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6章 心軟是病,行動致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自顧自垂著頭往前走,因為之前激烈掙紮的後遺症,現在垂在身側的手指還在神經性的發抖,喬治笙邁步朝她走來,也許是冥冥之中的感應,宋喜覺的有人在看她,緩緩抬起頭,她看到喬治笙出現在不遠前.

兩人目光相對,腳步同時停下,宋喜盯著他的眼睛,那一瞬間,所有的委屈,恐懼,劫後余生,種種紛雜錯亂的情緒,排山倒海的奔湧而來,她站在原地,什麼都沒說,只是眉頭一蹙,眼前就這樣模糊了.

她什麼都看不見,耳邊唯有自己啜泣的聲音,宋喜知道這樣很丟人,大庭廣眾說哭就哭,還是當著喬治笙的面兒……

他一定會特別瞧不起她,沒准兒還會埋怨她拖累他的人.

越想越心痛,宋喜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,因為看不見,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一個人,忽然間,她的身體觸碰到一堵牆,不對,明確的說,是那堵牆自己貼上來的.

頭頂有被輕輕撫拍的感覺,慢了幾秒,宋喜才後知後覺,那是手掌.

整個人都是懵的,不可置信,她緊張害怕到身體僵直,一動不敢動.

是假的,是幻覺,宋喜睜大了眼睛,但眼前還是一片霧蒙蒙,什麼都看不到.

她不敢想,哪怕身體已經感受到對面傳來的溫暖,她依舊不敢相信,直到…頭頂傳來某人熟悉的聲音:"沒事兒了."

是喬治笙的聲音,宋喜最不會聽錯的就是他的聲音.

一刹那,宋喜崩了,淚如雨下,她渾身篩糠般的瑟瑟抖動.

喬治笙俊美冷漠的面孔上,終是破裂出心疼和不忍,喉結輕輕滾動,他想說話,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,抱抱她吧.

動作要比腦子快,喬治笙抬起手臂,將她攬在懷中,一只手還撫在她後腦處,無聲安慰,告訴她不要怕,已經沒事兒了.

宋喜打從進了醫院就沒有再哭,可眼下在喬治笙的懷抱里,她哭得撕心裂肺,像是要把心底所有的不痛快,盡數化作眼淚排出去.

這不是喬治笙第一次抱她,卻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擁抱,他對她動過惻隱之心,卻從未付諸過行動,因為沒人比他更清楚,心軟是病,行動致命.

哪怕是抬起手的瞬間,他還在糾結猶豫,直到現在,當他清楚感覺到她在他懷里瑟瑟發抖,感受到她的眼淚透過襯衫灼熱到他的皮膚,聽到她哭聲中的委屈跟無助……一切都無所謂了.

心軟就是心軟,想抱她就抱她,沒什麼大不了的.

宋喜窩在喬治笙懷里,痛痛快快的發泄了一場,若不是垂著頭,鼻涕不合時宜的流下來,她一定會再貪戀半晌.

吸了吸鼻子,宋喜垂著頭往後退,喬治笙順勢松開手,想說話,她卻悶頭與他擦身而過,徑自往前走.

不知道她要去哪兒,干什麼,喬治笙也不想再數落她,只跟在她身後,直到她走至洗手間門口,他趕緊停下.

宋喜進了洗手間,第一件事兒就是抽紙擤鼻涕,也不曉得喬治笙看沒看見,別沒被人捅死,回頭再丟臉丟死.

喬治笙站在外面等她,她進去三四分鍾才出來,鼻子眼睛全都紅紅的.

突然出了這樣的事情,宋喜不知道該怎麼跟喬治笙說話,倒是喬治笙看著她,主動問:"受傷了嗎?"

宋喜搖了搖頭,過了幾秒又道:"沒有."

喬治笙看她這一身血就刺眼,低沉著聲音道:"讓醫生幫你檢查一下."

宋喜微垂著視線,"不用了."

說罷,她又抬起頭,看著他道:"有個人為了救我受了重傷,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有事……"

心底一酸,眼淚浮上眼眶,宋喜很想忍著不哭,但她做不到.

喬治笙被她的眼淚刺得心底難受,薄唇開啟,出聲回道:"以後別再到處亂跑,你要是不在路上晃蕩,早點兒回家,會出這樣的事兒嗎?"

他口吻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輕,與其說是糾錯,不如說是擔心懊惱,甚至是後怕的成分更多.

宋喜心底有愧,眼淚再次奪眶而出,恨不能受傷躺在搶救室的人是自己,總好過別人替自己背鍋.

喬治笙見狀,喉管一窒,像是被人生生攥住.

他不是埋怨她,她哭這麼上心干嘛?

正憋著想說點兒什麼,只聽得身後傳來一句:"笙哥?"

喬治笙轉頭,元寶從不遠處疾步走來,看到滿身是血的宋喜,元寶也是神色一變.

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,如果宋喜真的有事兒,喬治笙也不會好好的站在這里跟她講話了.

不過該有的關心還是要有的,元寶看著宋喜問:"宋小姐,你沒事兒吧?"

宋喜搖頭,眼淚噼里啪啦的往下掉.

元寶本能的去看喬治笙,眼神中充斥著'她都這樣了,這不怪她,你就別說她’的暗示.

喬治笙很想回一句,他說什麼了?他什麼都沒說.

喬治笙對女人是什麼樣的態度,元寶心知肚明,如果他再這麼凶下去,宋喜一定扛不住,所以他也沒管喬治笙怎麼想,當即對宋喜說:"宋小姐,你以後出行還是要注意安全,像是今晚這樣的事兒,雖說是意外,但對于那些找你的人而言,他們是早有預謀,笙哥一聽你出事兒,馬上就趕過來了,他很擔心你."

宋喜聞言,想到剛剛迷迷糊糊中的懷抱,不好意思抬頭,垂著視線輕輕抽泣.

喬治笙側頭看向元寶,目光中帶著赤裸裸的寒意.

元寶也知道他的脾氣,趕緊又別開視線說了句:"大家都很擔心你."

宋喜抬起頭,眼睛通紅,悶聲回道:"對不起,我沒想到會連累大家,我以後一定會小心謹慎,不會再犯今天這樣的錯誤."

元寶正欲回答,沒想到身邊的喬治笙面色淡淡的接道:"不是你的錯,今晚這筆賬,早晚都要還回來."

宋喜對上喬治笙的眼睛,只看了一眼,馬上又別開,似是倉皇,也似是尷尬.

元寶一看,貌似他錯過了什麼很重要的過程?

喬治笙陰測測的瞥向元寶,沉聲問:"你不去里面看看嗎?"

元寶與之四目相對,暗自吸了口氣,當即回道:"啊,我這就過去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