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9章 請教,疑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秦雪松給宋喜兩只手都把了脈,說她是寒氣入體導致的發熱感冒,又說她氣血有些郁結,俗稱心事兒太重,幾病分開幾個方子,馬上叫人一並抓完配好,待會兒讓她帶走.

宋喜滿眼崇拜的說:"老師就是老師,我就算什麼都不說,您一搭手也是心知肚明."

秦雪松透過老花鏡看了眼宋喜,似笑非笑道:"說吧,一大早上跑我這兒來,不會是西藥吃膩了,想換點兒中藥吃這麼簡單吧?"

宋喜小學生上課一般坐得筆直,彎著眼睛回道:"既然您都看出來了,那我就直說了,我想跟您請教幾個問題."

"什麼問題?"

"都有什麼原因會導致一個人長期性的失眠?症狀差不多有十年,我昨天給他把過脈,脈象略沉,腎火和心火稍大,但總不至于達到失眠,更何況是長期失眠的地步,哦,對,他氣色還特別好,一點兒黑眼圈兒都沒有."

秦雪松問:"朋友嗎?"

"嗯."

"男的女的?"

"男朋友."宋喜一心沉浸在學術探討中,話一出口馬上察覺不對,急忙改道:"我是說男性朋友."

秦雪松面色如常的回道:"就是男朋友也沒什麼好急的,你都多大了,是時候談戀愛了."

宋喜癟嘴說:"以前上學的時候,您可不是這麼說的,那是生怕我談戀愛."

秦雪松道:"你那會兒才多大?我讓你談戀愛,豈不是早戀?"

宋喜剛要回嘴,結果話到嘴邊,她改口道:"您別給我帶跑偏了,咱們聊病情."

秦雪松道:"你光是這麼說,我也不好直接下判斷,按理說他失眠這麼多年,是很嚴重的情況了,怎麼自己不過來,還讓你跑一趟?"

宋喜眼底很快的閃過一絲為難,笑容也略有幾分尷尬,"您不知道,他臉皮兒薄."

秦雪松馬上眸子一挑,問:"怎麼?他嫌看中醫丟人嗎?"

宋喜急忙回道:"不是,他是嫌看病丟人."

秦雪松忍不住無語一笑,"他多大了?"

宋喜說:"二十六,快二十七了."

秦雪松說:"我還以為是六七歲."

說罷,她又補了一句:"看病還靠傳話,我看他還是覺著自己病得不重,你讓他自己過來一趟,我親自給他看看."

宋喜知道秦雪松的能耐,關鍵她真的說服不了喬治笙,這點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.

見她依舊眼露難色,秦雪松問道:"你這到底是什麼朋友?難不成還想叫我隔著簾子,給他懸絲把脈?"

宋喜忍俊不禁,邊笑邊說:"老師,我跟您說實話吧,是我跟他打了賭,我說我一定能把他的病治好,如果直接送到您這兒來…我不是要面子嘛."

沒轍,宋喜只好往自己身上潑髒水.

秦雪松聞言,嗔怪的看了眼宋喜,隨即道:"那你想讓我怎麼辦?"

宋喜滿臉堆笑……

差不多半小時後,宋喜接到韓春萌打來的電話,說是心外那邊記者已經撤走了,宋喜這頭也成功的取了經,離開中醫部回到心外.

看她手上拎著配好的中藥,韓春萌說:"你去秦主任那邊了?"

"嗯,最近總感冒,雪松老師給配了一些藥."

韓春萌神叨叨的說:"去都去了,你怎麼不讓她順道開幾幅美容養顏的方子?"

宋喜瞥了她一眼,"你怎麼不去要?"

韓春萌癟癟嘴,"秦主任就認你,她知道我是誰啊?"

宋喜聞言,下意識的笑說:"你是全醫院最可愛的大萌萌啊,哪個部哪個科不認識?"

韓春萌順勢一仰頭,撥了撥額角的碎發,"那倒也是."

下午,宋喜剛下手術台,有人通知她去樓上找院長.

宋喜換了身衣服乘電梯上樓,敲門進了院長辦公室,院長看見她,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,這回,熱情更甚.

"小宋來了,剛下手術吧?來,坐."

宋喜微笑著問:"院長,您找我有什麼事兒嗎?"

院長先是表揚她冒雨救人的舉動,說家屬已經聯系院方,馬上就送錦旗過來.

宋喜如今莫名聽不得錦旗二字,想到錦旗就想到喬治笙,想到喬治笙,她還忍不住的要笑.

看到她眼底的喜色,院長頻頻點頭,"我早說你年輕有為,這件事兒辦的很漂亮,不僅你自己,醫院也跟著面上有光."

"今天衛生局的陶局長親自給我打了個電話,點名表揚你的行為,為我們醫生行業贏得社會上更多的認同和尊重,陶局長還說,他前些天出差不在夜城,回來才聽說衛生局跟咱們之間有些小誤會,他親自澄清,之前的傳聞都是假的,心外的新項目已經審批通過,我們這邊隨時可以繼續開展,然後叫你也不要往心里去."

宋喜心底有些意外,這件事兒的結果確實是往好的方向走,但不至于衛生局局長親自慰問吧?

面上不動聲色,宋喜回道:"我沒關系的,其實那天也是我個人行為欠妥,差點兒給院里帶來麻煩,回去後我寫檢討遞上來."

聞言,院長馬上道:"不是你的錯,你寫什麼檢討?陶局長今天還給我批評了,說像你這麼優秀的青年醫生,受了委屈院方必須及時溝通,怎麼能讓熱血的醫生寒了心?幸好是有人及時跟陶局長溝通前後因果,不然這誤會不鬧大了嘛."

宋喜一聽,看來是有人去敲了衛生局局長的警鍾,然後才一級一級往下傳,看院長的態度,百分百是誤會她背地里找人了,可她沒找誰啊,難道是東旭…

想到一半,宋喜恍然大悟,不會是齊未吧?

見她沉默,院長又好一番的安慰,然後無一例外的把責任推到副院長頭上,怪副院長沒有傳達好他的本意,讓宋喜以後有任何困難,都直接上來找他.

宋喜心里懷著特別大的疑問,趕緊敷衍完從辦公室出來,等到下樓走至無人處,她想了想,還是決定給齊未打個電話.

電話打過去,宋喜琢磨著該怎麼跟他開口,若真是他找的人,那她欠的人情就更大了.

"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."

齊未關機了,宋喜微愣,沒辦法,只能暫時等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