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離了吧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如鯁在喉,大腦一片空白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.

三四秒之後,房門打開一手寬的縫隙,面前出現一個陌生的中年女人,穿著睡衣,"你找誰?"

宋喜很輕的吸了口氣,隨即用盡全身力氣,裝出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樣,出聲問:"請問韓甯在嗎?"

女人打量宋喜的臉,有狐疑,也有納悶兒,隨即回道:"你找錯了."

宋喜笑了笑,"不好意思,打擾了."

說罷,她還點了點頭,緊接著轉身離開.

身後傳來關門聲,宋喜拐過走廊,還沒等按下電梯按鈕,整個人已經崩潰,眼淚瞬間模糊了視線,她什麼都看不到,可腦子里卻清晰浮現出房門打開後,她一眼望進去的景象.

家還是原來的家,裝潢沒變,就連門口處的鞋櫃都是老樣子,只不過,家具變了,人變了.

宋喜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,宋元青不在其位,政府的房子早晚有一天會收回去,只是…沒想到這一天來臨的時候,她還是無法坦然面對.

幾乎是落荒而逃,像是生怕被人發現她是這家的原主人,宋喜從樓上下來,滿心只有一個念頭:走,走得越遠越好,這里已經不是她的家了.

哪怕這個小區的一草一木,她都不敢再看.

渾渾噩噩,宋喜本是要往小區外面走,可卻不知怎的,一抬頭,她來到了秋千處.眼下這個時間,自是沒人在外面蕩秋千,支架上並排垂下的兩個座位,在夜里顯得空空蕩蕩.

宋喜緩步走過去,伸手摸到冰涼的鐵鏈,人還沒等坐上去,喉嚨已經哽咽出聲.

她好想宋元青,想到五髒六腑全都生拉硬扯的疼,她沒有家了,連最後的避風港也成了其他人的新居.

如果宋元青還在,他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欺負她,不會讓她受一丁點兒的委屈,更不會讓她在夜里只敢站在樓下哭.

她甚至想到韓春萌跟顧東旭,哪怕他們兩個現在有一個還在夜城,她也一定二話不說的跑過去,愛誰誰,她只想找個有安全感的地方,毫無顧忌的放肆大哭一場.

可偏偏,誰都不在.

那種天大地大,可卻無依無靠,無處可去的絕望感,直讓人想死的心都有.

這里的千秋,是萬不敢再碰了,家都不是家,怎還好意思碰別人的東西?

宋喜只貪戀的摸著秋千上的鐵鏈,縱然千般不舍,可僅存的自尊還是讓她抹掉了臉上的淚,在心底小聲跟它說著再見.

再見,她再也不會回來了.

離開小區的時候,宋喜心底有種絕望到極處後的平靜,她在冷靜的思考以後,該何去何從?

任是誰都不能放心依靠一輩子,有一天一睜眼,天都會變,更何況是人和事?之前她總跟宋元青信誓旦旦的承諾,說她會照顧好自己,也會好好的等他出來,可在宋喜心底深處,她依舊是依賴宋元青的,她還是會在很難過的時候,偷偷跑到這里來,精神寄托是個很奇妙的東西,它無聲無形,卻能支持一個人走下去,同樣,它也可以不聲不響的徹底擊垮一個人最後的希冀.

如今的宋喜終于認識到,她沒有退路了,別人沒有給宋元青留退路,從今往後,她就是宋元青的退路,而她要怎麼自己另鋪一條路,這才是關鍵,總不能她再去仰仗別人吧?

想到'別人’,腦海中不可抑制的出現了喬治笙的臉,宋喜唇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嘲諷弧度,她怎麼敢仰仗他?

算了,離了吧,別再讓彼此不痛快,大家都給彼此留些余地.

想到此處,心底一股強烈的酸澀上湧,原本已經干了的眼淚,再次占滿眼眶.

宋喜走在人行道上,不停地抬手去擦,剛擦完眼淚又掉下來.

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難過什麼,是家已經不是家了,還是他從不懂她,無論她做什麼,都是錯的.

沒有打車,她就這樣靠著雙腿往前走,只等到走回翠城山,就可以鼓起勇氣對喬治笙攤牌.

一條街又一條街,宋喜走了好久,從這邊打車回去都要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,更何況是走路,可她並不想打車.

待走過了市中心的繁華地帶,道路兩旁漸漸少了商業大樓和店鋪,路上的行人也基本不多見,只剩下從身旁一輛輛駛過的車.

宋喜臉上的眼淚早就干了,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,已經夜里十二點半多了,她走了快兩個小時.

沖動過後,她理智的想了很久,還是決定不改初衷,等到回去後,就跟他把離婚的事兒提了,不管他是怎麼想的,她不想再仰仗他了.

在外是生是死,她一個人擔著,至于宋元青那里…他如今在里面帶的好好的,八成也不會再有什麼大問題.

日子再難,總還要一個人熬過去,跟沒有情分的人在一起,哪怕是同一屋簷下,也不過是盼著散罷了.

宋喜一個人走在望不見頭的人行道上,因為夜深了,陪伴她的只有路邊的路燈,她心思很重,完全沒注意到一輛面包車從機動車道轉進了人行道,開的很快,直奔她而來.

'吱嘎’一聲,面包車停下,車門被橫向拉開,從里面躥下兩個戴著頭套的男人,宋喜見狀,當即愣了兩秒,緊接著掉頭就跑.

往前跑了十幾二十米,身後有人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宋喜心底咯噔一下,一邊還擊,一邊大聲喊:"救命!來人……"

一個男人鉗制她,另一個企圖將她扛起來,宋喜是拼了老命的反抗,混亂中,她瞥見不遠處跟上來一輛黑色私家車,車子還沒等停穩,車上已經沖下來一個男人.

宋喜心底一喜,知道這是她來救她的人.

打從喬治笙接管她開始,她身邊就一直有人跟,剛開始她還有過危險,覺得派人保護是有必要的,但最近一段時間,八成是安穩日子過慣了,她都覺得這種當街劫人的事情不會再發生,熟料,竟還有人在打她的主意.

黑車上先後下來兩個人,迅速往宋喜方向跑來,兩名戴著頭套的人有些慌,不過面包車里面還有人,最快時間又沖下來兩個,宋喜被其中一個男人往車上拽,喬治笙的人被纏住,分身乏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