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8章 撩完就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看著喬治笙,眼底帶著自信和不服輸的倔強,"你放心,我一定讓你送面錦旗去我們醫院."

說完,眼角溢出一絲輕微的挑釁,宋喜扭身就走.

喬治笙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在她的手快要抬起觸到門把手之際,他本能的站起身,大步朝她走去.

他房間鋪著地毯,羊皮的拖鞋底兒踩在上面,絲毫聲音都沒有,等到宋喜隱約覺著不對,再回頭之際,他人已經快貼到她後背上.

嚇了一跳,宋喜正要出聲,喬治笙忽然一把拉過她,直接將她按在牆上,用身體擠壓著她,他垂下視線睨著她明顯驚恐的臉,薄唇開啟,低聲說:"你走了,我的病怎麼辦?"

宋喜臉色通紅,微張著粉嫩唇瓣,嚇得說不出來話.

他抬起手,輕輕撫過她逐漸發紅的臉頰,喉結輕動,隨即慢慢低下頭,終是貼在了她的唇瓣上.

她的唇,如他意料之中的那般柔軟,還帶著熟悉的甜味,他撬開她的唇齒,動作越發激烈.

應該是意亂情迷了吧,不然他怎會斷片一般,完全沒有了中間的記憶,下一秒,他已然將她壓在床上.

她的身體軟若無骨,在他身下輕輕掙紮,他渾身繃得發疼,耳畔傳來她近乎囈語的呢喃,"我怕…"

他扯開她身上的真絲睡衣,確實是扯,因為等不急解開那一排的扣子,兩具身體毫無隔閡的貼在一起,他終于明白,原來軟玉溫香是這樣的滋味兒.

瘋狂的碾壓,無視她所有的求饒或是哽咽,他像是瘋了一般,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,他有病,她是他的主治醫生,她理所應當替他治病.

身體像是沉浸了一片溫暖的海域,周邊盡是暖洋洋的溫柔,一如她的手,很滑很軟,像是沒有骨頭.

喬治笙正全身放松之際,忽然間,他看見海水不動了,而他整個人定格漂浮在海水的夾層中間,那種窒息感陡然襲來,下一秒,一股巨大的引力牽扯他無限下墜……

猛地睜開眼,喬治笙眼底毫無睡意,從深度睡眠到驚醒,中間竟是毫無緩沖.

有那麼五到七秒的時間,喬治笙是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,因為滿腦子都是他將宋喜按在身下欺壓的畫面,她的手臂,她的腿,她的身體…一幕幕那麼鮮活,鮮活到他覺著現在才是夢.

半晌,喬治笙動了動莫名有些微酸的身體,這才後知後覺,他一整晚都是趴著睡的.

因為淺眠,他的睡相一直很穩定,側躺居多,也會平躺,卻唯獨不會趴著睡.

一夜荒唐,春秋大夢,喬治笙看到被子下自己的狼狽,先是不可理喻,隨即就是惱羞成怒.

該死的宋喜,她昨晚是故意撩他嗎?

起身去浴室洗澡,半冷的水順著柔順的黑色發絲汩汩流下,喬治笙閉著眼睛,忍不住去回憶昨晚夢里的細枝末節.

因為很難深度睡眠,他已經很久沒做過夢了,更別說是這種…

但這個夢分外真實,真實到她昨晚臨走前的那兩句話,他在夢里都一比一的還原,唯一不同的是,昨晚他當然沒有真的去拉住她.

如今細想起來,怪不得他會有斷片的錯覺,剛剛還在門口,一會兒又到了床上,再一眨眼,又在窗邊,浴室…一幀一幀,仿佛只有動作,沒有經過,他知道她是宋喜,但很多時候,他又看不清楚她的臉.

是夢啊,夢才會如此的不計後果,肆無忌憚.

……

宋喜早起便去了醫院,她沒看微博,不知道之前的語音采訪已經曝光,她現在算是醫院的紅人兒,剛到醫院門口,才一下車就被守在這里的醫院同事攔下,從別處帶走.

宋喜美眸微瞪,不由得問:"怎麼了?出什麼事兒了?"

同事說:"心外樓上有記者,丁主任讓我們下來接接你,等打發了記者,你再上去."

宋喜聞言,舒了口氣,"嚇死我了,我還以為有醫鬧."

同事笑說:"你是有名的'刀到病除’,患者家屬來,只能給你送錦旗,還有鬧你的?"

說到錦旗,宋喜腦海中浮現出喬治笙的模樣.

兩人從側門進了主樓,左右暫時上不去心外,宋喜轉念一想,去中醫部溜達溜達.

她是夜醫大畢業八年多的'老人兒’了,中醫部這邊好多專家教授都是夜醫大出來的,對她很親,加之一些新進來的迷弟迷妹,也都一口一個學姐,師姐的叫著.

今兒協和心外一把現身中醫部,真不亞于流量小花現身某某校園,走哪兒都是熱烈而期盼的目光.

"學姐怎麼有空來我們這里?"一個年輕男醫生笑著問.

宋喜微笑著回道:"找你們秦主任偷師學藝."

男醫生說:"學姐,給我們留口飯吃吧,你一心外的還跟我們本科學中醫的搶飯吃."

宋喜笑道:"歡迎你們來心外偷師學藝啊."

男醫生立即搖搖頭,"不不不,我見血害怕."

一走一過,宋喜雙手插兜,腳下帶風,看得一眾年輕男女醫生甚是羨慕,什麼時候才能像她一樣?

來到主任辦公室門前,宋喜掏出雙手,整理一下白大褂,挺了挺腰板,敲下房門.

"進."

見慣了宋喜高冷的樣子,卻鮮少有人看她俏皮可愛的一面,房門故意打開一條縫,半晌沒動靜,等到里面的人看來,宋喜才突然探出頭,笑著道:"秦主任!"

辦公桌後面坐著個戴眼鏡的女人,因為一頭類似鄧麗君發型的頭發,分外的烏黑亮麗,所以容易讓人模糊她的真實年齡.

原本面無表情,等看清來人,秦雪松唇角一勾,笑著說:"小丫頭,快進來."

宋喜進門之後,馬上改口,"雪松老師,我來看看您,呦,幾日不見,您越發年輕了啊,您再這樣下去,底下的學生都該不怕您了."

秦雪松摘下眼鏡,出聲道:"還幾日不見,上次見你還是在醫院大會上,個把月都過去了."

宋喜走到辦公桌前坐下,笑眯眯的回道:"最近心外一直忙,我又生了幾個小病,這不剛來上班就來看您了嘛."

秦雪松馬上詢問宋喜的身體情況,然後一抬手,宋喜立即奉出自己的手腕,讓秦雪松幫著把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