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6章 姐是老中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猶如當頭棒喝,一如回到剛入行的頭一兩年,因為她的暴脾氣,經常跟患者和患者家屬吵架,一年到頭總要惹那麼幾檔子事兒,有一次甚至在手術室跟患者爭起來,氣到患者差點兒病發,江宗恒忍無可忍,把她叫到無人的角落,起初問她知不知道錯,她還不承認.

後來江宗恒就是拿醫生的職業道德規范來懟她,說她如果還執意認為自己沒錯,那他教不了她,她也不適合當一名服務工作者,讓她趁早回家當她的市長千金去,在家沒有人惹她,她也不需要遷就任何人.

那時宋喜委屈到要死,起初是默默掉眼淚,抵死不服,等到江宗恒走了,她忍不住抽泣出聲,漸漸後怕,覺著老師是認真的,一個小時想不通,兩個小時想不通,三個小時…宋喜慢慢熄了火氣,也開始反觀自己的態度.

她的話是沒有錯的,只是不應該是穿著白大褂的時候說,更不能在工作場合說,她愛醫生這份職業,不然任何人都不可能讓她低下頭去遷就.

時間久了,她也在逐漸改變,只是很久沒再聽到似曾相識的勸誡.江宗恒是恨鐵不成鋼,喬治笙……

宋喜看向他,喬治笙以為她會一言不發的掉頭離開,誰料她眼底散了怒意,只是多了些許的狐疑,開口問道:"你怎麼知道我們的東西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道:"資本家在運作資本投資一個領域之前,總要對這個領域有最基本的了解,只是我沒想到,我一個外行都明白的道理,你工作這麼久,竟然還是不懂."

宋喜是聾子才聽不出他話里話外的嘲諷跟揶揄,稍稍別開視線,她爽快的回道:"剛才是我不好,我有些急躁,因為這里不是醫院,一時間忘了克制."

喬治笙甚至有些佩服宋喜的坦誠,為什麼她可以這般沒有包袱的說感謝和道歉?

有些人身上的光芒,當真是擋都擋不住.

他忽然就不想跟她計較了,話鋒一轉,出聲道:"說這麼多,你到底會不會治?"

提到跟她專業有關的,宋喜眼中立刻迸射出自信的光芒,看向喬治笙,她躍躍欲試,"我上學的時候,寢室里有兩個是中醫專業,我也跟著學了一些,要不要我幫你把把脈?"

她那副急切的模樣,讓喬治笙恍惚她是不是要向他推銷保健品.

看出他眼底的遲疑和警惕,宋喜大膽往前跨了一步,出聲道:"你別害怕,把脈又不疼."

喬治笙當然知道把脈不疼……

宋喜走到他面前,突然蹲下,然後抓起他的左手,翻過來放在床邊,喬治笙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兒,是從宋喜身上傳來的,模糊了沐浴露還是洗發露,沁人心脾.

她的指尖輕輕的搭在他的手腕上,喬治笙有片刻的屏氣凝神,不過很快就恢複如常.

宋喜眼睛看著別處,安靜了一會兒之後,又起身去到他右手邊蹲下,同樣的姿勢,給他右手也把了脈.

喬治笙低沉著聲音道:"你行不行?"

宋喜豎起食指在唇邊,"噓…"

喬治笙抿著好看的唇瓣,想起她那日在車上,為了逃避他的追問,她狗急跳牆,告訴他開車不要說話.

就這人品,醫德也好不到哪里去.

正想著,宋喜忽然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他,喬治笙猝不及防的心跳一慌,又不能裝作看不見,故而眉頭輕蹙,"你看什麼?"

宋喜道:"中醫講究,望,聞,問,切,我現在看看你的面色…你平時運動嗎?"

原本把她叫起來,就是想弄清楚門口的東西是什麼,怎麼一不小心變成藥房了?

喬治笙面色沒有多好看,但還是抿唇'嗯’了一聲.

宋喜問:"什麼運動?激烈的還是平和的?"

喬治笙說:"什麼運動是平和的?繡花兒嗎?"

宋喜說:"不要跟醫生開玩笑,問你什麼就說什麼,你會影響我對你病情的判斷."

喬治笙:"……打打拳,遛遛馬."

宋喜心里補了一句:沒有砍砍人嗎?

這樣的念頭一出,她雖然臉上沒笑,可眼底卻分明露出喜色,喬治笙看見了,卻不明所以,只是,心跳有些不穩.

宋喜說:"你的脈跳的有點兒快."

喬治笙繃著臉說:"成年人,身強體壯."言外之意,這不應該的嘛.

宋喜回道:"嬰兒的脈往往會跳的很快,成年人正常來講,應該是沉穩有力,你是想表達自己還很年輕嗎?"

喬治笙眼皮一垂,睨著她,眼帶警告,聲音低沉,"注意你醫生的職業素養."

宋喜馬上糊弄著點了幾下頭,繼續說:"現在是夏天,脈象較快也是原因之一……"

說著,她忽然又問:"你最近私生活怎麼樣?正常嗎?"

喬治笙:

這會兒宋喜沒在看他,正在認真給他把脈,說實話她又不是專業的老中醫,就是醫癡,當年上學的時候,別人顧著本科專業還學不過來,偏偏她一個心外的,還抽空去聽中醫的課程.

她已經好長時間沒給人仔細的把過脈了,更何況喬治笙還不是個'好人’,他長期失眠,這絕對是有病,她必須要把毛病源頭找出來,心里不無壓力.

半晌沒聽到回答,宋喜抬起頭往上看.

喬治笙正一眨不眨的瞧著她,眼底的神情……一言難盡.

宋喜見狀,張開唇瓣,趕緊明哲保身的回道:"你不要多想,我沒有打探你隱私的意思,就是沉脈…你現在的這種脈象,有很多種導致的原因,我必須要逐一排查清楚,這樣才能縮小范圍,最終確定根本病因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薄唇開啟,聲音也是聽不出喜怒的,"你說呢?"

他只說了三個字,宋喜眼帶無辜,"我怎麼知道?"

喬治笙聲音又沉了幾分,"我每天跟你同一屋簷下,你是哪只眼睛看見這里還有其他女人出入了?"

宋喜小聲嘀咕,"誰知道你外面……"

說一半,她趕緊咽下去,轉了轉眼球,垂著視線說:"你這脈象也有可能是腎火太盛導致的."

她是專業的醫生,給病人看病是本職工作,本沒什麼不好意思的,可就怨他大驚小怪,搞得她此時也有種莫名的羞恥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