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仗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元寶很敏銳,前陣子喬治笙每天無論多晚都會回家,昨兒個竟然通宵打牌,最關鍵的是,宋喜今天就把電話打到他這里來了……擺明了就是有情況.

滾熱的咖啡從機器里面流出來,元寶拿著夾子往杯中放了些冰塊,沖了杯冰咖啡給喬治笙拿過去.

"你跟宋喜又吵架了?"

坐在一邊的單沙發上,元寶揪了顆葡萄塞進嘴里.

喬治笙緩緩睜開眼睛,坐直身體,拿過桌上的咖啡杯,面色淡淡的回道:"我看起來就這麼閑嗎?"

元寶不置可否的回道:"吵不起躲得起."

喬治笙冷著臉,想說他才沒有躲,可話到嘴邊,懶得解釋,越描越黑.

咖啡喝了一半,喬治笙又拿起桌上的煙,點了一根,抽了口才道:"葉弘錦還在觀望,不是沒時間,是沒拿准主意."

元寶說:"現在醫院那邊的工程進展順利,今年年底前有望竣工,稅務這邊是大事兒,按理說不買我們帳的人,好歹也要給程德清幾分薄面,關鍵這個葉弘錦在官場上也不是程系,獨善其身一人,我正在查誰跟他關系比較好,趕緊在他明天離開夜城之前,盡量見上一面,把事兒談下來,免得夜長夢多."

這才話音剛落,元寶手機響起,不知那邊是誰打來的,只見元寶神色一變,幾秒後道:"嗯,我知道了."

電話掛斷,元寶抬眼看向喬治笙,似笑非笑的說:"看來這回,你躲都躲不掉了."

喬治笙看了眼元寶,目光帶著打量和警惕.

元寶道:"我叫人去查葉弘錦的關系網,你猜他跟誰最好?"

喬治笙不語,可心底卻漸漸有了苗頭,只是還不能確定,直到元寶說:"宋元青."

"葉弘錦不是程系,但他在官場上私交最好的人就是宋元青,要麼你讓宋元青在中間牽個線,叫葉弘錦出來見見面?"

元寶話里話外盡是打趣,明知道喬治笙不可能去求宋元青幫忙.

果然,喬治笙目露威脅的回視一眼,元寶唇角勾起,起身道:"你抽空給宋喜回個電話吧,你昨晚沒回去,她好像挺擔心你的."

說罷,轉身往外走.

待到休息室只剩下喬治笙一個人的時候,他安靜的坐在那里,一身黑色,俊美如精雕細刻的雕像.

在跟宋喜賭氣與跟葉弘錦見面之間,幾乎沒有遲疑多久,喬治笙果斷的選擇了後者,當他拿起手機打給宋喜的那一刻,他還在心中冷笑:看,他壓根兒沒把她當回事兒.

宋喜在給其他幾個副手醫生分析病曆,手機響起,她隨意掏出來一看,當她看到屏幕上單獨的一個'S’時,簡直就是驚訝.

她完全沒想到喬治笙會給她打電話,愣了兩三秒,她馬上出去接.

劃開接通鍵,她盡量讓自己語氣平靜,毫無波瀾,"喂?"

手機中傳來去喬治笙的聲音,"說話方便嗎?"

宋喜微愣,緊接著邊往安全梯走邊道:"你說."

喬治笙開門見山,"認識葉弘錦嗎?"

宋喜推開安全門,上下樓梯都看了,確定無人,這才壓低聲音道:"稅務局局長?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問:"你要跟他聯系?"

喬治笙說:"他今天剛回夜城,明天會有一天逗留,後天又要出差,最少一個禮拜才能回來,我要明天跟他見面,聽說他跟你爸私交不錯."

宋喜想都沒想,直接應聲:"我有他的聯系方式,你等我給他打個電話,看看他是什麼意思."

"嗯."

掛斷電話,宋喜這才後知後覺,她有些急了.

猶記得剛跟他認識的那會兒,無論他問她什麼,她都是心生警惕,生怕他算計,怕他下套,更怕會不小心影響到宋元青.

可是剛剛,他不過隨口一問,她馬上毫不遲疑的應承下來,竟是完全沒想到防備.

拿著手機站在無人的安全梯旁,宋喜不曉得這樣的轉變到底是好還是不好,不過喬治笙說過,他不會算計宋元青的,他說到做到.

事分輕重緩急,有些事兒也容不得此刻現想,宋喜翻找電話薄,很快看到葉弘錦的電話號碼.

宋元青剛出事兒那會兒,她急得六神無主,給好多叔叔伯伯打過電話,其中七八成的人壓根兒就避開不接了,有些接了也表示愛莫能助,唯獨葉弘錦當時跟她說了句,生活上有任何困難,都可以給他打電話.

不管這是句客套話還是怎的,宋喜記一輩子.

電話撥過去,聽著里面傳來的連接聲,她還是有些緊張的,直到電話接通,里面傳來一個男聲:"小喜?"

宋喜馬上勾起唇角,微笑著打招呼,"葉叔叔,是我,您還存著我的號碼?"

葉弘錦道:"我當然有你的號碼,你怎麼樣?這段時間還好嗎?"

宋喜跟葉弘錦寒暄了一會兒,試探性的問:"葉叔叔,您這兩天有空嗎?"

葉弘錦不答反問:"你那邊有什麼困難,不要跟我客氣,直接說,就算我不在夜城,我也會找人幫你的忙."

宋喜聞言,輕聲回道:"葉叔叔,實不相瞞,我是替我一個好朋友來打擾您的."

葉弘錦稍微停頓兩秒,隨即道:"哦?你朋友叫什麼?"

宋喜說:"海威集團的喬治笙."

葉弘錦:

"葉叔叔,我有陣子沒見到您了,我還記得您喜歡喝鐵觀音,昨天去看我爸的時候,我給他帶了一盒,還有一盒,您看什麼時候有空,我給您送去?"

葉弘錦說:"你爸爸怎麼樣?"

宋喜回道:"挺好的."

葉弘錦很低的應了一聲,過了半晌才道:"我今晚還有一個會要開,明天上午也有公事,這樣吧,明天晚上我請你吃飯,你選個地方."

宋喜聞言,很快回道:"葉叔叔,好久不見,怎麼能讓您請我吃飯呢,我請您,就在廣德樓吧,您看怎麼樣?"

葉弘錦說:"好,那就明晚七點,廣德樓見."

宋喜又跟他客氣了幾句,待到電話掛斷,她趕緊給喬治笙回過去.

電話接通,宋喜說:"明晚七點,廣德樓,葉弘錦非要做東,就不要跟他搶了,他不會讓你買單的."

喬治笙不冷不熱的問:"你明天不去閩城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