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關系在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的驚訝跟尷尬,天知地知,她自己知.

直勾勾的望著喬治笙的方向,她愣是緩了五秒才道:"你什麼時候來的?"

喬治笙口吻平靜,"五分鍾前."

宋喜眼球略微一轉,聲音低了幾分:"聽別人講電話,貌似不是什麼好行為…"

喬治笙耳朵尖,聞言眼底帶著倨傲,口吻帶著挑釁,"這條路是你家的?"

宋喜耳根子有些紅,壓著不滿問:"你來這邊干什麼?"

喬治笙說:"不是來坐牢的."

宋喜差點兒被他的話給噎個半死,看人就看人,哪來這麼多廢話?

她偷著翻白眼兒,喬治笙看著她說:"沒想到白衣天使威脅起人來,一點兒都不含糊."

宋喜抬眼看向他,喬治笙面色無異,唯有眼底帶著一抹促狹,薄唇開啟,徑自說:"拿我當搶使?"

很淡的問句,跟陳述句無疑.

宋喜就知道他全聽見了,血氣翻湧著往臉上竄,她努力做到面色坦然,出聲回道:"我對董儷珺一直都是這張臉,當面背面都一樣."

說罷,她想了想,又補了一句:"你也確實很好用."

她的本意是,喬治笙這三個字就是活招牌,抬出來誰不害怕?

但這話落到喬治笙耳中……赤裸裸的挑逗.

什麼叫他很好用?他好不好用,她知道?

心境一下子就變了,喬治笙難免走神了數秒,臉上始終不動聲色,他開口說:"打著我的名聲在外仗勢欺人,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?"

宋喜直直的看著喬治笙,眼睛一眨不眨,出聲說:"可以嗎?你要說不行,我以後就再也不說了."

喬治笙沒想到她這麼直白,一絲拐彎抹角都沒有,遲疑兩秒,他開口回道:"不白用,說一次,記一次人情,別忘了還我."

宋喜聞言,心情頓時好了不少,勾起唇角,微笑著回道:"沒問題,我記著呢."

喬治笙說:"今天就算了,你那繼母我也恰好看不順眼."

宋喜眉頭輕蹙,"你叫她名字就行,我沒拿她當我後媽."

喬治笙忽然似笑非笑,"誰有你這樣的繼女也是倒了黴了."

宋喜沒好眼神的看著他,罵誰呢?什麼女?

兩人面對面站著說了會兒話,倒也沒有之前那麼尷尬,喬治笙是剛剛看完人出來,車子停在不遠處,宋喜跟他一道上車,坐在車上說:"去你家,我要先買些東西."

喬治笙單手扯過安全帶,口吻淡漠的回道:"每次都是那幾樣,走過場都嫌沒創意,我媽不缺那些吃的."

宋喜本能回道:"你媽本來就夠看不上我的,我要是空著手去,她一定嫌我更沒禮數."

喬治笙說:"你買了她就能看上?不如省點兒錢."

宋喜側頭看了他一眼,很小的聲音,試探性的說:"是親媽嗎?"

喬治笙道:"別你自己是後媽,就以為所有人都是後媽."

宋喜聞言,頓時拉下臉.

喬治笙目視前方,眼底帶著十足的促狹,似是心情不錯,一路往喬家老宅方向開,中途他靠邊停下,宋喜一臉納悶兒,他下巴一抬,示意某家店,"去買點兒蘿蔔糕."

宋喜順著他的視線往左看,那里有一家門面並不顯眼的店鋪.

慢半拍回應,宋喜'哦’了一聲,也沒問原因,推門下車.

進了那家店,宋喜才發現這里是專門賣岄州點心的,里面不少人都在排隊,她買了一斤蘿蔔糕,又稱了馬蹄糕,菱角糕,還有雞仔餅跟腸粉,都要轉身出來了,余光一瞥,發現有賣雙皮奶,又買了兩份草莓雙皮奶.

喬治笙在外等了十幾分鍾,宋喜拎著好多袋子從里面走出來,打開後車門,她把袋子都放進去,然後閃身坐進副駕.

遞給喬治笙一杯雙皮奶,宋喜說:"就買這個耽誤點兒時間,很多人排隊."

喬治笙瞥了一眼,沒接,"我怎麼吃?"

宋喜剛想說用手吃啊,隨即後知後覺,他坐在駕駛席,她馬上道:"要不你來副駕,我開車?"

喬治笙對上她真誠的目光,還真就解了安全帶,推開車門走下來.

宋喜跟他換了位置,她開車,他坐在副駕,拿著塑料的小勺子吃雙皮奶.

宋喜掉頭,抽空看了他一眼,"好吃嗎?"

喬治笙垂著視線,淡淡道:"老味道."

宋喜說:"你是半個岄州人,你說老味道,那一定很正宗了."

喬治笙開口問:"想吃?"

宋喜偷著咽了口口水,"我饞的很明顯嗎?"

喬治笙說:"別把口水滴我車上."

宋喜聞言,干脆破罐子破摔,"我開過長安路,換你開."

喬治笙垂著的睫毛,擋住眼底的促狹,薄唇開啟,不冷不熱:"自己開."

宋喜很輕的'嘖’了一聲:"做人不能這樣,卸磨殺驢嗎?"

喬治笙點頭,"你對自己的定位很准確."

這段時間兩人相處的不錯,雖然每天只有晚上喝藥那功夫能見到,但有交流就比沒交流強,這不,他們自己都沒察覺,現在已經能'正常’聊天了.

開車途中,宋喜手機響起,她單手握著方向盤,很快掏出來看了一眼,是齊未的電話.

稍一遲疑,還是接通,"喂."

齊未說:"你們是後天過來吧?"

宋喜道:"是,我們剛把票訂好."

"還是早上七點的嗎?"

宋喜應聲,齊未道:"我幫你們把酒店訂好,待會兒把房號給你發過去."

宋喜說:"不用這麼麻煩,我們自己來就行."

"別客氣了,你是不是在開車?"

"嗯,我在躲監控."

齊未馬上道:"那你專心開車,晚點兒再聊."

"好,拜拜."

掛斷電話,宋喜收起手機.

她沒去看隔壁某人的臉色,不多時,聽到副駕傳來一句冷嘲:"別坐我車里違紀違規,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."

宋喜自知理虧,馬上回道:"沒被拍到,我下次不接了."

喬治笙分明聽到電話里面是個男人的聲音,而且聽著是叫她去別處,關鍵是,宋喜到現在還沒有跟他打過一聲招呼.

正想著,宋喜邊開車邊說:"明天晚上我熬兩副藥,一副當晚喝,另一副留到隔天,我後天放假,要跟朋友去趟外地,要大後天才回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