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2章 仗他勢欺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這段日子過得尚算安穩,最關鍵的原因就是喬治笙不隔三差五的紮心了,雖然他還是那副冷淡的樣子,偶爾說話也氣人,但氣人總比傷人好.

一轉眼又到了月底,宋喜下午去看宋元青,又給他帶了一套茶具,宋元青笑著說:"別再給我帶這些東西,我那屋里都快擺不下了,以前在外面也沒說腐敗,現在反而進里面搞上'腐敗’了."

宋喜聞言,面色平靜,口吻卻帶著輕嘲,"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?"

宋元青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,不想再聊這個話題,索性岔開說:"你最近跟你董阿姨她們有聯系嗎?"

提到董儷珺,宋喜心里犯膈應,努力做到面色無異,不答反問:"怎麼了?"

宋元青道:"昨天你董阿姨托人給我帶話,說最近想過來看看我."

宋喜強忍著不嗤笑出聲,如果面前坐著的人不是她爸,她一定會毫不客氣的問:都這麼久了,現在才想起過來看看?

虧得宋元青還能自欺欺人,說他出了這樣的事兒,董儷珺一定嚇壞了.

宋喜不忍傷他的心,告訴他董儷珺和宋媛在外面花著他的錢,過得有多好,但她還是提前打了個預防針,說:"我前陣子看到她了,正好從她那兒把卡要回來."

宋元青點了點頭,"都還好嗎?"

宋喜應聲:"挺好的,她那人你應該知道,以前苦日子過多了,現在恨不能拿燕窩當粥喝,就怕對不住自己."

宋元青也是無奈,輕聲道:"能對得住自己就好,最起碼誰都指望不上的時候,自己也會照顧自己."

宋喜說:"爸,你不用擔心她們母女,她們日子過得不會比我差."

宋元青看著宋喜說:"爸最擔心的還是你,他對你怎麼樣?有沒有為難你?"

宋喜想到喬治笙,不免眼帶促狹,小聲回道:"爸,你猜我最近在干什麼?我在給他治病,每天給他喝中藥,很苦很苦的那種,他每天喝藥就跟上刑場似的,又是糖果又是蜜餞,自己都生怕吃出高血糖來."

宋元青眼底閃過一抹很複雜的神情,似是欣慰,但又更像是擔憂,最後也只是輕輕頷首,出聲說:"反正他別難為你就行."

宋喜拉著宋元青的手,眼眶熱熱的,勾起唇角,她輕笑著道:"你不用擔心我,我還跟從前一樣,該上班上班,該生活生活,也就是換了個住處,你在這邊要照顧好自己,有什麼需要的,隨時跟我說,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,有句話我一直想告訴你,因為我心里有了想保護的人,所以我一定會變得比以前更強大,你不僅要放心,你還要相信我,信我可以幫到你."

宋元青握著宋喜的手緊了緊,強忍著眼淚,他深吸一口氣,半晌才道:"你是爸爸的驕傲."

宋喜笑著,眼淚掉下來,她出聲說:"我不是你的小公主了嗎?"

宋元青紅著眼睛,努力笑著點頭,"你永遠都是."

因為喬治笙的原因,宋喜每次的探視時間都比原定時間要長,從里面出來,她無一例外的紅著眼白,可是相比前些次的慘不忍睹,已經好很多了.

宋喜明白,沒什麼是時間治愈不了的,這才短短幾個月,她已經從最初的排斥來這里,到現在的習以為常.

世界是不會因為某個人而改變的,能改變的,只有自己的心態.

出了監獄,宋喜站在無人的街邊,撥通了董儷珺的電話號碼,她的手機通訊簿里面已經沒存這個人,但董儷珺的號碼跟當初宋元青的號碼只差了兩個尾數,宋喜想不記得都難.

電話響了半天才被接通,里面傳來一個女聲:"喂?"

宋喜開門見山,"是我."

董儷珺當然聽得出宋喜的聲音,以往還要假模假式的裝裝樣子,如今是搶錢的深仇大恨,壓根兒連話都不回了.

宋喜早知道她們母女的為人,沒有期待,所以也不會失望.

唇瓣開啟,她徑自道:"聽說你要來看我爸?"

董儷珺冷漠的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說:"我提醒你一句,不該說的別說,我都沒跟我爸說你是怎麼昧下的良心錢,我勸你也最好不要在他面前哭窮或者搬弄是非."

董儷珺冷漠的問:"你這是什麼態度?"

宋喜目視前方,眼底帶著不耐煩的倨傲,"你可以當是威脅,也可以當是警告,都隨便,我只是把丑話說在前頭,我現在什麼都無所謂,唯獨是我爸的心情,誰要是讓他心情不好,我就讓誰連日子都過不好."

隔著手機,宋喜看不見董儷珺臉上的表情,但從瞬間的沉默也能想象得到,對方一定是被氣到面目可憎.

果然,半晌過後,董儷珺意味深長的聲音傳來,"果真是搭上了不起的大人物,說話的底氣比從前還狂……你爸爸知道你跟喬治笙的關系嗎?他要是知道你跟這種人在一起,他會怎麼想?你爸爸是官,你是他女兒,偏偏要跟喬治笙扯上關系,你這不是讓你爸爸有嘴也說不清嗎?"

宋喜完全是刀槍不入的姿態,不以為意的回道:"我們父女倆的事兒,不勞你操心,你只要知道一點,我爸念舊情,我跟你們可沒有舊情,你要是說錯了什麼話,我保證連我爸的面子都不給,我說到做到."

董儷珺沉默片刻,開口說:"宋喜,再怎麼樣,我跟你爸在一起十幾年,你不把我們當家里人也就罷了,你現在竟然合著外人來欺負我們?"

宋喜眼底盡是諷刺,唇角勾起,嗤笑著回道:"誰說喬治笙是外人?這話是你說的,也是你跟你女兒臆想出來的,我現在就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他不是外人,最起碼跟我這兒,他比你們親得多."

說罷,不待董儷珺回應,宋喜又特牛氣的補了一句:"我不願意威脅人,但喬治笙脾氣不好,你最好不要逼我找他出面."

說罷,她徑自掛斷電話,深吸一口氣,裝逼的感覺果然很好.

神清氣爽的轉身,宋喜正准備去打車,結果一轉頭,身後三米處,一抹高大頎長的身影戳在那里,一身黑色,面容模糊了剛毅和妖嬈,就是好看的獨一無二.

不是喬治笙還有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