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冰雪喜,醋壇子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原定下午四點多的飛機回夜城,沒想到中午閩城的天氣還是好好的,到了下午一點多的時候,忽然下起了大雨,是那種豆子大的雨點兒,又大又密,光下雨也就算了,後來還起了風.

當時大學同學正在齊未病房,她是來看宋喜的,見外面風雨交加,出聲說:"這兩天新聞就說台風會登陸,你今天八成是走不了了."

宋喜眼底帶著狐疑和糾結,"我四點多的飛機,到時候雨不會停嗎?"

同學說:"看看吧,沿海的城市就是這樣,每年八九月份都是台風的多發季節,你最好做個心理准備,去年我媽這個季節來看我,飛機延誤了兩天才飛,嚇得她說再也不夏天來這邊了."

宋喜心底焦躁,她把時間算的很好,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她怎麼就沒看看天氣呢.

齊未看向宋喜,出聲說:"如果真的飛不了,那也沒辦法,你要不要提前跟醫院那邊打聲招呼?"

宋喜不好在齊未面前露出特別不願意留下的模樣,面色無異的回道:"好,我去打個電話."

出了病房,宋喜第一件事兒不是打電話回醫院,而是打給航空公司,詢問航班事宜,果然,客服給出的回答是,暫時沒接到航班取消的通知,但請有重要行程的旅客做好其他准備,以免耽誤.

宋喜目前最重要的事兒,就是喬治笙的中藥,想著,她還是給他發了條短信,說:閩城這邊台風登陸,我怕航班臨時取消,藥在廚房櫥櫃第二格,我要是回不去,你讓元寶幫你熬,他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,隨時給我打電話.

短信發出去,宋喜卻並沒有覺的心里舒坦,反而更想回去了,她也不知道這種歸心似箭的心情是為何,可能就是有些自己的事兒沒做,強迫症犯了,心里煩躁.

走廊不遠處有個男人在講電話,他說:"閩城這邊刮風下雨,都說是台風快登陸,要是飛機回不去,馬上幫我訂動車票,現在動車票還能買到,真等到台風登陸,想走都走不了."

宋喜靈機一動,飛機飛不了,還有動車啊.她馬上查了一下閩城回夜城的動車,最快一趟都要十個小時.

眉頭輕蹙,時間來不及,她又查了下閩城到附近城市的動車票,閩城去南城,不到四個小時,南城飛夜城,兩個小時.

趕緊查了一下南城現在的天氣,風和日麗,車票和機票都還有,宋喜稍一遲疑,已經動手買了閩城去南城的動車票.

轉身回了病房,同學正在跟齊未聊天,見她進來,兩人同時向她看來.

宋喜主動開口說:"齊未,我今天還是要回一趟夜城."說著,她又對同學道:"你幫我照顧他,有什麼事兒給我打電話."

同學問:"你們醫院請不下來假?"

宋喜含糊著應下,齊未問:"這種天氣,八成飛不了,你怎麼回去?"

宋喜說:"我坐動車回去."

說罷,不待兩人多問,她已經邁步走向放包的地方,嘴里說著:"我現在就要去車站."

齊未作勢起身,女醫生上前扶他,宋喜很快道:"你坐著吧,別送我,等我電話,我這兩天就來看你."

齊未拄著拐,一瘸一瘸的非要送她出門,宋喜看他的樣子,心里也有些過意不去,原本是趕鴨子上架說再來看他,這會兒是真心覺著他一個人在外地,身邊沒有親人朋友,怪心酸的.

走至門口,她看著他說:"別送了,電話聯系."

同學對她說:"你放心吧,這邊有我呢."

齊未道:"路上小心,到車站給我來個電話."

宋喜點頭,"好."

她剛要走,齊未馬上說:"傘."

同學頓了一下,立即接道:"我有,等我給你拿一把."

幸好齊未心細,來到一樓,宋喜看到外面大雨傾盆,大風刮得街邊的椰子樹瑟瑟欲倒,雨水快速落到地面,因為重量和速度再被激起,距離地面一米高的距離,水汽蒙蒙,像是起了煙霧.

宋喜打傘跑到外面,醫院門前好些人排隊等車,她算幸運的,排了一分多鍾就上了車,可饒是如此,褲子跟衣服都濕了大半.

上車後,宋喜對司機說:"動車站."

司機降下空車牌,車子啟動,胳膊上都是雨水,如此狼狽,可宋喜心里莫名的舒暢,像是沒有被這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影響了回去的行程,暗贊自己真是冰雪聰明.

趕到動車站,等了半小時,她准點兒坐上去南城的動車,此時是下午兩點二十三分.上車後一小時,宋喜收到一條航班信息,閩城去夜城的機票,因天氣原因暫緩飛行,新的起飛時間待定.

宋喜此時的心情無波也無瀾,因為她已經訂好了南城回夜城的機票.

因還沒出閩城地界,宋喜陸續收到幾條台風登陸,請大家出行注意安全的提醒短信,側頭望著窗外,雨水把整個車窗模糊,其實什麼風景都看不到,宋喜只是在出神,忘記第幾次翻看她發給喬治笙的短信,都過了這麼久,他都沒回複,也不知道看見了沒有.

喬治笙看見了,之前在開會,因為一夜未睡,會議室大燈一關,只剩前面投影儀的燈光,讓人昏昏欲睡,偏偏有人一直在前面絮絮叨叨的講解,他又不能真的閉眼,聽得太陽穴突突直跳.

當時他就在心里暗想,宋喜給他吃的什麼破湯藥,該困的時候不困,不該困的時候眼睛都睜不開,等她晚上回來的.

好不容易熬到一場會議結束,喬治笙起身往外走,期間掏出手機檢查未接電話,結果就看到宋喜發來的短信.

他還以為她要報備在閩城的行程,誰料看到她說,晚上未必能回來.

說好的當天去當天回,這是撒出去的兔子,有去無回!

喬治笙登時一股邪火上竄,他都不理解自己為何這麼大的火氣,她明明都說了,是天氣原因.

可他不管,說好的就要算數,誰曉得她是不是故意選個台風天出去的?別不是為了躲他,虧得他還眼巴巴的把她送去機場.

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