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不忍心拒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能被喬治笙稱作朋友的人並不多,幾乎屈指可數,但是想跟他做朋友的人,多如牛毛.

這不是宋喜第一次跟他說類似的話,事實上早在兩人剛剛有接觸的時候,她就說過:我們可以當合作伙伴,如果你願意,我們還可以當朋友.

那時候的他是怎麼回的?

他有多不屑?

想跟他做朋友的人多了,她算老幾?

而且明知道是以利益為前提的,還談什麼友情?

他一邊感歎她的坦誠,一邊嘲諷她的不自量力,別說朋友,他以為他們這輩子都不可能和顏悅色的談話,可現在……

她坐在一堆花花綠綠的糖果後面,尤其是她正對面的那個棒棒糖塔,不僅花哨,簡直誇張,這種東西只有六歲以下的孩子才會喜歡…而他,偏偏不討厭.

就像對現如今的她,他還是會損人,還是會懟她,但不可否認,他也在不知不覺間開始注意措辭和尺度,讓話語維持在不溫柔但也不至于傷人的地步.

她依舊明目張膽,直接告訴他,我想賄賂賄賂你,跟你做個朋友.

她總是這樣,毫不遮掩自己的心思.

他應該毫不猶豫的拒絕,尤其是對上她那張討好般的笑臉,明知她目的不純…可當他看到她眼底並不那般開心的神情時,他忽然明白過來,其實,她並不是那麼想跟他當朋友的,更不是想通過朋友的關系來謀取什麼,她只是,想讓自己過得更有安全感一些.

因為做了朋友,他應該不會動不動就發脾氣,說些傷人的話了吧?

宋喜的眼睛會說話,喬治笙又是聰明人,所以這一刻,也許她沒想隱瞞他,也許他難得耐心,所以他讀懂了她內心的渴望.

嘴里面的糖已經化開,喬治笙舌頭上盡是酸酸甜甜的味道,別開視線,他一副不以為意的口吻回答:"一點兒糖就想跟我做朋友."

並沒有嘲諷,只是…有那麼一丁點兒的不滿意.

宋喜聞言,出聲問:"那你想要什麼?你給我指條路."

喬治笙睨著桌邊的糖果,意味深長的說:"你有什麼是我沒有的?先把我的病治好吧."

說完,停頓兩秒,又補了一句:"我不跟沒本事的人做朋友."

宋喜能聽到這樣的回答已是喜出望外,雙眼放光,她馬上道:"你說話算話!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"我失過言?"

宋喜唇角勾起,這回是真的笑了,從眼底往外透露著開心.

喬治笙別開視線,明明嘴里面的糖還剩下一些,他心里有些亂,竟一不小心把剩下的活吞了.

宋喜知道喬治笙說話算話,說是可以做朋友,那就是不排斥她了,這真是個普大喜奔的好消息,站起來,她出聲道:"我去廚房看看藥."

她終于走了,喬治笙趕緊喝水,糖還在嗓子眼兒卡著呢.

像元寶不必說,倆人打小就認識,跟常景樂和阮博衍他們,也都是十幾歲就相識,一直到現在,喬治笙仔細回憶一下,貌似成年之後,他就沒再交過什麼朋友了.

不是他沒有這方面的能力,只是單純的不想,因為他的身份,太多人抱著各種各樣功利的心思想跟他這兒混個臉熟,喬治笙看得明白,做買賣可以,做朋友,算了,畢竟談錢傷感情嘛.

再看宋喜,其實她的朋友也很少,不像個官二代,每天各種場所各種交際,她每天就泡在醫院里面,身邊也就只有韓春萌跟顧東旭兩個說得上話的,就從這點而言,她跟喬治笙一樣'孤僻’.

兩個怪咖如今終于狹路相逢,就像是兩個茫茫大海中失散的同一物種,她向他發射聲波,可以做個朋友嗎?

他想高傲的不搭理她,可又怕錯過她,以後自己都是孤單單的,所以,勉為其難,先交個朋友吧.

宋喜從廚房出來的時候,飯廳里已經沒人了,她沒什麼意外,心里也無波瀾,她總不會奢望喬治笙坐在這里等她出來.

閑來沒事兒收拾桌子,宋喜發現,棒棒糖塔上少了一個,因為孔露出來了.

家里就他們兩個人,也不會是鬼拿走的,想想,宋喜忍俊不禁.

二樓主臥,喬治笙洗完澡,靠在床邊看書,嘴里面叼著一顆棒棒糖,心情還不錯.

都快十一點了,常景樂打來電話,非要叫他出去,喬治笙說:"我要睡了."

常景樂誇張的口吻道:"現在才幾點你就要睡覺?"

喬治笙說:"修身養性."

常景樂說:"你最近可怪得很,元寶嘴嚴,也不說你怎麼回事兒,你說,你是不是背著我金屋藏嬌了?"

喬治笙眼底帶著嫌棄,"滾."

常景樂說:"你趕緊出來,我們都在這兒呢,你要是……"

耳邊盡是他絮絮叨叨的聲音,喬治笙被磨得心煩,正巧這時,房門被人敲響,門外傳來宋喜的聲音,"藥好了,我給你拿進來嗎?"

喬治笙本能的掛斷電話,手機扔在一旁,恢複到面無表情的模樣,"進來."

不多時,房門被人推開,宋喜端著托盤進來,把藥放在茶幾上,一言不發,很快往外走,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,只見她去門口,隨後又拎著購物袋,抱著棒棒糖塔進來了.

糖果放在茶幾上,宋喜看向床邊的喬治笙,"來吃藥吧,溫度剛剛好."

今天他在家,她沒用保溫杯裝藥,是一個白瓷碗,越發趁著湯藥苦黑苦黑的.

喬治笙看見湯藥就心焦,問:"放糖了嗎?"

宋喜應聲:"放了,我教你怎麼喝,你捏著鼻子,一口干."

喬治笙表情不爽,沉聲回道:"苦是味覺上的,捏鼻子有什麼用?"

宋喜美眸微挑,"你還別不信,中醫部很多孩子也不吃中藥,醫生全都告訴捏鼻子灌,只要聞不到,你也不會覺著味道沖,苦味兒都會少一些."

說完,她催促著,"不信你試試."

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天不怕地不怕,如今視死如歸的樣.

宋喜站在一旁,不敢生逼,還得哄著,從棒棒糖塔上拔下一顆來,一邊剝皮一邊道:"你干了吧,糖我給你准備著,實在不行,樓下還有果脯和蜜餞."

喬治笙拿起碗,喝之前忍不住出聲威脅:"宋喜,你最好祈禱這藥有效果."

說罷,不給自己留退路,他張開嘴,當真是往下灌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