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賭注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喝喝喝!她到底有沒有眼力見兒?

喬治笙想發脾氣,但刹那間又有些顧忌後果,他不想再回到那種冷戰的階段,向來只有他給人臉色看,但宋喜是那種逼急了六親不認,連他也敢甩臉子的人.

想想她熬藥也不容易,苦又不是她的錯.

沉默數秒,喬治笙倒是破天荒的給自己勸通了,不過饒是如此,他也不會輕易向宋喜露出和顏悅色的表情.

繃著臉,他不答反問:"如果這藥沒效果,你怎麼說?"

宋喜目光坦誠自信的回道:"你只要聽我的話,我保證有效果."

喬治笙還是那句:"沒有呢?"

宋喜道:"沒效果,同樣的藥,你喝多少,我喝多少."

她倒是敢口出狂言,喬治笙一時間沒應聲.

宋喜看著他,卻突然開口道:"要是有效果呢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.

宋喜道:"沒效果我認罰,要是有效果,你怎麼說?"

喬治笙怎麼忘了,她就不是個軟柿子,敢在老宅那邊拿刀對著姜嘉伊,敢在佟昊面前動手打人,現如今,又敢跟他對著干的人.

目光相對,宋喜眼中帶著十足的信心,細看還有幾分挑釁;

喬治笙是一貫的冷,很少有人敢正眼打量他,更謬論是跟他對視.

但宋喜被他鍛煉出來了,這點兒小壓力她還是扛得住的.

片刻過後,只見喬治笙薄唇開啟,聲音不大不小,不咸不淡,隱約還有些戲謔的回道:"藥是你帶回來的,你應該慶幸有療效,治好了,我叫人去醫院給你送錦旗."

他本是調侃她,誰料宋喜當即美眸微挑,出聲回道:"一言為定,錦旗上敢不敢寫上你的名字?"

喬治笙直勾勾的瞧著宋喜,覺著她今晚有些猖狂.

"寫我的名字,你敢收嗎?"

宋喜道:"你要是敢送,我當然敢收."

喬治笙目光幽深,口吻意味深長的回道:"好,一言為定,以一個療程為期,時間你定."

宋喜說:"你是快十年的頑疾了,中藥重在調理,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見療效的西藥,這樣吧,我先抓三十副回來,每天一副,三十天一療程,期間我還會根據你的情況,隨時調整治療方案,你只需要保證一點,如實反饋你的真實感受."

喬治笙瞧她一副不信任的樣子,眼底閃過不屑,出聲回道:"沒有人比我自己更想睡著."

宋喜差不多的表情,甚至是差不多的口吻回道:"也許這個人就是我."

說完,她徑自補道:"喬先生,你要是想雇我當私人醫生,也請你白天的時候跟我談,現在已經凌晨一點半了,我要休息了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:"是你自己要站在這里說."

宋喜一哽,差點兒沒忍住沖他翻白眼兒.

原本她轉身欲走,但是突然想到什麼,又折回來,走到窗邊.

喬治笙看她抬手關上窗戶,然後又來到他面前的茶幾旁,扭開香薰爐的蓋子,用打火機點燃香薰.

一切都做好,宋喜看著他說:"睡前不要再抽煙了,如果實在想抽,也不要在房里抽,晚安,祝你睡得著."

說完,這回她是真的走了,還順道把房門給帶上.

喬治笙坐在沙發處,看著香薰爐冒著淡淡的煙,很快一股恬淡的香味兒飄進鼻間,就是昨天那股熟悉的味道.

宋喜背地里形容他是鋼鐵般的直男,這話不假,喬治笙點過的香,只有給關二爺上的香,他平日里不噴香水,就連洗護用品,也都盡量選用味道很淡的.

他不喜歡老爺們兒身上還一股特意弄上去的香,想想都膩得慌.

但這會兒,屋子里又是藥香又是熏香,他置身其中,好像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.

嘴里面還浸著不甜不苦的味道,喬治笙沒坐多久便起身進了浴室,刷牙的時間比往常多了一分鍾.

等到再出來的時候,他本能的彎腰去拿桌上的煙,煙已經叼在唇邊,就差點火,突然想起宋喜的話,喬治笙略有遲疑.

算了,他不抽,如果待會兒睡不著,明天有她好看!

放下煙,喬治笙躺在床上,關了燈,等睡.

夜深人靜,他閉上眼,不多時滿腦子溢出的都是那些少兒不宜的畫面,各個場所,各種姿勢,好像一個恍惚,她的囈語就響在他耳邊.

眉頭輕蹙,喬治笙睜開眼,他夜視力極好,不需緩沖便能清晰看到整個房間的擺設,他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清醒一些,但…睜眼看到沙發,他想到的是某人跪趴在沙發前,雙手緊緊扒著沙發縫隙的畫面……

不過是想想都起了反應,喬治笙很燥,幾乎想翻身而起,去樓上問問她,她到底給他點的什麼香,吃的什麼藥,是不是偷著對他下了什麼降頭?

但所有的憤怒與掙紮,最後也不過是化成了對身體原始本能的臣服.

就像宋喜說的,腎火太盛,就是某些東西存余過量導致的,只要發泄了就好,于喬治笙而言,唯一不同是,昨兒個他是夢里消耗,今兒,是清醒狀態下,自我消耗.

他身邊幾年沒有女人,不是他有毛病,而是單純的不喜歡,跟不喜歡的人做這種事兒,一來他提不起興致,二來也不想讓別人占了這個便宜,還不如自己解決.

常景樂給他起了個和尚的外號,喬治笙不以為意,他還覺著常景樂是女人公仆呢,哪里有需要,哪里就有他,也不怕累著.

如今一連兩日,同樣的畫面,喬治笙站在沒開燈的浴室里,呼吸沉重.

洗完澡出來,這次再躺在床上,不知是不是折騰的累了,他竟恍惚覺著有些困意,再睜眼,又是天亮,喬治笙沒做夢,但也確實是睡著了.

起身看了眼茶幾上的保溫杯和熏香爐,他忽然有一個邪惡的念頭湧上來--宋喜該不會往藥里面加了什麼東西,讓他每晚都必須要胡思亂想的消耗一番,累了,自然就會覺著困.

如果真是這樣,那只能說最毒黃蜂尾後針!

但這樣的想法馬上就消失殆盡,中藥她也喝了的,總不至于為了坑他,連自己也捎上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