭,薄唇開啟:"辛苦了."

男人趕緊頷首,余光瞥見喬治笙身後走來的宋喜,試探性的說:"笙哥,你帶宋小姐先回去吧,這邊有我們呢."

喬治笙面色淡淡:"不著急."

其實他也想帶宋喜走,眼下的宋喜很'刺眼’,一身血葫蘆似的打扮,縱然是沒受傷,可目測很心驚,讓人心里無端的不舒服.

元寶接了個電話,掛斷後走向喬治笙,兩人目光交接之後,去別處說話.

宋喜站在搶救室門口,心底一如堵了塊兒大石頭,分外沉重,幾分鍾後,宋喜感覺右臂處傳來異樣,側頭一看,是有人拿了件白色的外套遞給她,順勢往上瞧,拿著外套的人是喬治笙.

他面色淡淡,口吻也是毫無波瀾,"穿上."

宋喜瞥了眼自己全是血的衣服,一邊接過一邊說:"謝謝."

這是一件醫生的白大褂,宋喜倒是熟悉,在她伸開手臂之際,喬治笙無意間一瞥,幾乎是下意識的眉頭一蹙,沉聲說:"你受傷了?"

宋喜動作一頓,緊接著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右手臂,上臂靠外側那里,被別人的血染紅了一片,然而細看之下,還有一道不下十厘米的劃痕,很細的一條,但卻挺深.

伸出手指碰了碰,好疼,確實是受傷了.

宋喜忍著不皺眉,低聲道:"是啊,我都沒注意."

當時場面混亂,連撕帶扯,保不齊刮到哪兒了.

宋喜自己沒當回事兒,喬治笙卻是出聲說:"走."

"啊?"她看著他,眼帶迷茫.

他面無表情的道:"找個醫生處理一下傷口."

宋喜說:"不用了…"

"這兒不缺你等."他突然眉頭一蹙.

宋喜刹那間有些尷尬,神情變了變.

喬治笙見狀,心底說不出是後悔還是懊惱.

兩人一起往夜班急診室走,一路沉默,宋喜心底在想,現在還不是提離婚的時候,免得讓他覺著,她是卸磨殺驢,但她的的確確給他惹了不少麻煩,他原本就嫌棄她,只怕現在更甚.

進了急診室,女醫生不在,只有一名男醫生,看到宋喜身穿白大褂,先是愣了兩秒,緊接著看到她里面的衣服上都是血,連忙起身問:"哪兒受傷了?"

宋喜還沒等回,身後的喬治笙率先道:"幫她檢查一下."

醫生讓宋喜脫了外套坐過去,准備好大塊兒棉花和消毒藥水,先幫她把臉上和脖子處的血跡擦掉.

這一擦,露出原本白皙的皮膚,不光是胳膊上的那條劃痕,她手腕,後脖頸,手肘,好多處都有不同的擦傷跟淤青.

醫生一邊上藥一邊道:"身上可能還有很多看不到的傷口,待會兒讓你男朋友幫你檢查一下,小傷上些藥就行,要是有嚴重的傷,再來醫院這邊看."

不怪醫生說這話,宋喜身上的雪紡衫被鮮血洗過一遍似的,眼下沒有全干,散發著淡淡的血腥味兒,到底是男女有別,更何況喬治笙還在一旁戳著,男醫生總不好讓宋喜脫了衣服檢查傷勢.

宋喜聞言,本能回道:"不用,我身上沒事兒."

醫生說:"你不要馬虎大意,現在天熱,傷口很容易感染,小傷口一不小心就成了大傷."

宋喜說:"我等回去後好好看看."

醫生道:"你男朋友不是在這兒嘛,待會兒我出去,讓他幫你檢查一下."

"他不……"

"好."

喬治笙突然開口,打斷了宋喜未說完的話,宋喜背對著喬治笙,她能感覺到他就站在她身後,可她不敢回身,甚至不敢大喘氣.

男醫生幫宋喜把露在外面的傷口清理好,起身對喬治笙囑咐:"你待會兒也像我這樣,用消毒藥水蘸著棉花幫她把身體清理一遍,看看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傷口."

喬治笙面色平靜的'嗯’了一聲,男醫生莫名的有些怕他,總覺著這人不好惹,廢話少說,趕緊走.

待到房內只剩喬治笙跟宋喜兩人,宋喜硬著頭皮,主動道:"沒事兒,我自己來."

喬治笙冷俊的面孔上一如靜止的湖面,完全看不出絲毫的波瀾,薄唇開啟,他聲音也是不辨喜怒的說:"你在想什麼?"

宋喜看著他,緊張到無話可說.

喬治笙道:"你也是醫生,病人面前沒有性別,轉過去,衣服脫了."

說話間,他已經用鑷子夾起棉花,蘸了好些消毒藥水.

宋喜直勾勾的看著他,這一刻當真是有逼良為娼的緊急和窘迫.

喬治笙一眨不眨的回視她,"別耽誤時間行嗎?"

宋喜從喬治笙那雙冰湖似的瞳孔中,看到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鎮定,刹那間,她差點兒為自己的想太多而羞憤致死.

人家就是想替她檢查一下傷勢,她以為自己的身體很隱私,可在喬治笙眼里,八成就跟普通的肉沒什麼兩樣.

血氣翻湧,宋喜忙轉過身,不讓他看到她的臉紅.

與此同時,她倍兒灑脫的雙臂交叉,將上衣翻起,露出後背,然後故作淡定的說道:"麻煩你了."

喬治笙看到宋喜的後背,窄窄的一片,卻染了一身的紅.

眉頭蹙起,他用蘸了藥水的棉花幫她擦拭,棉花涼涼的,宋喜垂著視線,心跳如鼓,臉色漲紅.

隨著棉花的變紅,宋喜的後背也漸漸露出本來顏色,皮膚白皙細嫩,喬治笙擦完下半段,忽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將她的衣服往上一拉,露出她的內衣和整個上半邊背部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