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 比誰心里承受能力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不著急回家熬中藥,吃完飯後,三人又一起看了場電影,是個喜劇電影,已經上映快一個月,因為口碑極好,現在還沒下檔.

早前韓春萌跟顧東旭已經來看過一遍,當時宋喜沒空,這回是特地帶她來看,宋喜抱著一桶爆米花,笑得前仰後合,頻頻擦眼淚.

待到從電影院出來,三人在路口分道揚鑣,明天有顧東旭陪韓春萌去閩城,宋喜也就不擔心了.

打車回翠城山,到地方差不多夜里十一點的樣子,宋喜還坐在車里,就看到喬治笙的車停在院子里面,她故意在車上磨蹭了一會兒,待到他進了別墅,她才下車.

在院子里面晃蕩十幾分鍾,客廳的燈始終是亮的,宋喜猜,八成他不會馬上上樓了.

她心里有些排斥,不想跟喬治笙面對面,但轉念一想,為什麼不想見?他們一沒吵架,二沒不合,事實上他今天還開了金口,說可以當合作伙伴,這可是兩人尷尬關系的一大突破口啊,該慶賀才是.

如此想著,宋喜不給自己遲疑的機會,邁步走向門口,掏出鑰匙打開房門.

客廳大亮,隱約還有聲音從里面傳來,從玄關的角度,可以看到電視的一角,電視也是亮著的.

換好拖鞋往里走,拐過死角就是沙發,宋喜瞥見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側過頭,她微笑著打招呼,"回來了?"

喬治笙也側頭看了她一眼,面色平淡的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只想好了這一句話,說完便腦子一片空白,頓了一下才說:"我上樓了,晚安."

喬治笙看著她轉身離開的背影,忍了再忍,還是沒忍住:"你今天不熬藥嗎?"

宋喜聞言,轉身回道:"我的藥喝完了,你斷了一天,也不用再喝了,而且你覺得沒效果,喝也白喝,以後看看別的辦法吧."

她面色如常,口吻如常,喬治笙波瀾不驚的說:"去我房里把糖拿走."

宋喜心底頓時空了一下,像是掉了什麼東西.

努力維持著面色無異,她開口說:"不用了,給你的."

喬治笙說:"我用不著,你不吃就拿走送人吧."

宋喜直直的看著他,看著他那張冷淡的臉,很快回答:"好,那我就拿走了."

轉身,她邁步往樓上走,然後拐彎去了他的房間,看著他那屋茶幾上堆滿的各種糖果,宋喜心是空的,腦子是空的,可能只有身體上的機械動作,唯一的目標,就是把所有的糖果都拿走,一塊兒都不給他留下.

所有的糖果裝滿了兩個超市大號購物袋,宋喜拎著袋子從門內出來,喬治笙目不斜視,余光卻瞥見她懷里的棒棒糖塔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樓梯拐彎處,他這才微微垂下視線,氣得想砸遙控器.

洗完澡,宋喜關燈躺在床上,閉眼良久還是睡不著,睜開眼,她氣得心髒突突.

喬治笙什麼意思啊?怎麼翻臉跟翻書似的?

宋喜一邊覺得他不太對勁兒,一邊又覺得他就是這樣的人,是她心軟將他想得太好,如今他只是正常發揮,她卻已經神經失常.

不行,冷靜,一定要冷靜,不要有所期待,也就不會失望.

七喜跟可樂都趴在床上,宋喜輕輕翻了個身,伸手摸著柔軟的茸毛.心理暗示很重要,當宋喜無數次說服自己平常心之後,她真的就沒有那麼氣了.

合作伙伴,很好啊.

因為很晚才睡著,宋喜第二天睜眼已是上午十一點多,拿起手機,她給韓春萌打了個電話,韓春萌接通,"你才起來嗎?我們都已經快到醫院了."

宋喜道:"替我問候齊未,等我忙完這幾天,一定過去看他."

韓春萌說:"放心吧,話一定帶到,閩城這邊天氣好好,剛才路過海邊,我都想下去游泳了."

里面傳來顧東旭的聲音,"消停的吧,別把海嚇著."

韓春萌罵他:"滾!"

宋喜窩在床上,唇角勾起,笑出聲.

韓春萌對宋喜道:"你起來趕緊去吃飯,回頭我們三個碰面,給你發視頻."

宋喜應聲:"好."

掛斷電話,她沒有在床上賴太久,起來收拾,准備出門.

一天的時間這麼漫長,她不想在家待著,離開翠城山,她去了市中的一家咖啡店,以前她就總來,因為這邊的糕點很好吃,關鍵是很安靜,可以讓她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看書.

這回她沒看中醫書,而是看的跟自己論文有關的書籍,看著看著她偶爾走神,嘲諷自己前陣子都是在虛度光陰,就連丁慧琴都勸她,本本分分的准備好論文,等著升職加薪,這才是最關鍵的,也就是她傻,總一鋪心思的想要救苦救難,她也不看看,跟喬治笙比起來,他倆誰更困難?

看了一下午的書,晚上六點多,宋喜離開咖啡店,打車去了廣德樓.

到廣德樓樓下,才六點四十五,宋喜跟前台詢問了葉先生訂的房間,去了樓上包間,本以為她會是第一個來的,結果房門推開,她看到偌大圓桌旁已經坐了一人,背對著她.

男人聞聲轉頭,很年輕,二十六七歲的樣子,臉上架著一副眼鏡,顯得文質彬彬.

站起身,他看向宋喜,宋喜本能勾起唇角,微笑著頷首:"你好."

男人眼中帶著晶亮的光,笑著道:"小喜."

宋喜聞聲一愣,緊接著一眨不眨的看著幾米外的男人,大概過了四五秒,她忽然神色一變,試探性的叫道:"亮亮哥?"

男人臉上笑容更大,邁步上前,"幾年沒見,你都長這麼大了,要不是我爸說你會來,我怕是不敢認你了."

宋喜特別激動,"亮亮哥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"

男人回道:"我剛回來一個多月."

兩人面對面站著,一個驚喜,一個激動.

最後還是他主動張開手臂,"來吧,擁抱一下."

宋喜二話沒說,立馬上前,擁抱了面前這位幼兒園時期最好的小伙伴.

房門是虛掩的,沒有關死,因此喬治笙沒有敲門,直接推門往里走,才踏了一步,他一抬頭,兩米之外一男一女抱在一起,男人面對他,朝他看來.

宋喜卻不知道,還特別感性的說:"我太想你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