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吃完就散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一如皇帝跟前侍奉的小宮女,喬治笙剛放下碗,她立馬抬手遞過棒棒糖,如果是正常情況下,喬治笙才不會乖乖的糖來張口,可眼下是被苦暈了頭,竟然抓著她的手腕,就勢把棒棒糖塞進嘴里.

宋喜也是意外,意外這種明目張膽的肢體碰觸,不過眼看著喬治笙臉上毫無異樣,全都是對于藥太苦的嫌棄,她暗自撫平刹那間的小鹿亂撞,面色如常的問道:"好些了嗎?"

喬治笙嘴里又苦又甜,不是個滋味兒,加之後知後覺,剛才抓了她的手腕,正別扭著,怎麼會好好回答,出口便是:"你說呢?"

宋喜說:"我去把果脯和蜜餞拿來."

剛才一次性拿不了這麼多東西,她轉身往外走,喬治笙仍舊維持著面色不善的模樣,但也就幾秒鍾,當嘴里的甜味兒漸漸壓下苦澀,他心情貌似也沒有那麼差了.

床上的手機響起,他起身走過去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'常景樂’來電字樣.

懶得聽他碎碎念,但又不得不接,不然那厮一定沒完沒了.

劃開接通鍵,喬治笙沒出聲,常景樂那邊迫不及待的問:"你剛才干嘛突然掛電話?"

喬治笙拿走嘴里的棒棒糖,慣常淡漠的回道:"你不怕費話費,我怕聽廢話."

常景樂突然問:"你在哪兒呢?"

喬治笙心生警惕,"干什麼?"

常景樂明顯狐疑的聲音道:"我之前聽到你那邊有人說話……還是個女的!"

喬治笙說:"神經病."

常景樂道:"你還沒說你在哪兒呢,這個時間點兒,叫你出來你還不出來…"

喬治笙說:"你能不能別跟個怨婦似的?我不是你老公."

常景樂立即嬉笑著回道:"誰稀罕給你當老婆啊?我還怕守活寡呢."

喬治笙臉一沉,正欲罵他,余光瞥見門外閃過人影,怕宋喜突然說話被常景樂聽見,他率先道:"別跟我這兒磨磨叨叨,我不出去,掛了."

徑自掛斷,再看向門口,宋喜拿了兩個小的水晶碗過來,一邊裝著蜜餞,另一邊裝著果脯.

"嘴里還苦嗎?吃點兒這個壓一壓."

宋喜不是個伺候人的性格,但偏偏干了個伺候人的職業,眼下她完全把喬治笙當個患者在對待,就連語氣都不自覺的溫和了許多.

喬治笙是個吃軟不吃硬的,之前宋喜跟他冷戰,他馬上就可以把她當空氣,如今她忙前忙後,跑上跑下,他也不是個鐵石心腸,邁步來到沙發邊坐下,用碗里的小叉子紮了個蜜餞放進嘴里.

宋喜問:"還行嗎?"

喬治笙沒看她,面色看不出冷暖,自顧道:"照這麼吃下去,我血糖會不會升高?"

宋喜忍俊不禁,笑道:"不會的,不是吃了甜食就會血糖升高."

頓了下,她又補了一句:"但你也盡量少吃點兒."

喬治笙瞥了眼滿桌子的糖果,然後抬眼看她,"這是少吃點兒?"

宋喜眼球轉了轉,有些尷尬的笑道:"也不是買多少吃多少,挑你喜歡吃的,每天吃幾顆."

喬治笙下意識的說道:"三年都吃不完."

宋喜鼓勵道:"三年還是吃的完的,對,你這麼想,你把這些糖吃完,三年也就差不多了,到時候你不僅治好了病,也不用再忍我,一舉兩得,多好?"

宋喜以為喬治笙最討厭她的地方,就是她是他掛名老婆的事實,要是三年後兩人關系解除,那沒准兒真能成為朋友.

可喬治笙在說三年的時候,是真的沒想別的,就是單純抱怨,她是不是把半個超市的糖果全都買回來了,也不怕齁死他,可她卻說,吃完糖果,三年也就差不多了……

嘴里的蜜餞已經咽下去幾秒鍾,喬治笙面色無異,薄唇開啟,出聲說:"你拿一些回去吃."

宋喜連連搖頭,"不用,你吃吧."

喬治笙道:"誰跟你客氣了?兩個人一起吃,用不了三年,一年就能吃完."

宋喜看著喬治笙的臉,雖然他沒有不高興,口吻也沒有明顯的揶揄,可她,怎麼隱隱的聽出了一絲危機感呢.

喬治笙的脾氣,她只摸了個皮毛,也不曉得老虎什麼時候翻臉不認人,她一時琢磨不透,干脆裝傻,當即抓了兩把糖,笑說:"那我就不客氣了."

喬治笙不語,宋喜道:"你早些休息,別忘了睡前把香薰點上,還有,盡量別在房間里抽煙."

囑咐完,她說了聲'晚安’,轉身離開,最尷尬的是,手里的糖抓得太滿,走著走著,還掉了一顆,彎腰下去撿,撿了這塊兒,掉了另一塊兒,連著三次,宋喜都不敢回頭看喬治笙.

背對著他,她一臉苦不堪言,好不容易勉強抓住所有糖,趕緊一溜煙離開他的房間.

出門走了幾步,'啪嗒’一聲,糖又掉了,這回宋喜沒顧忌那麼多,直接掀起睡衣衣擺,把所有糖兜回了三樓.

隔天宋喜如常去醫院上班,上午十一點多,她接到一個沒存名字的號碼打來的電話,劃開接通鍵,宋喜道:"喂?"

手機中傳來熟悉的女聲:"出來見一面吧."

宋喜先是一愣,緊接著聽出電話那頭的人是誰,不由得沉下臉,面無表情的說:"有什麼事兒,直說."

姜嘉伊道:"你是害怕出來見我嗎?我就在你們醫院對面的咖啡廳,大白天的,我不能對你怎麼樣,就是約你出來喝點東西."

宋喜心中嗤笑,不知道姜嘉伊哪里來的自信,電話掛斷,她起身脫了白大褂往外走.

十分鍾後,宋喜出現在咖啡廳,看到坐在靠窗邊那桌的姜嘉伊.

走過去,兀自拉開椅子坐下,宋喜麻利的問:"什麼事兒?"

姜嘉伊看著宋喜,似笑非笑的說道:"虧我還一直擔心,你爸出事之後,你怎麼辦?現在看來是我想多了,原來你找到更好的靠山,怪不得還是一副趾高氣揚,有恃無恐的樣子."

宋喜坐在那里,陽光透過玻璃灑在她身上,明明是金燦燦暖洋洋的感覺,可她卻渾身上下散發著寒意.

冷眼回視姜嘉伊,粉唇開啟,她只說了三個字:"說人話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