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8章 做夢都不敢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坐了近四個小時的動車,跨省從閩城來到南城,出了車站馬不停蹄的打車趕往機場,到了機場又火急火燎的取票,安檢,她生怕回不去夜城,所以直到坐在候機室,看到周邊的人都神色輕松,這才漸漸安下心來.

手機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的電,宋喜翻來覆去的看那條發給喬治笙的短信,一點多發的,這會兒都快七點了,丫到底看沒看見?不會回個話啊?

她一度以為自己手機欠費,是不是別人回短信,她收不著,所以特別心機的給韓春萌打了個電話,最終確定不是她這邊的問題.

聊了一會兒,手機電量提醒,只剩下百分之十,宋喜掛斷,遲疑再三,還是給喬治笙打了一個.

電話響了五聲才被接通,喬治笙不說話,宋喜看了眼屏幕,秒數還在增加,她試探性的'喂?’了一聲.

喬治笙回了一個不冷不熱的'嗯’.

宋喜見他在聽,不由得道:"你跟元寶說了熬中藥的事兒嗎?"

她沒看到喬治笙完全冷著的臉,他這麼會跟元寶說?讓元寶來家里給他熬藥喝嗎?

心情特別不爽,但喬治笙不想叫她知道,所以也懶得跟她發脾氣,只冷漠的回道:"就這事兒?"

宋喜說:"不用麻煩元寶了,之前我怕回不去,喝中藥又不能斷,所以提前跟你打聲招呼,現在我確定可以回去,等我晚上回家自己熬."

喬治笙聞言,雖然面無表情,可心底還是有異樣的,稍微停頓兩秒,他出聲問:"閩城不是台風嗎?"她怎麼回來?

宋喜道:"我在南城,我給你發短信的時候,已經訂了來南城的車票,閩城飛不了了,我現在馬上要從南城飛夜城."

喬治笙自己都察覺到情緒的明顯波動,前一秒還特別不願搭理她,這一秒……

"你提前量倒是打得好."他不冷不熱,不咸不淡,也聽不出是誇贊還是揶揄,可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,他心情好多了.

宋喜勾起唇角,淡笑著回道:"那是,答應人的事兒就要做到,而且我是個很有職業素養的專業醫生,病人的身體在我這兒,永遠是擺在首位的."

喬治笙聽她得意洋洋的口吻,眼底劃過一抹晶亮的光,薄唇開啟,"台風都不能把你留住,看來你鐵定了心要強人所難."

言外之意,她是特地趕回來逼他喝中藥的.

宋喜笑了笑,"我……"

喬治笙只聽到她的笑聲,突然手機里面就沒聲音了,他再一看,電話掛斷了.

等著她再打過來,一分鍾,兩分鍾,五分鍾…喬治笙給她回了一個過去.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."

宋喜正聊得開心,手機沒電了,本想找個地方去充電,可不遠處又在排隊准備登機.

上了飛機,宋喜無端的心情不錯,可能是折騰了這麼久,這回終于要回家了,正所謂人在囧途,也就不過如此.

兩個小時的飛行,中途飛機有明顯顛簸,要說顛簸的幅度有多大,就宋喜這種睡眠質量,也被驚醒了.

旁邊乘客神色緊張,宋喜也有些害怕,畢竟腳不著地的感覺,沒安全感.

她小時候學摩托車,學開車,就是怕緊急情況不會開車逃跑;學游泳,怕掉水里面淹死;學醫,怕家里人跟朋友生病;總之她學什麼都是為了提升安全感,唯獨這個坐飛機,她至今沒有找到破解的方法,畢竟她學不會飛嘛.

在她醒後,飛機還有一分多鍾的持續顛簸,最明顯的時候,像是整個飛機迅速下墜,人都是失重的,更何況是胸口處的心,也跟著七上八下.

夜間指示燈亮起,廣播中傳來空姐的聲音,"親愛的旅客朋友們,目前飛機因天氣原因,受到強氣流影響,正在持續顛簸,請您保持安全帶系緊……"

身後有人嘀咕,"外面在下雨吧?"

"不知道,聽說今天閩城那邊強台風登陸,波及附近幾個省都在下大雨,我上飛機前看了眼夜城天氣,說是夜城今晚還有雨呢."

宋喜靠在座椅中,一會兒偷偷默念主啊阿門,一會兒又告訴自己,她是個無神論者,要堅持科學改變命運……但這會兒科學頂個屁用,還是佛祖保佑吧.

兩個小時的飛行,期間經曆了三次顛簸,兩次晃動明顯,當飛機抵達夜城機場上空時,所有人都快喜極而泣了.

宋喜兩只眼睛瞪得像燈泡,這回是真的一點兒都不困.

飛機在跑道上滑行時,空姐通過廣播告訴大家,說外面正在下雨,讓大家准備好避雨工具.

宋喜從醫院出來時,的確帶了一把傘,但傘在安檢時被沒收,現在她就是孤家寡人,外帶還有個沒有臉大的包.

下飛機時,宋喜故意停留一下,走在後面,反正早出去也是早淋雨,她不如等到最後,還能快點兒跑.

如此想著,她成了全飛機最後一個走出來的乘客,空姐對她微笑,歡迎她下次還乘坐,宋喜心想,先緩一緩吧.

側頭往外看,外面瓢潑大雨,帶傘的乘客很少,因為大多數的傘都不符合隨身攜帶規制,都要托運,所以乍一眼望去,大家都是頂著雨往擺渡車處跑.

宋喜把小包頂在頭上,正要往外沖,忽然一低頭,她看到一頂黑傘正在從最下面一格往上走,傘頂很大,把里面的人遮的嚴嚴實實,飛機的樓梯又只有這麼窄,宋喜不想跟人一起擠,遂站在上面,想等人上來她再走.

短短的十幾個台階,隨著黑傘逐漸靠近,宋喜看到一雙黑色的皮鞋,黑色的褲管,然後是黑色的襯衣,是個男的.

宋喜完全沒多想,只等到男人踏上最後一格,她剛要沖出去,只見傘頂一抬,露出傘下那張動人心魄的俊美面孔.

透過傘尖流下的成線水珠, 刹那間,宋喜還以為自己見了鬼,生生嚇得吸了口氣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.

飛機里面的空姐看到喬治笙,也是滿眼的驚豔,試想漆黑的夜,外面瓢潑大雨,一個如神祇般的男人,撐著一把黑色的傘出現在眼前,繞是誰,都會以為這是幻境一場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