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孩子不聽話,要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夜里沒睡好,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難免困倦,平時她都喝水,今兒也破天荒的沖了杯咖啡.

韓春萌見狀,意外的問:"你怎麼了?你不說喝咖啡對腦子不好,從來不喝的嘛?"

宋喜有苦難言,喬治笙最近連續幾天半夜三更的折騰人,她就算睡眠質量再高,也會有些影響.

抿抿唇,她輕歎道:"可能前陣子上夜班上的."

韓春萌說:"我就讓你不要調夜班,所有人都巴不得不上,就你還蹭蹭蹭的往前沖,你只要守好你的一線戰場,每天好幾台手術做著,誰敢挑你的理?就算挑,也不好意思明目張膽的挑,背地里的事兒,管他的呢,不上咱們面前嘚吧嘚就行."

宋喜坐在一旁,手里拿了本中醫的書在看,韓春萌道:"你累了就趕緊休息會兒."

宋喜沒抬頭,徑自回道:"沒事兒,看會兒書."

韓春萌湊過去一看,隨即道:"干嘛?你要轉去中醫部了?看這些干什麼?"

宋喜回道:"最近想調理調理身體,順帶著把大學的知識都撿起來,丟了可惜了."

韓春萌一撇嘴,羨慕嫉妒道:"學霸的世界,我們這些學渣完全不能理解,能進協和已經花光了我這輩子所有的知識儲備,我手頭這點東西還沒弄明白呢,你倒好,身在心外,心在中醫部,我都懷疑秦主任是不是想趁著咱們江主任不在,把你給撬走."

宋喜聞言,輕笑著道:"你別說,雪松老師還真有這樣的念頭."

韓春萌立即笑說:"叫她老人家趁早打消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吧,江主任會跟她拼命的."

說到這個,韓春萌突然問:"欸,你論文准備的怎麼樣了?"

宋喜眼睛盯著手里的書,淡淡道:"沒寫."

韓春萌眉頭一蹙,"你丫真行,本專業的論文都沒寫,還有心思研究別的,你是要調理身體還是去救命啊?"

宋喜心想,救命算不上,但幫喬治笙一把,可比勝造七級浮屠的含金量高,而且喬治笙十年的老毛病,于她而言是種挑戰,她最喜歡搞一些別人搞不了的,這種勝利後的榮譽感帶給她刺激和拼勁兒.

而且,她還等著他的那面錦旗呢.

嫌韓春萌叨叨的她耳根子疼,宋喜一抬頭,出聲道:"你考級的題都背完了嗎?"

韓春萌看著宋喜,三秒過後,"你過分!"

說完,扭著圓滾滾卻很靈活的龐大身體走開了.

宋喜在醫院的時間過得非常快,一場手術從進去到出來,最少就是一個半小時,加之她閑下來的時間又要往中醫部跑,所以轉眼就到了下班時間.

原本顧東旭要約宋喜一起回家吃飯,宋喜也給推了,出了醫院大門,她先去了趟附近的連鎖超市.

拿了個手提籃,宋喜先去買了幾袋冰糖,然後逛到兒童糖果區,看著滿架子各式各樣,花花綠綠的糖果,宋喜忍不住心情好的笑笑,每一樣都往籃子里面裝.

無意間看到話梅糖,宋喜不禁想到小時候,因為她媽離開的早,宋元青生怕她難過,所以家里總是備著各式各樣的零食跟糖果,他每次在家里看新聞的時候,她都會坐在他身邊,在他喝完茶之後,往他嘴里塞上一顆話梅糖.

剛開始他還不願意吃,後來養成習慣,家里沒有話梅糖了,他還會催著保姆買.

拿了兩袋話梅糖,宋喜正出神之際,突然聽得身後有人叫道:"小宋?"

宋喜轉身,看到不遠處推著購物車走來的一男一女.

"丹姐."宋喜慢半拍回神,隨即露出笑容.

黃麗丹笑說:"還真是你."

雙方走到一起,黃麗丹給宋喜介紹,"這是我老公."

宋喜頷首,微笑著打招呼,"姐夫."

男人也笑著回應,"這位就是你常說的,你們心外的大美女醫生吧?"

黃麗丹說:"是啊,沒想到在這兒碰上了."

說著,她瞥了眼宋喜手中的購物籃,有些意外的問:"怎麼買這麼多糖?"

宋喜靈機一動,出聲回道:"給朋友家孩子買的."

黃麗丹說:"孩子也別太慣著了,吃太多糖對牙齒不好."

宋喜說:"生病了,沒糖不吃藥."

黃麗丹說:"現在的孩子各個嬌生慣養,哪像我們小時候,敢不吃?大人一嚇唬,立馬什麼都吃了."

三人面對面站著聊了一會兒,還是黃麗丹老公提醒,別耽誤宋喜時間,黃麗丹對宋喜道:"你快去挑吧,我們也去買菜了,對,你可以買點兒蜜餞,吃完藥吃塊兒蜜餞,嘴里面立馬沒有苦味兒了."

她老公說:"或者自己在家煮點兒甜湯,都比吃糖好."

宋喜應聲,詢問了賣蜜餞的地點後,三人告別,分道揚鑣.

從超市出來,天還是亮的,等到打車回家,天已經黑了.

宋喜進門後直奔廚房,兩個藥罐,一黑一白,她先把藥熬上,左邊黑色的那罐是給喬治笙去腎火的,右邊那罐是秦雪松給她開的調劑身體的方子.

藥都煮上之後,宋喜也餓了,拿出在超市買好的炒面跟兩道菜,放進微波爐里面,定好時間.

現在才晚上八點多,宋喜去樓上洗個澡下來,沒想到玄關處多了個人,愣了一下,宋喜眼帶意外的問:"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?"

喬治笙換了鞋往里走,聞言,慣常淡漠又欠揍的口吻回道:"回家還挑時間?"

宋喜強忍著撇嘴的沖動,話不投機半句多,轉身進了廚房.

飯菜都已經熱好,她端到桌上,剛要坐下吃,身後突然傳來喬治笙的聲音,"我也沒吃飯."

宋喜扭頭看向他,不得已的問:"那你跟我一起吃嗎?"

喬治笙回以一記'你說呢?’的目光,宋喜只好又去給他拿了一雙筷子跟一個碗.

待她回來的時候,喬治笙已經落座了,看著桌上簡陋的一份炒面兩個小菜,他忍不住抬眼看向宋喜,"你怎麼越來越摳了?"

宋喜一愣,眼帶詫色.

喬治笙徑自道:"你沒拿到你爸給你留的錢時,也不見你過得這麼拮據."

宋喜眼底閃過不爽,壓著脾氣回道:"我自己吃已經很好了,正常人一份炒面就夠."

就她這標配,在醫院里不算豪華,也算商務.

喬治笙聞言,不陰不陽的問:"嫌我多余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