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真假難辨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葉弘錦笑道:"現在你亮亮哥回來工作了,以後想見他的時候,隨時給他打電話."

宋喜點頭,"我已經跟亮亮哥加了微信."

葉弘錦說:"亮亮早些年剛去國外的時候,每次打電話回來,不先問家里怎麼樣,都是先問你,我還跟你爸開玩笑,說要不把你也送出國吧,省的倆人成天想來想去的."

宋喜知道這種兒時單純的友情,所以笑得特別坦然.

葉祖題倒是很快的看了眼喬治笙的方向,隨即微笑著道:"爸,人家喬先生還在呢,你說話注意點兒."

全桌的人都看向喬治笙,包括宋喜在內,只見喬治笙俊美的面孔上,笑容淡淡,薄唇開啟,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沒事兒,我在的時候,你們怎麼敘舊都行."

言外之意昭然若揭,背地里,可就不行了.

也不知是緊張還是怎的,宋喜莫名其妙的血氣翻湧,鬧了個大紅臉.

葉弘錦比葉祖題後來,經過兒子提醒,再這麼一聽,也是後知後覺,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什麼,很自然的把話接過去,只不過在往後的時間里,對喬治笙的態度明顯松弛了許多.

宋元青是什麼樣的人,身為同僚,葉弘錦最清楚,這也是為何兩人性子最投的原因,如今宋元青出事兒,宋喜跟喬治笙走到了一起…別說宋元青不知道,這是一定知道的,知道並且贊同,站位不言而喻.

宋喜不是第一次陪喬治笙出席類似場合,在這樣的飯局上,是從來不談公事的,她也不過是做個保證人,為兩方最快速度取得信任.

一頓飯吃到後期,葉弘錦對喬治笙說:"我明天要出差,會離開夜城一段時間,你這邊有任何問題,可以直接跟祖題接觸,他目前也在稅務上班."

喬治笙微笑著頷首,舉起面前酒杯,"麻煩葉局."

說著,又看了眼葉祖題,葉祖題也拿起酒杯,宋喜陪著,只不過她杯中不是酒.

吃過飯,葉弘錦說:"我待會還有事兒,你們年輕人去玩兒吧,我先走了."

大家起身將他送至樓下,看著他上車離開,站在下面,喬治笙側頭看了眼葉祖題,"聽喜兒說你剛回來不久,馬上就進局里工作,應該都沒什麼時間到處玩兒玩兒吧?"

葉祖題聞聲回答:"是啊,朋友聚會都沒時間去,小喜還是我第一個看見的好朋友."

喬治笙說:"去禁城坐坐吧,你剛回國,算喜兒給你接風."

葉祖題自然知道禁城是什麼地方,也知道背後的大老板是喬家人,但一句'算喜兒給你接風’,感情又不一樣了,像是老板娘帶朋友去自家場子做客.

心底有了計較,葉祖題面不改色,微笑著應聲:"那我就不客氣了."

宋喜笑道:"你跟我還客氣什麼,走吧."

喬治笙打了個電話,不多時停車場方向駛來兩輛私家車,他直接對葉祖題說:"你坐前面那輛,我跟喜兒坐另一輛."

明明一個車都能裝下,可喬治笙這麼說了,葉祖題當然不會有異議,三人分了兩輛車,宋喜跟喬治笙都坐在第二輛車的後座.

待到車門關上,宋喜才覺著些許的尷尬,因為這段時間不需要演戲,一如兩個飾演情感大劇的男女一號,導演一喊咔,馬上就要跳脫出戲,回到現實生活中來.

而他們在現實生活里,連朋友都算不上,充其量只是合作伙伴.

果然,打從上車之後,喬治笙就再沒開過口,宋喜側頭望向窗外,磨煉心里承受能力.

車子開了能有小二十分鍾,中途等紅燈的時候,宋喜道:"等一下,一會兒靠邊停,我馬上回來."

她下了車,喬治笙不曉得她要做什麼,看著她的背影,她是跑去街邊一家賣干果雜貨的地方,站在門口買糖炒栗子.

跟她認識這麼久,可從來沒見過她吃栗子.

紅燈過後,司機把車靠邊停,宋喜快去快回,小跑著回到車邊,拉開車門坐上來,對司機道:"好了."

司機發動車子往前開,不到二十分鍾,停在禁城門口.

葉祖題乘坐的那輛已經到了,他站在門口等他們,宋喜跟喬治笙分頭下車,她沒等喬治笙,徑自來到葉祖題面前,把手中的牛皮紙袋遞給他.

葉祖題接過去,打開一看,隨即抬眼笑道:"你還記得我喜歡吃糖炒栗子?"

宋喜笑著回道:"剛剛一走一過,看到外面有賣,一下子想到你小時候剝栗子剝不開,急得都哭了."

葉祖題道:"哪有?我就這麼愛哭?"

宋喜認真點頭,"你真的哭了,我記得特別清楚,你一邊流眼淚一邊吃."

喬治笙走過來,葉祖題抬眼看向他,喬治笙臉上沒有笑,聲音也不辨喜怒的說道:"她都不記得我喜歡吃什麼."

葉祖題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尷尬,正欲開口講話,宋喜搶先一步,揚頭看著喬治笙道:"胡說,你喜歡吃甜的,不喜歡吃苦的,我怎麼不記得?"

喬治笙淡淡道:"也沒見你給我買過什麼吃的."

宋喜說:"我給你買了好多糖果,你不要."

喬治笙說:"藥都不吃了,吃那麼多糖干嘛?"

宋喜說:"中藥不管用,回頭給你換別的,免得你每天吃藥跟上斷頭台似的."

兩人一番堪比奧斯卡金像獎的傲人演技,完美詮釋了什麼叫打情罵俏和你儂我儂,葉祖題看在眼中,咧嘴笑道:"喬先生,你愛吃糖炒栗子嗎?你喜歡吃,我讓給你."

喬治笙唇角勾起很淡的弧度,出聲回道:"讓就不用了,等回家我讓她親自炒."

不知道是不是葉祖題的錯覺,有那麼一個刹那,他仿佛從喬治笙眼底看到了濃濃的威脅和惡意,對,都不是冷,而是赤裸裸的被挑釁後的瀕臨惱怒.

來之前,葉弘錦跟他打過招呼,喬治笙不是普通的商人,若不是宋喜牽線引頭,他都不樂意與之接觸,但喬治笙偏偏又得罪不起,若是連宋家的面子都不賣,葉弘錦又覺著對不住宋元青,所以一番權衡利弊之後,還是決定赴約.

葉祖題對喬家有個大致概念,但對喬治笙,是第一次見,暗道宋喜怎麼找了這麼個霸王,不會是逼良為娼,強搶民女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