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都是人情債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當然懂.

她才不是沒有眼力見兒的人,是早就看出喬治笙也不待見姜嘉伊,所以才會來了個'借刀殺人’,如果喬治笙真的把姜嘉伊放在心上,她是有病才會自找沒趣.

喬治笙是把寒冰寶劍,無論斬誰都跟切瓜砍菜似的,方便得很,宋喜想讓他挫一挫姜嘉伊那莫名其妙的自信,讓她別總沒事兒自來傲,可誰知…他直接給人挫回家去了.

他要是象征性的罵兩句,她會覺得心里很舒坦,可他一刀切,宋喜反而覺著虧欠了.

電話掛斷,她出了咖啡廳往醫院走的路上,好幾次都輕聲歎氣,暗道寶劍就是寶劍,威力太大,輕易還是別拿出來顯擺了,以免波及太大.

但今兒看喬治笙這反映,他也是才知道衛生局的事兒,宋喜已經問過顧東旭,也不是顧東旭找的人,想來想去,只有齊未了.

宋喜掏出手機,又給齊未打了個電話.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"

還是關機,宋喜心底有些嘀咕,怎麼了這是?

晚上回家,宋喜如常坐在飯廳看書,順帶等著廚房的中藥,喬治笙十一點多才進門,本以為這個時間段,估計宋喜已經睡了,可車子停在外面,他看到客廳的燈是亮的,心底竟然還有些意外的愉悅.

開門進來,呼吸間是空氣中飄蕩的淡淡中藥味兒,從前他最討厭聞這個,因為中藥就等于苦,可是一連幾天聞習慣了,也就這麼回事兒.

宋喜聽到玄關處的聲音,拎著書從飯廳方向走來,看著他說:"回來了,吃飯了嗎?"

喬治笙余光掃過去,她今天穿了件很淡很淡的藍色真絲睡衣,手里面拿著這幾天常看的中醫書,臉上的表情…客氣中又多了幾分殷切.

"你要做飯?"喬治笙換了拖鞋,邊往里走邊道.

宋喜唇角輕勾,笑說:"我要是做飯,咱倆都別吃了,我定了菜,你要不是吃點兒?"

喬治笙說:"我上樓洗個澡."

宋喜馬上道:"好,那我先熱菜."

十幾分鍾後,喬治笙穿著黑色浴袍來到飯廳,她正從微波爐里面往外拿菜,這回真沒摳,十幾個菜,擺了一桌子.

喬治笙落座,抬眼問:"干嘛弄這麼大陣仗?"

宋喜把菠蘿古老肉往他面前挪了挪,微笑著回道:"請人幫忙就要有個請的樣子,給你添了麻煩,一頓飯還是要請的."

前面的話是他說過的,只不過他用的是'求’字.

喬治笙拿起筷子,淡淡道:"現在越來越上道了."

宋喜眼睛彎了彎,"近朱者赤."

喬治笙垂著視線吃飯,宋喜終于松了口氣,看來香多佛不怪的理還是沒錯.

她下午六點鍾就下班了,到現在整整快六小時沒吃飯,餓的心慌,眼下看到飯菜,難免吃的比平常快了些.

喬治笙見狀,微微抬起眼簾,看著她問:"你沒吃飯?"

宋喜點點頭,"我以為你還是昨天的時間回來."

喬治笙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什麼,停頓兩秒,隨即道:"餓了你不會自己先吃?"

宋喜說:"主要給你買的,我先吃像什麼話?豈不是很沒誠意?"

喬治笙心底像是有汪溫泉流過,暖暖的,癢癢的,說不出具體滋味兒.

睫毛垂著,他吃了口東西後,面色無異的回道:"我也不是每天都像昨晚那麼閑,下回約飯,提前打招呼."

宋喜就是不好意思因為這點小事兒貿然找他,所以才生耗到現在,如今得了令,她爽快的點頭,"好,下回我給你發短信."

兩人面對面吃飯,如果一直不說話的話,還是會有些尷尬,宋喜中途抬起頭,看著喬治笙問:"你這幾天睡眠怎麼樣?"

喬治笙眼都不抬的回答:"就那樣."

宋喜問:"還是不好睡嗎?"

喬治笙不願回答,這幾天一躺下就胡思亂想,睡前必走一回腎,不說睡得多踏實,但夢是沒斷.

見他不語,宋喜說:"你先喝一個星期的藥,如果一點兒效果都沒有,我准備給你加針灸."

喬治笙聞言,終是掀起眼皮,看著她說:"拿我當小白鼠了?"

宋喜趕忙回道:"你放心,我針灸專業學過,不會比中醫差."

喬治笙面色不冷不熱,"把藥喝完再說吧."

開玩笑,喝中藥已經夠遭罪了,她還要拿針紮他,照這個節奏,她很快就要在家里給他做手術了.

各自沉默吃飯,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,宋喜拿起來一瞧,是齊未.

本能起身,宋喜走去廚房接.

"喂?齊未."宋喜劃開接通鍵.

手機中傳來男人略顯熟悉的聲音,帶著柔和的笑意,"這麼晚打給你,沒打擾你休息吧?"

宋喜回道:"沒有,我還沒睡,這幾天打給你,你都關機,沒什麼事兒吧?"

齊未云淡風輕,甚至還帶著幾分調侃的口吻回道:"沒什麼,來閩城玩兒,不小心把腿給撞壞了,一定是閩城舍不得我走,想留我在這兒多住個十天半月的."

宋喜美眸微挑,出聲問:"怎麼搞的?嚴不嚴重?"

齊未說:"兩個的哥路怒症犯了,當街飆車,我很不幸坐在其中一輛車里,好在人沒事兒,腿打著石膏呢,醫生讓我住半個月的院."

雖然他說的輕松,可宋喜是醫生,住院半月,一定是不輕的傷.

她問:"通知家里了嗎?"

齊未回道:"沒有,他們知道一定很擔心,我現在也沒什麼事兒,就說在這邊多玩兒一陣子."

宋喜眉頭輕蹙,"那你在那邊,誰照顧你?"

齊未爽朗的說:"護工啊,說到這個我就尷尬,這麼大的醫院,竟然連個男護工都請不到,給我派了個才到我胸口的小姑娘,我想去洗手間,她來扶我,本來我走的挺穩的,她腳下一滑,差點兒沒把我另一條腿給摔折了……"

"不說這些,你那頭怎麼樣?我這幾天也沒來得及給你打電話,醫院的事兒處理好了嗎?"

宋喜道:"都處理好了,衛生局局長親自給我們院長打了電話,現在新項目照常進行."

齊未道:"那就好."

宋喜說:"麻煩你,讓你動了這麼大的關系,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才好……"

齊未笑說:"來閩城看我啊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