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讓著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也是要面子的好吧?

手里的冰糖罐一如燙手的山芋,拿著也不是,放下也不是,她望著門口處的喬治笙,盡量不帶感情色彩的說:"藥熬太久了,不是一般的苦."

喬治笙立即道:"你把我的藥熬過時,我說什麼了?"

宋喜心中想到,他說得多了,各種抱怨揶揄,還說電話那頭的朋友才是親的.

但這話,想想也不能這麼回,不然豈不是明目張膽的挑釁?

拿著冰糖罐的手動了動,宋喜當著喬治笙的面兒,連著往他的藥碗中盛了四大勺冰糖,好聲好氣,面帶微笑的回道:"你這個藥熬得正好,一定不苦."

喬治笙看了她一眼,轉身走了,宋喜一眨不眨的望著門口,確定他不會再回來,趕緊往自己的碗里放了五勺冰糖.

喬治笙再下樓的時候,手里捏了一把糖,宋喜已經仰頭把中藥給干了,長痛不如短痛,正在喝水漱口.

看到他放在桌上的糖果,她踱過去,看臉色說:"借我吃一個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"本來就是你買的."

宋喜剝了糖紙,把糖果放進嘴里,出聲回道:"給你就是你的."

若不是他今天把藥熬得這麼苦,她都用不著吃糖.

喬治笙拿著勺子,連著往碗里盛了三勺糖,宋喜道:"我已經給你放了好多."

喬治笙眼皮都不抬一下,"你先嘗嘗?"

宋喜看著那深到發黑的湯藥,搖搖頭,算了,她自己的苦已經吃夠了.

銀色的勺子在碗里攪拌,宋喜看得出來,喬治笙是真不願意吃藥,能磨一會兒是一會兒,她都站這兒看三分鍾了.

藥很燙,冰糖也化得很快,宋喜忍不住出聲催促,"你憋住氣,就兩口的事兒."

喬治笙沉聲說:"知道我現在做惡夢都是喝中藥嗎?"

宋喜美眸微挑,出聲回道:"你都做夢了?那說明這藥還是有效果."

喬治笙到底側過頭,幽幽的看了她一眼,宋喜堆起笑容,好聲好氣的說:"堅持住,你把這副藥吃完,如果實在沒效果,我們就換別的."

喬治笙說:"那我的苦,就這麼白吃了?"

宋喜說:"這世上沒有白吃的苦."

喬治笙盯著她一本正經的目光,薄唇開啟,"少跟我來這套,心靈雞湯壓不了苦味兒."

宋喜見這招不奏效,靈機一動,馬上補道:"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兒,就當磨練意志了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問:"你願意挨罵還是挨揍?"

對上他冷漠中透露著認真的神情,宋喜頭皮一麻,果斷的搖了搖頭.

喬治笙別開視線,知道躲不過,赴死的神情拿起藥碗,宋喜看他眼底帶著不爽,趕緊討喜的幫他把糖紙剝了,隨時准備好.

嘴上說著不聽她的,可喬治笙還是偷著憋了一口氣,然後把藥往嗓子眼兒里灌,藥汁甜苦甜苦的,像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新味道,刺激的人味蕾快要麻木.

宋喜看他仰頭喝完,立即遞過手中糖果,喬治笙接過含在嘴里,表情長達十秒都是不悅的.

宋喜這個家庭醫生當得很稱職,病人的心情她也要照顧到,知道喬治笙一吃藥就這死德性,她盯著他的側臉說:"你有沒有發現,你已經比前些天進步很多了,我都想手動給你點贊."

喬治笙用眼尾的視線瞥了她一眼,不置可否.

長期以往的經驗,宋喜立即看出喬治笙還是受用的,所以繼續哄道:"你真的很厲害,我嘗過你的藥,一般人根本受不了,所以你才注定不是一般人."

喬治笙是傻子才聽不出她明目張膽的恭維,關鍵誇他就走點兒心,簡直幼兒園級別,小孩子才會真的高興.

"你平時面對的患者年齡,都是多大的?"他終是忍不住問出了內心的不解.

宋喜眼球略微一轉,"上到九十九,下到剛會走,多大的都有,怎麼了?"

喬治笙冷漠又認真的回道:"勸你一句,五歲以上的就別這麼忽悠人了,做人要真誠一點兒,尤其是你這種服務行業."

宋喜看不出他是不高興還是找茬,反正語氣里不無諷刺.

見他掉頭往外走,她忽然開口說:"謝謝你去機場接我,晚安."

喬治笙腳步沒停,頭也沒回,酷酷的邁步離開,宋喜習慣了,內心毫無波瀾,也只有喬治笙自己心里才清楚,他非但不生氣,心情還挺好的.

宋喜收拾完藥罐上樓,時間比她想象中的早太多,她還以為回家要現熬藥,誰料藥都熬好了.

早了幾個小時躺下,宋喜閉上眼,沒有馬上睡著,眼前盡是一幅畫面--他撐著黑色的雨傘從最底下一格走到最上面,尤其是傘沿抬起的那一刻,他的臉隱匿在成串的水珠之後,一如戴著珠簾的王,明明周身散發著生人勿進的冷,可那一刻,她卻覺著渾身上下,連掌心都是暖的.

都說女人愛聽花言巧語,宋喜卻因為家庭環境所致,更偏向于現實,以前宋元青就常說,一個人對另一個好不好,不要看嘴上說什麼,要看行動上做什麼,這也是宋喜這些年為人處世的准則,說之前要確保做到,有時候甚至不用說,做就好了……一如喬治笙.

宋喜有時候是真的氣喬治笙的那張嘴,被他說哭不止一次兩次,可每次氣極了的時候,她卻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他做的那些事兒,無論是幫她慶生,還是讓她在生日當天見到宋元青,亦或是幫她從董儷珺和宋媛母女那里討回公道,甚至不惜得罪姜嘉伊和她背後的人.

再到最近的,送她去機場,又從機場把她接回來,說不感動,那是假的,所以每次她想跟他發飆之前,她都努力冷靜,讓自己想想他的好.

以前說做朋友,是無奈之舉,但從今天開始,她說想跟他做朋友,是認真的.

三年時間,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,到底是她這邊理虧,如果能幫他把病治好,等到兩人解除關系的時候,她心底也能多少釋然一些.

三年?現在都過去三個月了吧,時間一晃兒,真的好快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