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4章 石頭也有焐熱的那天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睜眼的前幾秒,宋喜還是神情恍惚的,本能的吸了口口水,渾身發軟,待到眼皮一掀,發現前面不遠處站了個人,她嚇得心慌,緊接著翻身坐起來.

"你回來了."宋喜聲音慵懶,臉睡得有些紅,左臉上還帶著沙發上的印子.

喬治笙說:"在這兒睡什麼?"

宋喜頓了兩秒,本能道:"藥!"

她以為自己睡過了,萬一廚房的藥熬久了,苦不苦另說,喝不上又要重新熬,慌里慌張的拿起手機,定睛一看,十一點五十二,還不到十二點,怪不得她沒聽到鬧鍾聲.

明顯的松了口氣,宋喜起身說:"再等幾分鍾,你的藥快熬好了."

喬治笙看她蔫蔫的樣子,心里沒來由的有些泛軟,是為了給他熬藥,所以才耗到這麼晚,起初他故意半宿半夜的折騰她,如今看她丟魂兒似的,心里還沒來得及細想,嘴上已經說道:"你上去吧."

宋喜說:"不急,還有三五分鍾就好了."

喬治笙沒再說別的,轉身欲往樓上走,宋喜忽然扭頭道:"哦,對了,我明天要去一趟外地."

聞言,喬治笙停下腳步,轉頭看了她一眼.

宋喜說:"跟你打聲招呼."

現如今她的安全由他負責,她每天出行,身後都有人跟著,如果不提前打招呼就離開夜城,用他的話說,你自己作,就別怪我保護不周.

喬治笙想淡淡道:"去哪兒?"

宋喜回道:"閩城."

其實他還想問一下去閩城做什麼,但宋喜沒說,這是她的私事兒,他面不改色的問:"多久?"

宋喜道:"當天去當天回,要是麻煩的話,不用讓人跟著我,我就去看個朋友."

喬治笙'嗯’了一聲:"還有事兒嗎?"

宋喜道:"沒了."

他轉身上樓,還沒等走到房門口,樓下傳來她手機鬧鍾鈴聲,她關了鬧鍾快步走向廚房,喬治笙終于知道她為什麼睡覺也要抓著手機了.

一鍋藥煎成一碗湯,宋喜仔細壓了些冰糖兌進去,拿著小勺子嘗了一小口,今天果然沒有昨天苦.

端著碗來到二樓,喬治笙沒關房門,宋喜敲了敲門,里面沒人應,她端著碗走進去,聽到浴室傳來水聲.

幫他把香薰點好,把棒棒糖剝好,宋喜正准備走,浴室房門打開,氤氳的熱氣隨著一身黑色浴袍的喬治笙一起湧出來,她出聲說:"你喝完藥早點兒休息."

喬治笙拿著寬大的毛巾擦頭發,很隨意的問了句:"幾點飛機?"

宋喜道:"七點的."

喬治笙沒再接話,宋喜說了聲:"晚安."然後轉身離開他的房間.

回到樓上,宋喜頭一沾枕頭,馬上就昏天暗地,像是沒睡過覺一樣,感覺才睡著一會兒,鬧鍾響起,她不信邪的眯眼一看,凌晨四點半.

不敢耽誤時間,宋喜咬牙逼自己下床,趕緊最快速度收拾,她還要往外走出一會兒才能叫到車,一不小心,怕是連飛機都趕不上.

當天來回最大的好處,就是不必准備行李,宋喜穿好衣服,背著包就下了樓,才走到二樓她就愣了,怎麼一樓的燈還在亮著?

緩緩走下樓梯,她看到客廳沙發處的喬治笙,他一身黑襯衫黑西褲,靠坐在沙發上,微微仰著頭,閉著眼.

心里納悶兒,宋喜腳上動作很輕,基本已經做到鴉雀無聲,可在她還有三格就下到平地的時候,喬治笙還是睜開眼,側頭朝她看來.

宋喜對上他那雙毫無波瀾的黑色瞳孔,眨了眨眼睛,出聲問:"這麼早,你怎麼在這兒坐著?"

喬治笙身體前傾,撈起桌上的車鑰匙,起身往玄關處走,竟是沒有回答.

宋喜抿著唇瓣來到玄關,他穿好鞋往外走,等到她出門的時候,喬治笙已經把車開到她面前.

宋喜不敢相信他這麼早起是因為她,故而站在駕駛席車門邊,看著里面的人道:"你去哪兒?"

喬治笙側頭抬眼看向她,面色不冷不熱,不答反問:"你不去機場了?"

宋喜馬上點頭,"我去."

喬治笙輕輕蹙眉,"別廢話,上車."

宋喜坐進副駕,他發動車子,開出別墅.

現在才凌晨四點多,天是漆黑的,路上也一個行人一輛車都沒有,車內分外靜謐,宋喜目視前方,心里憋了半晌,還是忍不住開口問:"你一會兒還有事兒嗎?"

喬治笙猜到宋喜想問什麼,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他開口回道:"這個點兒,搶銀行,銀行都不開門."

宋喜聽他如此噎人,硬著頭皮側頭看向他,出聲問:"那你就是為了送我去機場?"

問完之後,宋喜心里已經做好九死一生的准備,她這麼自作多情,他一定能懟出花兒來.

然而喬治笙臉上並沒有宋喜意料中的嘲諷,面不改色,他淡漠回道:"我不願欠人人情,你熬夜幫我煎藥,我送你去機場,扯平了."

聞言,宋喜一時間無言以對,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心里刹那間的感動,雖然他的口吻是淡漠的,可他的確在做對她好的事情啊.

宋喜是特別容易被感動的人,平常生活里,她就是怕自己太容易被感動,所以才總會一副高冷的模樣,不是天生高傲,只是把柔軟的內核用堅硬的外表包裹住,怕太容易付出感情,反而會受到傷害.

半晌無語,宋喜努力壓制著心底排山倒海般的洶湧情緒,待到心情漸漸平複,她又側頭問他:"你睡覺了嗎?"

喬治笙目不斜視,臉上也沒什麼表情,薄唇開啟,徑自回道:"你那藥除了苦之外,沒什麼其他療效,根本睡不著."

宋喜和顏悅色的說:"那等我回來,我再幫你仔細調調,你也別著急,睡眠跟情緒波動影響也有關系,你盡量心態放平和,會對睡眠有幫助."

喬治笙說:"你少給我喝那麼苦的藥,我心態自然會平和."

宋喜一不小心,帶著幾分寵溺的口吻,哄著道:"你這麼厲害,還怕一點兒苦藥嗎?看看你昨天的表現,簡直想給你打一百分."

又是那種感覺,像是她的手穿過他的皮囊,直接撓在了他的心尖兒上,刹那間渾身過電,酥酥麻麻,腦子都是空白的.

悄悄地握緊方向盤,過了會兒,喬治笙側頭,眼帶慍怒的看向她,"你拿我當什麼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