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心在夜城,不遠行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怪不得都說,最難消受美人恩.喬治笙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,當他從宋喜手中接過藥碗的那一刻,他僅存的理智還在掙紮著叫問,她說喝就喝?憑什麼?

可能就憑他願意吧.

藥很苦,苦到喬治笙恨不能動手揍她一頓,可在喝藥的時候,他心底又只有一個念頭,如果她是要勾引他,那下一步,會不會給個什麼獎勵呢?

姜子牙釣魚,也要願者上鉤,其實宋喜從未變過,變的是喬治笙的心,他現在已經開始好奇,他咬了鉤又能如何?反正他又不是真的動心,只是,好奇罷了.

看他一口氣干了所有的藥,宋喜的確很開心,馬上剝了顆糖果遞給他.

喬治笙右手拿著藥碗,左手還拿著棒棒糖,宋喜把其他糖果遞給他的時候,他本能的放下碗去接.

宋喜對他豎起大拇指,贊道:"牛!"

喬治笙佯怒的看了她一眼,實則更像是嗔怒.

近幾日的和平相處,已經讓宋喜漸漸對他有了些好感,其實他也就是脾氣差,嘴巴壞,心還是不錯的,只要順著他說話,他勉強也能不嗆茬.

拿著空碗站起身,宋喜說:"今天的任務完成了,你就想良藥苦口利于病,今晚加油,祝你睡好."

道了晚安,幫他把熏香點好,宋喜轉身離開,一晃兒房間里面又只剩下他一個人,喬治笙拿著棒棒糖,嘴里吃著巧克力糖,一分鍾後,嘴里的苦味兒全部淡去,他開始回憶她蹲在他面前,舉著碗,對他說:"喝嘛."

到現在他還清楚記得那股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感覺,原來她也不是不會好好講話,哄起人來,也像那麼回事兒.

也許是房間中亮著暖橘色的光,刹那間喬治笙眼底的寒泉都似有了溫度.

早上宋喜剛到醫院,例行巡視病房,寫病曆,等到丁慧琴來上班,她馬上去跟丁慧琴請示調班.

丁慧琴很痛快的答應,宋喜出了副主任辦公室後,馬上拿出手機訂明早去閩城的機票.

韓春萌踮著腳尖兒從後面跟上來,突然一摟宋喜肩膀,嚇唬道:"吼!"

宋喜面不改色心不跳,還在選座位.

韓春萌憋著嘴說:"你怎麼不害怕啊?"

宋喜假模假式,非常敷衍的做出一個害怕表情,氣得韓春萌直翻白眼兒,隨即瞥見宋喜在訂機票,她詫異道:"你要去哪兒?"

宋喜說:"閩城."

韓春萌問:"去閩城干嘛?"

宋喜說:"你男神出車禍,腿壞了,在閩城協和住院."

韓春萌眼睛一瞪,"我男神?我哪個男神?"

宋喜說:"齊未."

韓春萌當即吃驚,"啊?齊未出車禍了?嚴不嚴重?"

宋喜回道:"我倆昨晚才通上電話,看他精神狀態還不錯,具體情況,等我到閩城看了才知道."

說罷,宋喜忽然問:"對了,你去不去?"

韓春萌垮著臉回道:"我也想啊,但我假期都用完了,我又不是你,丁主任才不會隨便給我調班,而且顧東旭那大爺還等著晚上我給做飯吃呢."

宋喜聞言,笑著道:"你以前沒住他那里,他也沒見得餓死."

韓春萌一撇嘴,"可不是,現在吃家里飯還吃上癮了,天天讓我做飯."

宋喜眼底帶著促狹的目光,似笑非笑的問:"那你為了顧某人,連你男神都不去看了?"

韓春萌馬上說:"我才不是為了他,我主要是不好請假!"

宋喜癟癟嘴,一臉的意味深長.

韓春萌馬上同樣的表情,陰陽怪氣的問道:"你呢?大老遠從夜城跑去閩城探望,簡直千里送溫情啊,准備去幾天?"

宋喜嗤了一聲:"還幾天?當天去當天回."

韓春萌圓目一瞪,"這麼快?"

宋喜說:"不然呢?你當我是去旅游的?"

韓春萌連著嘖嘖幾聲,搖著頭說道:"兩個城市,千把八百里地,當天去當天回,我要是我男神,一定被你感動的五體投地,恨不能腿一好就飛過來追你."

宋喜用腳後跟都能想到韓春萌的狗血心理,懶得翻她白眼兒,宋喜徑自道:"前兩天衛生局的忙,是齊未幫的."

韓春萌果真一愣,緊接著壓低聲音說:"我男神這麼牛?衛生局都有人?"

宋喜說:"欠人的人情不能不還,別說是千八百里地,他就是在國外受傷,我也不得不去一趟."

韓春萌立即對宋喜豎起大拇指,"我喜姐義薄云天!"

宋喜雙手插兜,下巴一抬,犯不著驕傲,就是正常發揮.

有些天沒跟顧東旭和韓春萌一起吃晚飯,今兒顧東旭特地打了電話過來,說再沒時間就要翻臉,宋喜暗自在心里算了下時間,隨即道:"前後不能超過一個半小時,我回家還有事兒呢."

顧東旭道:"胖春說你最近又開始研究中醫了,你不會是得了什麼疑難雜症,不好意思直說,自己躲起來偷偷治吧?"

"我呸!你丫就不能盼我點兒好!"

顧東旭道:"藥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,病從口入,你得靠食療,你看看胖春,每天吃得飽睡的香,誰有病她都不會有病,非典那年全國都撈不著幾根雞毛,她說她在家,天天吃小雞燉蘑菇."

宋喜忍俊不禁,笑著道:"不用你跟這兒指桑罵槐,你就跟著她混,我祝你早日突破二百斤!"

顧東旭聞言,忽然長歎一口氣,"我會不會胖到二百,還是個未知數,她前天上稱,都快八十五了,還非說人家的稱壞了,要給人砸了."

宋喜樂不可支,"你看著她點兒,別總讓她吃太多."

顧東旭說:"我也要攔得住啊,說是給我做宵夜,結果收尾的永遠是她,我不讓她吃,她還裝瘋狗要咬我."

宋喜都快笑瘋了,她就不能跟顧東旭聊韓春萌,韓春萌本身就自帶笑點,再加上顧東旭的錦上添花,分分鍾能把人笑的肚子疼.

晚上下班,顧東旭開車來接宋喜跟韓春萌,看到宋喜,他忍不住說:"呦,你這臉色一般啊,還不如沒藥補之前呢."

宋喜下意識的摸了摸臉頰,"是嗎?"

她最近覺不夠睡,都靠咖啡頂,也是意料之中的.

顧東旭煞有其事的點點頭,口吻深沉的說:"活像是身體被掏空,幸好知道你沒男人."

宋喜抬包掄過去,"滾蛋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