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死里逃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心里只有一個想法,絕對不能上車,這要是被帶走就完了,所以她人都被拽到車門邊,男人將她抱起來想扔進車里,她當即一抬腿,借著全身的慣性,用力踹在門上,巨大的作用力彈得身後男人沒站穩,往後退了兩步,又恰好絆倒在道牙子上.

宋喜跟著男人一起栽倒,後腦勺撞在男人臉上,疼得對方短暫松了手.

大學考百米,宋喜都沒反應這麼快,人仰面倒下的瞬間,她立即翻身爬起來,然後撒開腿往前跑.

這功夫喬治笙的人正以二抵三,放倒了一個戴面罩的,目前是一對一的狀態.

看到宋喜成功逃脫,其中一個人大聲喊:"上車,走!"

宋喜看到路邊停車的黑色私家車,顧不得雙腿打顫,瘋了似的往車邊跑.

之前摔倒的男人,這會兒已經緩過勁兒,快步往她這邊追,奔跑的同時,還從身後抽出了一把彈簧刀.

這些宋喜都沒看見,她只聽得身後傳來一聲刺耳的哀嚎,在夜里顯得格外的瘆人.

很怕是喬治笙的人出事兒,宋喜本能的停下腳步,轉身去看.

這一看,她整個人都驚愣在原地.

她是醫生,見血的事兒本是稀疏平常,可她的職責是治病救人,不是拿刀捅人,當她看到喬治笙這方一人,正掰著對方戴頭套男人的手,借著對方手里的刀,直接往對方肚子上連捅幾刀的畫面……她無法接受視覺上帶來的沖擊.

喬治笙的人背對著宋喜,戴頭套的男人面對著她,路燈照射下,宋喜清楚看到紅色的血滴滴答答的掉在地面上,刺得人不敢呼吸.

瞧見她站在原地,馬上又有戴頭套的人往她這邊沖,同樣手里拿著刀.

宋喜很想跑,她應該掉頭就跑的,明明車子就在她身後兩米外,可意識是清晰的,身體卻是僵直的,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提刀跑來,她甚至可以提前模擬刀子捅入她身體時,發出的輕微鈍響.

然而頭套男沒有碰到宋喜,在距離她還有幾米遠時,被喬治笙的人從後面攔下,一邊是赤手空拳,另一邊是提刀上陣,宋喜親眼目睹了特別血腥殘忍的一幕,她想做點兒什麼,她是醫生,她不能這麼眼睜睜的看著,但事實上,她整個人都嚇傻了,雕像一般杵在原地.

兩個人打四個人,對方有兩個重傷,均被捅了三刀 ,另外兩個,有一個被劃傷手臂,另外一個拽著他往面包車方向逃.

喬治笙這邊的兩個人,一個倒在地上,生死未卜,另外一個滿手是血,也是沒有力氣再追.

直看到面包車掉頭開走,宋喜才如大夢初醒,本能的想沖上前,可上半身動了,腿卻毫無知覺,險些一頭栽在原地.

跑過去的每一步,宋喜都清晰感覺到四肢在發軟發抖,越是靠近,血腥味越濃.

一共四個人,兩個趴在地上,另外一個撐著另一個起身,滿臉煞氣的看著宋喜,出聲道:"宋小姐,趕緊走!"

宋喜臉色煞白,只短暫的呆愣,馬上便上前撐起重傷男人的另一條手臂,兩人扶著他一起往車邊挪.

男人腹部和胸口受傷,渾身血葫蘆一樣,宋喜托著他的後腰,身側一片暖意,低頭一看,是男人身上流下來的血.

她不知道自己掉了眼淚,還是另外一個輕傷的男人對她道:"宋小姐,別害怕,我馬上給寶哥打電話,你能開車嗎?"

宋喜機械的點頭,把重傷的男人扶進後座,自己拉開駕駛席車門坐進去.

發動車子的時候,宋喜手腳都在抖,但她告訴自己,千萬不能掉鏈子,這不是掉鏈子的時候.

輕傷的男人坐在副駕,掏出手機打給元寶,宋喜仿佛聽到他講話,可卻一個字都沒聽進去,她只想快點兒把車開到醫院.

元寶得知這樣的消息,也是驚得夠嗆,第一反應就是問宋喜如何,得知宋喜沒事兒,他一邊往醫院趕,一邊打給喬治笙.

喬治笙在翠城山,宋喜甩臉子離開禁城不久,他就回家了,回家後見她不在,他意料之中的同時又是怒火中燒,暗道有種就別再回來.

他一直坐在客廳沙發上,等她回來好第一時間罵她,結果等來等去,宋喜沒等到,倒是等來了元寶的電話.

元寶沒廢話,接通第一句便是:"笙哥,出事兒了,宋喜讓人劫了."

喬治笙拿著手機,有那麼長達三四秒的時間,他都沒說過一個字.

元寶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,只好徑自道:"那邊剛打來電話,他們在去醫院的路上,我也正趕過去."

喬治笙目光有些發直,良久才出聲問:"她怎麼樣?"

元寶回道:"說是沒受傷,但動了刀子,八成是嚇壞了."

喬治笙自己都來不及感受,在聽到她沒受傷的刹那,他懸著的心終于落下.

站起身,他問:"哪家醫院?"

元寶把地址告訴他,喬治笙二話沒說,掛斷電話轉身往外走.

宋喜所在的醫院距離翠城山並不太遠,畢竟她是在回家的路段上出的事兒,把重傷的人送進搶救室,另外輕傷那個也需要縫針包紮,但他怎麼都不肯進去,因為不敢讓宋喜離開自己的視線范圍,誰知道那幫人會不會突然追上來?

宋喜跟男人一起進的夜班急診室,其中一名男醫生在幫他處理傷口,另一名女醫生來到宋喜面前,看她渾身是血,臉色煞白,眼神也有些飄忽,不由得擔心詢問.

宋喜講不出來話,唯有搖頭,示意她沒受傷.

女醫生看她這模樣,既心軟又可憐,說:"我休息室有件乾淨衣服,你跟我去拿一下,先換上吧."

宋喜聞言,默默地起身跟著女醫生走,一旁正在縫針的男人見狀,作勢起身,男醫生的針還提在手里,連忙'欸’了幾聲.

宋喜動了動嘴,慢半拍道:"別擔心,我去換件衣服."

男人這才放松肌肉,重新坐下.

女醫生打量宋喜跟男人,看不出是什麼關系.

離開急診室,女醫生跟宋喜並排走在醫院走廊,宋喜視線微垂,顯然還沒從之前的激烈場景中跳脫.

喬治笙從電梯里走出來,抬頭,幾乎一眼就看到宋喜,她穿著件淺顏色的雪紡上衣,此時半面衣服濕透,全都是血,包括她手臂上,褲子上,甚至是脖子上.

心猛地一沉,喬治笙這一刻是惱怒至極的,元寶不是說,她沒有受傷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