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3章 人海中,一眼看到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原本韓春萌張羅著去王老五大飯店吃飯,但宋喜現在喝中藥,不適合吃油膩辛辣的,顧東旭說:"去吃點兒清淡的吧,正好給某人刮刮油."

某人一記飛刀眼瞪過去,"說誰呢?"

顧東旭邊開車邊回:"你看瘦子心虛了嗎?"

韓春萌哼了一聲,"詛咒你們這些瘦子!"

顧東旭開車載著兩人來到一處新開的港式餐廳,這邊沒位置停車,他讓宋喜跟韓春萌先下車,他去找停車位,這附近全是大飯店,要麼就是外面門臉不大,但內里小資,消費不菲的格調餐廳.

韓春萌拉著宋喜去旁邊奶茶店買喝的,說是給顧東旭省點兒錢,里面的飲料,一杯一百多,喝得人肉疼.

奶茶店人多,宋喜站在店外面看景,左手邊就是夜城現在最火的海鮮飯店'秀麗河山’,此時華燈初上,飯店門口早就停了一排的豪車,十數名泊車小弟分散在各個位置接待.

她無意間一瞥,看到一輛熟悉的車牌號打對面駛過,逐漸駛入秀麗河山的停車場,側頭維持著矚目動作,隔著三十米左右,她看到車里下來兩個人,就算看不清臉,但看身形和打扮,也知道是喬治笙跟元寶.

喬治笙下車之後,邁步往店門口走,元寶關上車門之後,緊隨其後.

宋喜馬上想到喬治笙現在喝中藥,忌海鮮跟魚腥類發物,當即掏出手機,發了條短信給他.

發完之後,宋喜抬眼往喬治笙的方向看,只見喬治笙走著走著,從褲袋中掏出手機,低頭在看.

她覺著有趣,因為她看得到他,他卻不知道她在哪兒.

但宋喜低估了喬治笙的反應,當他看到手機屏幕上寥寥數字:別吃海鮮跟魚.

幾乎立刻,他馬上停下腳步,轉頭觀望,不過三秒,茫茫人海中,喬治笙竟然准確看向宋喜所在的方向,精准到宋喜來不及躲閃,只能站在原地,心底吃驚的跟他對視.

元寶順著喬治笙的視線看去,在確定的方位還看了不下四五秒,這才發覺宋喜站在路燈下的馬路牙上,簡單的白色休閑襯衫,牛仔褲,紅色的小瓢鞋,身上斜挎著一個彩色小方包.

她雖然很漂亮,但在夜城的街頭,人頭攢動,像是她這種打扮的女孩子,一抓一大把,元寶暗歎喬治笙是怎麼一眼就能看見宋喜的?

兩人隔著一段距離,目光相對,宋喜猶豫著要不要揮揮手,不揮顯得沒禮貌,揮…喬治笙也未必會給她回應,不對,不是未必,是一定有去無回,熱臉貼冷屁股.

元寶站在喬治笙身旁,主動道:"是宋喜,要接她過來嗎?"

說話間,韓春萌從奶茶店擠出來,自己手里拿著一杯在喝,另外兩杯打包.

她走至宋喜身旁,宋喜趕緊別開視線,喬治笙也收回目光,淡淡道:"算了,她跟朋友一起來的."

說完,閃身進了飯店.

等到宋喜再偷偷抬頭打量之際,飯店門口早已沒了喬治笙的身影,她接過奶茶,跟韓春萌進了港式餐廳.

吃飯的時候,宋喜心里一直惦記著熬中藥的事兒,時不時的看一眼時間,顧東旭見狀,忍不住挑眉問:"干嘛火急火燎的?你這中藥還不如不喝,氣色都不如之前好."

韓春萌開玩笑道:"別不是熬中藥太耽誤功夫,沒時間睡覺給困的."

這本是一句調侃,可卻是宋喜如今的真實現狀.

她自己的中藥很好弄,四十分鍾一小時就夠,喬治笙那藥最少要兩個半到三個小時,她能在十一二點前睡覺都是好的.

想著,她毫不遲疑的說道:"我吃飽了,先撤了,明天還要早起去機場."

顧東旭也聽說宋喜要去閩城看齊未,不由得囑咐道:"你跟他也沒認識多久,貿然過去靠譜嗎?"

他這麼一說,韓春萌也立刻接道:"是啊,不會是想異地劫色吧?"

宋喜瞥了她一眼,"讓你跟我去,你還不去."

韓春萌立即雙手抱胸,一臉惶恐的表情,慢半拍說道:"我去了,我怕我忍不住趁人之危,劫他的色."

宋喜又沒繃住臉,唇角揚起.

她對顧東旭說:"不用擔心,我明天早上去,下午的飛機回來,我們隨時保持聯系,你還怕我打不過一個腿受傷的半殘人士?"

顧東旭職業病,嘀咕著道:"誰知道真殘假殘?"

韓春萌說:"長得難看的撒謊就不能原諒,長成他那樣,哈,只要不騙我錢,騙我什麼我都樂意."

顧東旭斜眼打量韓春萌,從頭到腳,最後冷笑著說道:"你除了看起來像個富婆,還有什麼值得人家騙的?"

聞言,韓春萌抄起面前吃乾淨的盤子,作勢要呼顧東旭,宋喜趕緊趁亂離開,以免跟著他們丟人.

打車回了翠城山,進門後立即奔向廚房,先把兩份湯藥都熬上,這才有空去樓上洗澡收拾.

第二天早上七點過三分的飛機,從這邊去機場要將近一個小時,再加上提前檢票的時間,最遲五點就要出門,想想還有幾個小時可以睡,宋喜就忍不住哈欠連天.

自己的藥熬完,正好是夜里十點,宋喜喝完藥後,坐在客廳沙發上看書,從前上學的時候,書都是越看越精神,如今真是年紀大了,看著看著竟然還犯了瞌睡.

喬治笙的藥熬好,最少還要兩個小時,宋喜實在是頂不住,只好定了個手機鬧鍾,暫時窩在沙發上小憩.

一連好幾天沒睡好,這會兒沒沾枕頭都睡得香甜,喬治笙是十一點四十五進的家門,從外面看到客廳的燈亮著,知道她還沒睡,換了鞋徑直往里走,經過客廳的時候,余光一瞥,長長的沙發上,她蜷著身體只占了很小的一塊位置,手機攥在手里,活像是怕人偷.

她睡得很沉,他站在一旁看了她半天,她一點兒反應都沒有,喬治笙走過去,彎下腰,伸手撥了撥她的手臂.

宋喜沒醒,喬治笙又撥了兩下,還是沒醒.

眉頭輕蹙,他刹那間懷疑她是不是暈過去了,直到他抬手拍在她臉上,"醒醒."

宋喜迷瞪著睜開眼,喬治笙忽然嫉妒起她的睡眠質量,就這種雷打不醒的,販賣她都不用下藥,等她睡著了就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