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雞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直勾勾看著面前的男人,因為震驚,頭上還頂著自己的小方包,喬治笙目不轉睛的看著她,似是五秒過後,他薄唇開啟,熟悉的聲音穿過雨滴聲傳來,"看什麼看?走."

魔音入耳,宋喜猛地回神,是真的,喬治笙真的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.

他稍微把雨傘往她頭頂傾,宋喜眼帶警惕的往前跨了一步,終于跟他站在同一把傘下.

喬治笙沒說話,轉身往台階下走,宋喜緊跟腳步,外面雨勢很大,雨滴打在傘上,噼啪作響,明明很吵雜,可宋喜卻覺著,此時此刻,傘下一片安甯.

兩人走下台階,右邊不遠處就是擺渡車,然而喬治笙往左走,宋喜順勢抬眼,這才發現那里停著一輛私家車,數名穿著黃白條的機場工作人員,打傘守在一旁.

來到副駕門前,喬治笙站在原地,宋喜可不指望他還能給她開車門,趕緊自己拉開車門坐進去.

喬治笙繞過車頭,緊接著坐進駕駛席,他收雨傘的時候,工作人員忙上前幫他遮雨.

兩人都坐進車里之後,數名工作人員親自護送指路,讓喬治笙的車順利從指定位置駛出.

一走一過, 宋喜坐在副駕,透過帶著雨水的玻璃,望見擺渡車上的旅客,皆是側頭行注目禮,眼中帶著說不出的驚訝和羨慕.

好半晌,宋喜都回不過神,且不說她當市長千金的時候也沒享受過這種特殊待遇,光說喬治笙的出現……她覺得不可思議.

直到車子駛出機場路,宋喜憋了半天,還是主動開口說:"這麼大的雨,麻煩你來接我."

她不好意思往駕駛席那邊看,不多時,身旁傳來熟悉的男聲,慣常的沒有溫度,"不下雨我會來?"

仿佛她在說廢話一樣.

宋喜的確被噎了一下,可心中還是很感動的,不枉她唐僧取經一樣折騰回來,所以她不怒反笑,語氣溫和的說:"晚上的藥,我會多給你加點兒冰糖的."

她又用這種近乎寵著的口吻跟他講話,這回輪到喬治笙噎住,說他吃軟不吃硬也好,說他怕肉麻也罷,反正他是真的拿宋喜這招沒辦法.

沉默的功夫,宋喜側頭看著窗外,外面黑漆漆的,只有兩旁的路燈在發亮,雨水打得車窗玻璃一片模糊,其實也看不見什麼,她只是不知道怎麼跟喬治笙溝通.

她不開口,喬治笙自然也不會主動跟她講話,兩人一路無言回到翠城山,進門之後,宋喜急著去廚房熬藥,現在已經十點半多了,熬完喝上都要後半夜.

可站在玄關換鞋的功夫,她突然聞到空氣中飄著熟悉的藥香,仔細聞了聞,確實是中藥味兒.

換好拖鞋來到廚房,宋喜看到灶台上煮著兩個藥罐,一黑一白.

愣了片刻,馬上轉出去,她追問正往二樓走的喬治笙,揚頭道:"是誰煮的藥啊?"

喬治笙腳步沒停,頭也沒回的說:"問你的貓,看是不是它們煮的."

家里面就他們兩個大活人,她竟問沒用的,喬治笙頭也不回的進了房間.

宋喜一想到是喬治笙煮的藥,馬上跑進廚房,打開藥罐仔細端詳,生怕他往里加什麼東西,滿眼的不信任.

回房喂貓,洗澡,等到再出來的時候,手機早已經沖開,上面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和未讀短信,有齊未的,也有顧東旭和韓春萌的.

宋喜統一給他們回複平安落地信息,最先打過來的人,是齊未.

宋喜接通,齊未說:"已經到家了嗎?"

宋喜應聲,齊未道:"平安就好,閩城這邊台風已經登陸,所有航班全部取消,未來幾天也許會影響到鐵路和公路,你在夜城那邊好好待著,別來這邊了."

事實如此,宋喜也不會虛假客氣,出聲回道:"那你好好休息,等台風走了我再去看你."

兩人聊天的時候,宋喜這邊有其他電話打進來,看了一眼,是喬治笙,不曉得他有什麼事兒,宋喜沒有馬上接,又跟齊未聊了幾句,這才起身出門.

喬治笙在一樓客廳,宋喜走下樓,看著他問:"怎麼了?"

喬治笙面色淡淡的回道:"藥煮了兩個半小時了."

宋喜美眸微挑,"兩個都是嗎?"

喬治笙說:"我又不知道你的要煮多久."

每次他回來的時候,她都已經喝完了,他猜她的藥應該不用煮他那麼久,但具體多長時間,他不知道.

宋喜趕緊進了廚房,打開白色藥罐,仔細一瞧,藥湯是比往常顏色要深,平常只是咖啡色,今兒都快跟他的藥一個色了.

關火,把藥倒出來,濃濃的一碗,看著都苦,這一刻宋喜終于明白喬治笙不想喝藥的心情.

喬治笙從外面走進來,第一次趕上宋喜喝藥,他饒有興致的行注目禮,宋喜瞧出他眼底的挑釁,似是在等看她的笑話.

原本還想加點兒冰糖的,如今他往旁邊一站,宋喜一臉云淡風輕,干脆直接端起碗,在唇邊吹了吹,然後直接喝.

媽媽呀,舌尖沾到藥湯的一瞬間,宋喜的靈魂都被苦出了竅,她用盡畢生演技,也無法做到面無表情的全部喝完.

事實上她才喝了一口,馬上便不著痕跡的把碗放下來.

喬治笙打量她那張絲毫不漏痕跡的臉,淡淡道:"怎麼不喝了?"

宋喜說:"太燙了."

喬治笙道:"藥要趁熱喝才有療效."

宋喜一扭頭,看著黑色的藥罐說:"你這個也差不多了,我幫你倒出來,一起趁熱喝."

喬治笙眼底劃過一抹戾色,想殺人.

還是一個白瓷碗,宋喜倒出一碗深褐色的藥湯,這麼一對比,從顏色上也能看出,她的,絕對苦不過他的.

抬起頭,宋喜望著前方的喬治笙說:"你要吃糖吧?糖在樓上,你去拿,我幫你加點兒冰糖."

喬治笙轉身離開,宋喜立即做賊似的,慌里慌張的拿出冰糖罐,緊著往自己的碗里放.

喬治笙一閃身又出現在門口,像是早有預料,她看著被苦瘋了的宋喜,眼帶譏囂的說:"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你不是不怕苦嗎?"

宋喜突然聽到喬治笙的聲音,手一哆嗦,差點兒沒把冰糖罐掉進碗里,抬起頭,某人站在門口,完全是捉賊見贓的架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