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求個心安理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短信發過去就一如石沉大海,直到宋喜坐到計程車上,也沒有得到回複.

不是沒想過打個電話問問,可宋喜又怕喬治笙在忙工作上的事情,她貿然打過去……顯得大驚小怪.

已經過了刹那間的沖動,宋喜冷靜下來之後,不由得反問自己,喬治笙有承諾過每天必須回家嗎?

他沒有.

他承諾過有事兒不回來會提前跟她打招呼嗎?

也沒有.

他們本就是獨立的個體,若不是最近一起吃藥把倆人湊一塊兒,哪怕是同一屋簷下,他們也跟陌生人似的…明確說,是仇人.

悄悄地吸了口氣,宋喜暗自勸自己,心態放平和一些,她跟喬治笙的關系,還不到她擔心他的地步.

心中如此想著,宋喜到了醫院就正常工作,進手術室之前,她看了眼手機,一台手術一個半小時,下來後她第一件事兒還是看手機,屏幕上空空如也,她漂亮的臉上毫無異樣,心底卻在郁悶,干嘛還要惦記?

吃中飯的時候,宋喜面前是兩葷兩素,韓春萌手里只有一杯蘆薈酸奶,盯著宋喜盤中的獅子頭,韓春萌暗搓搓的嘀咕.

宋喜眼皮一掀,問:"叨咕什麼呢?"

韓春萌眼睛都餓綠了,低聲回道:"我騙我自己,我喝的是高湯,烏雞燉紅棗湯,我一點兒都不餓,我好撐……"

宋喜笑的無奈,"讓你減肥少吃點兒,也沒讓你絕食,你這頓頓喝粥喝酸奶怎麼能行?"

韓春萌道:"怎麼不行?我都瘦五斤了."

宋喜道:"你不要自欺欺人了,你這五斤都是水分,只要你稍微一碰碳水化合物,立馬就會雙倍反彈回來,再…"

她話還沒說完,韓春萌立即眼睛一瞪,"你夠了啊!"說完,馬上又頹下來,"別逼我大聲說話,我頭暈."

宋喜白了一眼,"你以為我擔心你?我是擔心你餓的六神無主影響工作,別耽誤病人的治療."

韓春萌把酸奶盒子吸得吱吱作響,就差連味道都抽空,連續數日只吃流食,她餓的偷偷抹眼淚,眼看著宋喜面前的飯菜沒怎麼動就要扔,她眼睛一瞪,"你干嘛?"

宋喜回道:"吃飽了,收拾東西."

韓春萌蹙眉道:"你看,你看你那菜都沒動!"

宋喜問:"你要不要吃?"

韓春萌下意識的點頭,緊接著猛的搖頭.

宋喜道:"你說的,浪費糧食有罪,你要是不幫我承擔,我今天又犯罪了."

韓春萌挺直了腰板,目光堅毅,毅然決然的說道:"你不要誘惑我!"

宋喜緩緩說:"你只吃素菜,飯只有一兩,根本不會胖,獅子頭喂醫院後院的小狗,都不浪費."

韓春萌眼神略有動搖.

宋喜最後給予一擊,"你再這麼餓下去,臉色都不好看,明天還要去看齊未呢."

韓春萌聞言,當即神情緊張,摸著臉問:"啊?我臉色很差嗎?"

宋喜點點頭,韓春萌馬上從包里翻出小鏡子,左照又照,最後蹙眉罵道:"這該死的肉,瘦不見瘦,臉色倒是變得快!"

說罷,她收起小鏡子,拽過宋喜面前的托盤,毫不猶豫的吃起來.

宋喜唇角勾起,露出今天的第一個笑容.

她還是有些擔心喬治笙,打從昨天分開到現在,一直沒聯系上,別不是真的有什麼意外.

想來想去,宋喜忽然出聲說:"你先吃,我去打個電話."

韓春萌終于吃到咸淡味兒,頭都沒抬,"去吧."

宋喜走出食堂,站在無人的安全通道旁,拿出手機打給元寶.

電話只響了兩聲就被接通,手機中傳來元寶的聲音:"宋小姐."

宋喜有些緊張,但口吻還是如常:"元寶,不好意思打擾你,我想問一下,喬治笙沒事兒吧?"

話已出口,由不得宋喜後悔,她知道這樣貿然打給元寶,也不是最好的辦法,但她想要個心安,無論喬治笙怎麼樣,她不想再不停地想,搞得進手術室還有些走神兒.

元寶聞言,頓了兩秒,隨即道:"你找笙哥有事兒嗎?"

宋喜說:"沒什麼,我給他發了短信,還沒聯系上他."擔心他有事兒.

元寶回道:"笙哥在公司,應該還在開會,我現在正要過去找他,用我幫你帶話嗎?"

宋喜很快微笑著回道:"謝謝,不用了,那你忙,我不打擾你了."

掛斷電話,宋喜心里沒作他想,只道是喬治笙公司里有工作,忙得抽不開身吧.

元寶開車去了海威,乘電梯直達頂層總裁辦公室,他人才剛出現,男助理馬上打招呼,"喬總應該還在休息."

元寶道:"我知道,我們剛剛通過電話."

進了總裁辦公室,偌大的空間,元寶徑直穿過廊廳往左走,左邊是喬治笙的私人休息區,元寶敲了敲門,里面傳來一聲:"進來."

推門而入,里面又是很大的一片空間,喬治笙仰靠在沙發上,閉目養神,元寶沒什麼廢話,直接道:"我剛跟葉弘錦的秘書聯系過,他說葉弘錦才從外地出差回來,目前還不確定明天是否有空,但我知道葉弘錦後天又要走,這次是去外地,最少也要一個禮拜才能回來."

喬治笙沒說話,元寶走至一旁,往咖啡機里面放豆子,嘴里說著:"躺著睡不著跟通宵打牌可不一樣,你又不像常景樂他們,他們打完牌隨便找個地方都能補一覺,你上午兩個會,待會兒還要陪韓老爺子打羽毛球,我昨晚讓你走你不走."

喬治笙還是不說話,事實上打從元寶進來,他就是那個動作,一動沒動.

元寶自顧自的道:"哦,對了,我剛才來的路上,宋喜給我打了個電話."

喬治笙閉著眼睛,眼皮下的眼球很輕的動了動.

"她問我你有沒有事兒,說給你發短信,你沒回,我沒說你通宵打牌,說你公司有事兒."

喬治笙薄唇開啟,終是道:"說我通宵打牌又能怎樣?"

元寶似笑非笑,"是不能怎麼樣,就是怕她萬一真有事兒要找你幫忙,你說你不幫也就算了,因為打牌沒回?好說不好聽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