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是賄賂,不是勾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此話一出,喬治笙原本在嫌棄藥的目光,幽幽的抬起,落在了宋喜臉上.

宋喜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,內心戲已經足夠演一集電視劇,落到現實中,她只能努力勾起唇角,用笑容掩飾尷尬,"有些人是天生怕苦,我也有怕的."

我怕你.

宋喜是真怕了喬治笙,尤其他不說話光盯人的時候.她好怕他突然出口傷人,雖說最近兩人的對話尺度,都還在她能接受的范圍之內,但她對他,始終沒有安全感.

喬治笙看到她眼底一閃而逝的忐忑,到底是沒有開口回擊,沉默數秒,出聲說:"會吃藥沒什麼好顯擺的,顯擺你是藥罐子嗎?"

宋喜心底松了口氣,這話還行,不算難聽.

為了轉移話題,她起身道:"你等一下."

她離開一會兒,再回來的時候,手里提了個超市的購物袋,等到再坐下的時候,從袋子里面一樣一樣的掏出:巧克力糖,奶糖,水果糖,牛軋糖,冰糖,口香糖……最後,一盒大到離譜,五顏六色的棒棒糖.

宋喜獻寶似的把跟藥罐子一邊大的棒棒糖盒擺在最中間,眉眼間盡是溫暖柔和的笑意,"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味道的,本來還猶豫要不要都買,正好不遠處過來一個小男孩兒,非嚷著他媽買糖吃,他媽騙他說糖賣光了,他就指著我這個棒棒糖塔耍賴,我當著他的面兒把整個糖塔都放進我購物籃里,你知道他當時的眼神有有多絕望嗎?哭都不會了,我差點兒沒笑出來."

宋喜是單純的因為這個糖塔很漂亮,買到很開心,所以笑容中都透露著小狐狸般的得意.

喬治笙隔著桌子看著她,一瞬間,他恍惚覺著五彩的棒棒糖在發光,不然她臉上的笑容怎會如此斑斕?

這是他第一次看她在自己面前笑得這般開心,關鍵不是裝的,他知道她很會演戲,在外面如有需要,她能笑得更開心,可都是假的.

這次是真的.

忍不住,喬治笙薄唇開啟,出聲說:"跟個孩子搶東西,你也好意思?"

宋喜眸子微挑,"怎麼不好意思?比起他,你更需要這個."

其實她話里帶著揶揄,可喬治笙卻不可抑制的心跳紊亂,指尖也觸電似的麻了一下.

別開視線,他不確定宋喜這算不算在勾引他.

宋喜沒注意他臉上的細微表情變化,正高興地炫耀其他戰利品--蜜餞跟果脯.

她看了超市里的蜜餞和果脯,不知道新不新鮮,想想還是特地打車去了夜城一家賣這種東西的老店,打車的錢都快比買東西的錢貴.

她沒有特意跟喬治笙說明,倒是喬治笙眼尖,一眼就認出果脯盒子上的標記,這家店距離她上班的位置,打車最少四十分鍾,跟翠城山又是相反方向,就為了這麼點兒東西,她也不嫌折騰.

宋喜道:"等藥熬好了,我給你加一點兒冰糖,你盡量一口氣喝了,然後吃塊兒蜜餞,實在不行再含塊兒糖,這里這麼多品種,基本市面上賣的我都買了."

別再說沒有你喜歡的,宋喜暗自補道.

喬治笙看著她面前小山般堆滿的各式糖果,心里最柔軟的地方,刹那間被人猛戳了一下,說不上是甜蜜還是酸澀.

從小到大,所有人都順著他,有人是愛,有人是畏,更多的人是出于討好跟攀附,他收到太多品種繁多的禮物,卻從來沒有人,把整個超市的糖果搬到他面前,還大言不慚的告訴他,這是跟小孩子那里搶來的.

他幾乎可以想象到那副畫面,小孩子眼巴巴的看著她滿筐的糖果,卻還要將最大最漂亮的棒棒糖塔據為己有,如果他是那個小朋友的話……他可能會叫人出門打劫她,不要錢,就要糖.

喉結微微上下滾動,喬治笙明明什麼都沒吃,可嘴里面卻奇異的泛著一絲甜甜的味道.

宋喜說了半天,喬治笙始終一言不發,她終是看向他,眼底帶著三分忐忑,三分希冀,還有三分狐疑,出聲問道:"沒有你喜歡的嗎?"

喬治笙特別努力才做到面色無異,過了幾秒,他薄唇開啟,淡淡道:"我又不是小孩子."

宋喜道:"誰說小孩子才能吃糖了?"

說話間,她隨手遞給他一顆外包裝五顏六色的糖果,"我回來的路上嘗了一個,這個很好吃."

喬治笙鬼使神差的伸出手,接了糖果.

宋喜也打開一顆放到嘴里,喬治笙微垂著視線,吃顆糖也像是在抽煙,臉上沒什麼喜悅感可言.

宋喜在線等他的反饋,急著問:"怎麼樣?"

喬治笙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,不能叫她看出他心里想什麼,所以他繃著臉,淡淡道:"一般."

宋喜聞言,馬上又遞給他一顆,"這個是巧克力和杏仁的,不是特別甜,很香."

喬治笙接了,放在桌邊,她緊接著又給他挑了一塊兒,"這個是軟糖,你小時候吃過那種橘子糖嗎?就是那個老味道."

喬治笙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"你是不是有事兒要求我?"

宋喜一愣,"沒有啊."

喬治笙打量她臉上的表情,與其說是不相信她,不如說他不願意相信自己心底的感動.

他不想輕易被感動,感動是需要付出成本和代價的,輕易的感動,很容易落得一廂情願的下場.

宋喜對上他那雙冰湖似的黑色瞳孔,如實說道:"欠了你太多人情,又住在你這兒,不能光嘴上說不給你添麻煩,能幫上你點兒什麼,那就最好了,你要非說我有什麼私心,那當然是有的……"

說到這里,宋喜似是有些心虛,其實她是不好意思,可想了想,兩人現在的關系,早晚有個人要邁出第一步.

所以略一遲疑,她淡笑著道:"想賄賂賄賂你,跟你做個朋友."

很久以後,喬治笙總是有意無意的會想到今晚,兩人面對面坐著,桌子上又是菜又是糖,擺得滿滿當當,像是過年.

宋喜笑著跟他講,如何刺激了小朋友,買了超市最後一盒棒棒糖塔給他.

然後,她說:想賄賂賄賂你,跟你做個朋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