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你把我當什麼人了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用實際行動向葉祖題證明,強搶民女?不能夠,她哪兒是民女啊.

她是見慣了喬治笙那副凌厲冰冷的目光,沒想到他還用這種眼神兒去看葉祖題,戲過了啊.

怕喬治笙嚇著葉祖題,宋喜當機立斷,抬手挽上喬治笙的胳膊,佯裝無事的笑道:"他這人最愛開玩笑了,關鍵還不好笑."

喬治笙同樣沒想到宋喜會來挽他,兩人手臂交纏在一起,他心思立馬偏到了別處,眼神自然也就沒有那麼鋒利了.

葉祖題順勢道:"我挺喜歡喬先生的性格,冷幽默也是幽默的一種嘛."

三人一起邁步往里走,這里畢竟是公眾場所,人多眼雜,宋喜也不好一直挽著喬治笙,待到葉祖題轉身,她立即松手.

喬治笙見狀,心底冷哼,她這演技絕對是被學醫耽誤的影後,瞧她收放自如的樣子,他都快分不清哪是真哪是假了.

同一個世界,同一個疑問,宋喜也正暗歎喬治笙演技了得,真真假假,若不是知道他喜怒無常,只是習慣在有需要的時候演戲,她差一點兒……

算了,切忌想太多,庸人自擾.

三人走進大堂,經理看到喬治笙,立即上前迎接,正說話的功夫,宋喜手機響了,不是鈴聲,是別人給她發視頻的聲音.

宋喜掏出手機一看,是韓春萌,將視頻切換成語音,宋喜貼在耳邊道:"我在外面."

韓春萌特興奮的聲音傳來,"干嘛不接視頻?我跟齊未和東旭在外面吃海鮮大排檔呢,你不想看看我們三個美麗可愛的臉龐嗎?"

宋喜瞥著不遠處的喬治笙跟葉祖題,他們都在等她,她壓低聲音道:"等會兒我給你打過去."

"好,等你."

掛斷,宋喜轉身折回去,三人一同乘電梯上樓.

禁城是銷金窟,各個包間都消費不菲,更何況是喬治笙做東請葉祖題,樓上VIP包間,可同時容納好幾十人,就他們三個,進去一關燈都怕互相找不到對方.

各種果盤酒品最快備好,喬治笙主動對宋喜道:"你不是有電話要打嗎?先去打吧,我跟葉先生聊聊天."

宋喜以為他們要聊正事兒,跟葉祖題打了聲招呼,正好出去找韓春萌.

禁城的裝修太顯眼,宋喜找了半天,最終只有洗手間的隔間里面最低調,她去那邊打給韓春萌,韓春萌發了視頻過來,屏幕中先是韓春萌那張放大的笑臉,緊接著她往旁邊一照,海邊,燈光,熱鬧的氛圍,顧東旭跟齊未都在桌上.

宋喜露出笑臉,韓春萌舉起一只大龍蝦,美滋滋的問:"饞不饞?"

宋喜道:"一般吧,你也不看看我在哪兒?"

韓春萌定睛一瞧,"你那是哪兒啊?"

宋喜照了一眼旁邊的馬桶,韓春萌立即道:"我去,你好猥瑣!"

宋喜咯咯笑著,隨即想到齊未的腿,她連聲問:"齊未現在能出院嗎?"

韓春萌笑說:"你問他."

手機傳到齊未手中,視頻中滿是他那張禁得住考驗的痞帥臉龐,宋喜問他腿怎麼樣了,齊未笑著回道:"東旭跟萌萌用輪椅把我推出來的."

宋喜笑的無奈,"你們三個就折騰吧."

顧東旭喊道:"韓三胖子又不減肥了!"

齊未把攝像頭對准顧東旭,顧東旭指著韓春萌,"你看看她,從下飛機到現在,這是第四頓了,還不算水果零食."

韓春萌蹙眉回道:"你懂個屁!吃海鮮不胖!"

顧東旭說:"是啊,吃雞鴨豬牛羊都不胖,吃蛋糕還減肥呢."

說著,他把自己盤中剝好的大蝦放進她盤里,道:"吃個蝦,刮刮油."

韓春萌抄起龍蝦鉗去懟他,顧東旭猛地一躲,差點兒從椅子上栽下去,罵罵咧咧.

宋喜跟免費看了場搞笑電影一樣,不停地笑,齊未將攝像頭切到自己這邊,對她說:"你那邊的事兒辦的怎麼樣了?"

宋喜稍微收斂笑容,應聲回道:"挺順利的,不好意思又放你鴿子."

齊未笑說:"小事兒,我的腿都這樣了,也跑不了."

宋喜沒忍住,撲哧一下.

齊未道:"我跟海鮮都在閩城等你,就看你什麼時候有空了."

宋喜說:"你等著,我最近找時間過去看你."

拿著手機在廁所待了十幾分鍾,宋喜再出來的時候,一開門抬起頭,發現喬治笙站在不遠處抽煙,本能的嚇了一跳,宋喜看著他,剛想問你怎麼來了,但幸好這話沒出口,到洗手間來還能干什麼?問了不是擎等著被他挫嘛.

"葉祖題呢?"不能不講話,宋喜慢半拍憋了一句出來.

喬治笙面色冷淡,口吻也是帶著一絲意味不明的輕嘲,"包間呢."

宋喜不好讓葉祖題一個人待著,提步就要往回走,才走了兩步,喬治笙意味深長的說道:"我勸你還是別去打擾你的亮亮哥."

宋喜不明所以的向他看來,喬治笙把抽到底的煙按滅在旁邊的垃圾桶上,薄唇下吐出一口白色煙霧,"有人陪他."

宋喜下意識的問:"誰啊?"

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"女公關,不知道他好哪口,特地找了幾個最好的陪他,燕瘦環肥,看他自己."

頓了頓,他直視著宋喜,輕笑著道:"沒想到他倒是不挑,都留下了,你要是現在回去,我怕他玩兒不開."

宋喜眼底刹那間的詫色是因為她對葉祖題的印象還停留在兒時,哪怕是剛剛在飯店里,她也依舊拿他當小時候的哥哥,可她忘記了,大家都會長大的,他也是個男人嘛.

喬治笙看到宋喜眼中的失神,還以為她在不開心,見狀,他收回笑容又補了一句:"你別太入戲,牽線搭橋的活兒干完了,不至于連這一步也親自出馬."

宋喜晃了下神,看向喬治笙,五秒過後,她眉頭一蹙,沉聲道:"你把我當什麼人了?"

喬治笙看著她,面上像是罩了一層冰做的面具,薄唇開啟,他不答反問:"你把我當什麼人了?"

"甭管真的假的,我們一天還是這種關系,就用不著你去做陪笑討好的事兒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