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8章 治笙重出江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很多人都覺得宋喜身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高冷,像是不把任何人任何事兒放在眼里.沒底氣的人,如任爽,自然就會羨慕嫉妒,而有底氣的人,如姜嘉伊,則是赤裸裸的不平衡.

收起假笑,姜嘉伊沉著臉看向宋喜,陰陽怪氣的道:"你對我有什麼不滿,大可直說,背地里找人跟我們局長面前告我一狀,也是夠陰險的."

宋喜雖然不知具體過程,可還是勾唇一笑,眼底盡是嘲諷,"你有沒有搞錯?是我在背地整你?不是你光明正大跑來我們醫院挑釁在先嗎?"

她有些懷疑這個世界,到底是她邏輯有問題,還是不要臉的人都一個德行,只說結果,不說原因.

姜嘉伊說:"我去你們醫院,是上級對下屬醫院的例行檢查,是你無緣無故擺臉色走人,我不過是如實反映情況."

宋喜微眯著視線,側頭看了眼窗外,似是被陽光給刺著眼了,姜嘉伊話音落下,宋喜扭頭重新看向她,開口道:"行了,這兒就咱們兩個,費力演這些都沒有用,我下午還有兩台手術,你到底想干什麼,直說,不說我走了."

她說話辦事兒向來不拖泥帶水,韓春萌這麼多年無數次被她帥到,有時候叫喜姐,有時候激動起來直接喊喜爺.

姜嘉伊是南方女人,在宋喜面前難免少了幾分'爺們兒’似的爽快,眼底帶著不爽,她直直的盯著宋喜,數秒過後,出聲道:"你跟治笙是什麼關系?"

宋喜眼皮一掀,跟姜嘉伊對視,暗道姜嘉伊是誤會她背地里找了喬治笙,可事實上喬治笙壓根兒不知道這事兒.

想到喬治笙,宋喜不由得說出喬治笙的口頭語,"你說呢?"

這三個字其實特別好用,既回答了,又沒回答,還鬧個神秘感十足.

果然姜嘉伊聞言,立即回道:"我們家跟喬家是老相識,我跟治笙也是很早就認識了…我認識他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."

宋喜露出一絲特別無聊的表情,就像是聽厭了類似的話,還沒開口,光表情已經足以惹惱姜嘉伊.

姜嘉伊眉頭蹙起,宋喜開口說:"我沒興趣知道你們認識多久,這是你跟他的事兒,你要是單純為了跟我比這個,那你贏了,還有其他事兒嗎?"

是有多瞧不起人,才敢這樣目中無人?

姜嘉伊眼睛一瞪,直勾勾的看著宋喜,眼底有憤怒,也有委屈,不知道的還以為宋喜怎麼著她了.

"宋喜,治笙他媽媽有多不待見你,連我都看出來了,你怎麼還好意思每個月登門入室?"

見宋喜不計較她跟喬治笙是舊相識,姜嘉伊馬上從任麗娜的態度入手,想要戳其軟肋.

宋喜聞言,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要是沒記錯的話,這幾次在喬家碰面,我都是跟治笙一起回去的,你呢?你是他媽叫過去給我們做飯的吧?"

"宋喜!"姜嘉伊眼睛瞪得更大,一如被人忤逆了的小公主.

宋喜也是高官二代,而且宋元青當夜城市長多少年?姜嘉伊她爸才升任海城副市多久?

有時候人跟人的不同,不僅僅看家庭環境,更重要的,看教育.

如果宋元青知道她有一天在外面這麼丟人現眼,估計頭發都要愁白了.

宋喜覺著姜嘉伊愚蠢的可笑,兩人根本不是一個段位,她連坐下來看熱鬧的耐心都沒有,干脆了當的說:"姜嘉伊,有一件事兒我希望你明白,以前我爸還在位的時候,我就沒想過跟你爭什麼,原本大家井水不犯河水,是你非要跟我比個高下,現在你覺得我爸不在位,想來趁機欺負欺負我,給我點兒顏色看看……"

"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這件事兒到現在為止,我也不想再繼續追究,但你要是還想做文章,我告訴你,這兒是夜城,不是海城,你爸的手沒你想的那麼長,我也沒你想的那麼好欺負."

姜嘉伊哼了一聲,眼露不屑的說道:"落魄的鳳凰不如雞,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大的口氣,治笙這次肯幫你,一定是不知道我在衛生局工作,不然你以為他會幫你不幫我?"

宋喜幾乎用憐憫的目光望著姜嘉伊,粉唇開啟,試探性的問:"你要不要試試看?"

姜嘉伊當即眼帶警惕,幾秒之後才道:"試什麼?"

宋喜插著手臂,悠閑地靠在座椅上,出聲說:"你給他打個電話,當他的面兒把話說清楚,你看他怎麼說?"

姜嘉伊沒想到宋喜這麼硬氣,一時間心底犯了嘀咕,眼神也有些躲閃.

宋喜見狀,挑釁道:"干嘛?沒他號碼?"

姜嘉伊果真不負眾望的回道:"你別後悔!"說著,馬上從包里掏出手機,當著宋喜的面打了個電話出去.

此前宋喜一直不耐煩,覺著很無聊,就今兒這戲碼,回頭都不夠跟韓春萌講的,直到這一刻,她才多少有點兒激動.

喬治笙接了之後會怎麼說?

姜嘉伊撥通了喬治笙的電話號碼,電話里面一直傳來嘟嘟的連接聲,但是好半天,直到傳來'暫時無人接通’,她這才一抿唇掛斷,隨即對宋喜道:"他在忙."

宋喜面色很淡,可就是這副淡然落在姜嘉伊眼中,才十足的刺眼.

姜嘉伊突然靈機一動,反過來挑釁宋喜,"你不是跟治笙關系很好嗎?那你打給他,你有他號碼嗎?要不要我給你?"

喬治笙的私人號碼,的確是值得炫耀的資本,可這是對姜嘉伊而言,對宋喜來說,不就是個聯系方式嘛.

擱著往常,宋喜也不會這麼嘚瑟,今兒不是遇見幼稚鬼了嘛,她也是心血來潮,沒有回答,直接掏出手機,打給喬治笙.

電話才響了兩聲,里面傳來熟悉的男聲:"干嘛?"

宋喜幾乎不可抑制的勾起唇角,出聲叫道:"治笙,你在干嘛?"

余光瞥見對面姜嘉伊的臉,驚訝,強忍,不願相信……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,堪稱精彩.

然而喬治笙那頭卻停頓數秒,隨即道:"怎麼了?"

宋喜按下外音,把手機放在桌上,出聲說:"你猜我跟誰在一起?"

喬治笙不語,姜嘉伊直勾勾的盯著手機,像是生怕宋喜騙她.

"姜嘉伊,聽說是你青梅竹馬的舊相識了,你跟她很好嗎?"

她話音落下三秒,手機里傳來喬治笙的聲音,"你們在哪兒?"

姜嘉伊怎會聽不出他的聲音,登時面色難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