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認錯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其實喬治笙原本想說:你拿我當小孩子嗎?

但這樣說已然是坐定事實,他才不願承認宋喜剛剛的口吻,像極了在哄幼兒園小班學生的幼師.

對上他明顯帶著威脅的幽深目光,宋喜努力維持著唇角勾起的弧度不變,笑著回道:"當朋友啊."

喬治笙面兒上沒有笑意,反而是步步緊逼的問道:"你跟朋友都是用這種語氣說話的?"

宋喜當機立斷的搖了搖頭,"他們又不怕苦."

喬治笙:

宋喜別開視線,明目張膽的岔開話題,"我去閩城,你有什麼需要帶的嗎?"

喬治笙目視前方,開口回道:"海."

宋喜沒聽清,側頭看向他,"什麼?"

喬治笙道:"我要海,你能帶嗎?"

宋喜眼底很的閃過一抹想罵人的沖動,怕自己忍不住露餡兒,垂下目光,"這個我帶不了."

喬治笙故意輕嘲,"那還問什麼."

宋喜暗自在心底練習吐納,不生氣不生氣,看他還送她去機場呢,他是個好人……

車子里特別靜謐,路上也沒什麼車輛,宋喜靠在舒適的真皮座椅中,沒多久困意再次襲來,左右喬治笙也不樂意跟她說話,眼睛一閉,本想眯一會兒,可忽悠一下就睡著了.

喬治笙把車子停到機場門口,側頭一看,她還沒醒,他都服了,她怎麼在哪兒都能睡?真不怕被人給賣了.

不過轉念想到她貪黑給他熬藥,心底的鄙視多少淡了一點兒,看了眼時間,差五分鍾六點.

沒有馬上叫她,她歪在副駕睡得香甜,他坐在駕駛席,安安靜靜的,什麼都不做,機場門口旅客和送行者,人來人往,車內卻一片安甯,像是時間都靜止住了.

可喬治笙知道,時間不僅不會停住,而且永遠不會回頭.安靜的坐了一會兒,他再次抬起左手腕,快六點十五了.

側頭看向副駕處,他出聲叫道:"別睡了,到了."

"嗯?"

宋喜很輕的哼了一聲,隨即睜開眼睛,左右看了看,發現已經到機場了.

喬治笙說:"動作快點兒,六點十五了."

宋喜聞言,馬上低頭按亮手機,可不嘛,正正好好六點十五.

激靈一下,她當即推開車門往下跨,轉身的時候,火急火燎的對他說:"謝謝你送我過來,開車回去小心點兒."

說完,擺了擺手,關上車門,掉頭快步往機場里面跑.

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見,發動車子,他從另一邊駛出機場路段.

七點零五分的飛機,宋喜跑進機場,在自動取票機那里領了票,然後跑著去安檢,人進了候機室的時候,前面的旅客已經在排隊檢票,一直到坐上飛機,系好安全帶,宋喜全程沒閑著,每一步都是剛剛好的時間.

臨關機之前,宋喜腦中想到喬治笙,她想給他發條短信,叫他注意開車,畢竟一夜未睡,但轉念一想,總覺著有點兒多余,如果他開車看手機,豈不是更不安全?而且……太頻繁的接觸,會讓她有些別扭,沒准兒喬治笙還會覺著她很煩.

糾結再三,宋喜還是直接關機了.

喬治笙回程的路上,兩次看時間,第一次看時間是六點四十的時候,不知道她上沒上飛機,看機場外面的人,貌似今天出行的人還不少.

第二次看時間,已經七點整了,如果她上去也就上去了,上不去只能改簽,但她都沒說給他打通電話,簡直就是個白眼兒狼!

她不打,難道還指望他主動送上去問?做夢.

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,宋喜在飛機上睡了三個小時,中途只睜眼喝了幾口水.

再下飛機,人已身在閩城,閩城靠海,空氣中都帶著潮濕的暖意,宋喜想到喬治笙讓她帶海回去,她就想問問他,她若是帶回去了,他准備放哪兒?

許是睡好的緣故,宋喜心情不錯,打車去閩城協和的途中,開機跟韓春萌報備了一聲,又聊了一會兒,韓春萌叫宋喜轉達她對齊未最最真切的祝願,以及對她不能一同前來的抱歉.

待到下車,宋喜直奔醫院附近的花店,買了一大束鮮花,外加一個果籃.

她到底什麼時候來閩城,並沒有跟齊未通過氣,上午十一點多,宋喜出現在住院樓某層某房間門口.

敲了幾聲門,聽到里面傳來一個男聲:"請進."

宋喜推門走進去,故意用鮮花把臉擋住,待到看見病床尾的男人腳時,這才把花移開,笑眯眯的說:"我來啦!"

她本還想說,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……結果,當她看到病床上一張陌生的男人臉,以及坐在床邊,一副他女朋友模樣的兩個人時,三個人,三雙眼睛互相打量,皆是滿臉尷尬.

關鍵病房還不光這一張床,旁邊床位是個小孩子住院,父母陪護,這一下,滿屋子人都在瞧著宋喜.

最後還是病床邊的年輕女人率先站起身,看著宋喜,眼帶警惕的問:"你找誰?"

宋喜是最尷尬的一個,當即回道:"我找我朋友,這里不是1603號房嗎?"

女人眼帶打量,明顯的心生狐疑,"這是1603,你朋友叫什麼?"

宋喜猜她一定是誤會了,正要解釋,正巧外面進來一名護士,宋喜順勢問:"你好,請問1603號房的病人不是齊未嗎?"

護士看了眼宋喜,出聲說:"哦,你是他朋友吧?他昨晚臨時轉去單間了,在1638號房."

宋喜應聲,然後跟錯認的人道歉,直到她出門,病床上的男人還一臉的回味,他女朋友沒好眼神的盯著他,壓低聲音道:"看什麼?人都走了,是不是人家認錯人,你很失望啊?"

男人當然失望,但這失望不能表現在臉上,不然一個禮拜就能出院的傷,八成會被打成殘疾.

宋喜走在走廊,臉色還有些紅,出師不利啊,幸好誰都不認識誰,這要是在夜城,更丟人.

來到1638號病房門口,宋喜敲門,里面沒人應,她又敲了一遍.

門內傳來男人的聲音:"誰啊?"

宋喜回道:"是我,宋喜."

門內又沒了聲音,宋喜納悶兒,大概過了十秒鍾的樣子,房門忽然從里打開,宋喜看到面前站了個高個男人,上身白色T恤,下身淺色系寬松休閑褲,一只腳上踩著拖鞋,另一只腿打著石膏.

陽光從他背後照過來,他臉上的笑容像是藏在陰影里,因為好看,就連拄著拐都毫無違和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