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處處哄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很大氣的回道:"早知道你這個點兒回來,我就多買幾個菜."又不是買不起.

她都這麼說了,喬治笙也不好顯得'小氣’,兀自掏出手機,打了個電話,叫人送水木蓮的菜過來.

放下手機,他不冷不熱的說:"等著吧."

他意思很明顯,等菜回來一起吃,可宋喜餓得不行,開口道:"沒事兒,我先吃了."

喬治笙聞言,立即抬頭看了她一眼,如今宋喜就算不能把他的脾氣摸個十成十,但一半還是有的,見狀,她趕緊道:"我不是不想等,我餓了,中午那頓還是七八個小時前吃的."

喬治笙看了她幾秒,忽然起身道:"隨你."

說完,轉身就走.

宋喜也不是傻子,當然看出丫又不高興了,但好在這回她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,待他離開後,她吃了幾口東西墊墊肚子,讓胃里不再饑腸轆轆,然後放下筷子,坐在飯廳研究中醫書,順道還能看著熬藥.

差不多一小時的樣子,客廳傳來門鈴聲,宋喜在這邊住了這麼久,這里除了她跟喬治笙之外,也就元寶來過,而且大家都有鑰匙,基本聽不見什麼門鈴聲,宋喜站在玄關處,順著可視電話的屏幕看向門外,是個男人,手里面拎著兩個白色的大袋子,應該是來送餐的.

如果是陌生面孔,宋喜還不好直接開門,但好在這人她認識,是喬治笙的人,也是負責保護她的幾組人里的其中一個.

打開房門,宋喜面帶微笑,男人見是她,也很快頷首叫道:"宋小姐."

說著,遞上手中的袋子,宋喜接過,笑說:"謝謝,麻煩你."

"不客氣,您跟笙哥慢吃,我走了."

關上門,宋喜把袋子拿到飯廳,摸著溫度,還是稍微有些燙手的,從這里到水木蓮,不堵車來回也要四十幾分鍾,加上做菜的時候,她都懷疑水木蓮的廚子是不是在車上炒的菜.

果然人人對跟喬治笙沾邊兒的東西,都是極盡可能的小心對待,生怕一不小心被他挑了過錯.

飯菜很熱,但喬治笙卻遲遲不下樓,宋喜只好去樓上叫他,免得不叫才是罪過.

站在他房間門口,宋喜敲了幾下門,不多時,門內傳來某人熟悉又冷漠的聲音,"干嘛?"

宋喜肆無忌憚的翻了一眼,嘴上卻語氣很好的回道:"你定的飯菜來了."

門內一點兒反應都沒有,宋喜也不確定他是什麼意思,但想肯定答案也蠻容易,她眼球略微一轉,試探性的補了一句:"你不說一起吃飯嗎?我剛才特意留了肚子,你現在吃嗎?"

十秒鍾過去了,她這句話一如石沉大海,宋喜悻悻的撇了下嘴角,轉身下樓了.

約莫能有七八分鍾的樣子,她正跟樓下看書,身後隱約傳來腳步聲,果然一轉頭,喬治笙來了.

那一瞬間,宋喜心底劃過一股說不上的得意,像是印證了心中的想法,他還是要跟她一起吃飯的.

心情一好,宋喜臉上的笑模樣也跟著多了些,主動開口說:"借你的光,再吃一頓."

喬治笙也不看她,口吻嫌棄的說:"你那叫飯嗎?"

宋喜回道:"疙瘩湯那麼簡單的東西,你也當飯吃了,還不如我的炒面配菜呢."

喬治笙被噎了一下,滿腦子都是怎麼還擊,可三秒過去,他錯失了最佳還嘴機會,仍舊沒想到一個反擊的說辭.

果然,吃人的嘴軟.

他點了十個菜,擺了一桌子,水木蓮的菜自然要比超市的速食好吃太多,宋喜吃得開心,嘴上也就難免說道:"你喜歡吃糖嗎?"

喬治笙慣常的目中無人,也不抬頭,還不直說,不答反問:"干嘛?"

宋喜道:"我買了很多糖,晚上你吃完藥可以吃塊兒糖,我想了想你還是不能往藥里面摻糖,這樣藥效會不好,你遭罪,還見不到效果."

喬治笙說:"盡量減輕患者的痛苦,這是你們做醫生的責任之一,連個藥苦都找不到最好的解決辦法,還成天誇誇其談,不是拯救這個,就是解救那個."

宋喜現在也摸透了他的講話方式,就是不能好好說話,她也不跟他賭氣,只云淡風輕的口吻回道:"我研究的方向不是怎麼解決藥苦,目前我也只有一個目標,改善你的睡眠質量."

言外之意就是告訴他,藥苦別跟我說,不歸我管.

然而她低估了喬治笙的嘴,他不僅不會好好講話,很多時候,還很難聽.

比如此刻,他張口說道:"照你這麼說,游泳教練只要教游泳就好了,看到人沉底兒也不用救,畢竟這不在他的業務范圍,應該讓救生員來救."

如此明目張膽的抬杠,饒是宋喜也抬不過他.

怒極,宋喜看著他,莞爾一笑,"你真幽默."

喬治笙不語,垂目吃飯的動作很是好看,當然,這也源于他本身長得就好看,宋喜看到心生糾結,為何這麼好看的人,偏偏這麼討人厭?

不過轉念一想,她馬上釋然了,老天是很公平的,給予一個人如此得天獨厚的花花皮囊,給了他出生開始就注定睥睨一方的身份地位,如果再給他一個好性格……嘖,不行,想想她都覺著,這很犯規,如果真是這樣,他豈不人見人愛?

兩人面和心不合久了,喬治笙總覺著宋喜不講話的時候,一定會在心里偷偷的罵他,就比如現在.

宋喜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,不是電話,而是她定的鬧鍾.

關掉鬧鍾,她起身去了廚房,把右邊白藥罐下面的火關掉,然後戴著隔熱手套倒了一碗藥汁出來.

藥太燙,宋喜拿到飯廳桌上,等著涼一些再喝,喬治笙還以為是給他的,出聲問:"你不說要熬到將近一點嗎?"

宋喜道:"哦,你的藥還在熬,這個是我的."

喬治笙問:"你怎麼了?"

宋喜說:"這是調理身體的."

喬治笙看著褐色的藥汁,眼底閃過一抹複雜的神情,隨即嫌棄的說:"沒病也要找罪受."

宋喜見狀,忽然心血來潮,看著他道:"一會兒你看看我是怎麼吃藥的,大男人吃藥還不如女人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