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4章 他一好,所有人都不好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說:"誰打你臉了?"

常景樂氣鼓鼓的道:"你,就你!我都降下車窗喊你了,你丫還裝沒聽見,要不是卡一紅燈,我能讓你甩下?"

喬治笙腦補了一下畫面,常景樂跟宋喜後頭追得發燥,可能最近只隔大半個車身,以常景樂的脾氣,車追不上,他一定會降下車窗,探頭扯脖子喊,宋喜聽到他的動靜,只能把他甩得更遠……哎,想想都心酸.

暗自歎氣,喬治笙道:"我說了讓你別追."

常景樂還燥著,蹙眉急切的說:"你丫今天很奇怪啊,感覺跟見鬼了似的…"

頓了頓,他忽然道:"你車上是不是有別人?"

喬治笙肯定常景樂什麼都沒看到,心情放松,口風很緊的回道:"你說呢?"

常景樂說:"你車上不會坐了個女人吧?"

喬治笙淡淡道:"我覺著你不去當狗仔,真浪費了一顆八婆的心."

常景樂反應很快,"你別跟我轉移話題,你還沒說你車上到底是誰呢."

喬治笙不以為意中多了幾分濃濃的嘲諷,"誰讓你沒看見了,有本事追車啊."

常景樂一哽,隨後狗急跳牆,出聲道:"你別逼我去交通隊調監控!"

喬治笙更加不屑,"你去吧,我倒要看看誰敢給你查我的車."

常景樂,"……你行,你等著!"

喬治笙最瞧不起這種'你等著’的人,有種別等,直接掛斷電話,他不自覺的唇角一勾,也不曉得是在笑氣急敗壞的常景樂,還是在笑把常景樂氣成如此模樣的宋喜.

還沒完全回神,房門被人敲響,不多時,一名海威的高層疾步走進來,不敢直視喬治笙的臉,男人只匆匆一瞥,隨即不無忐忑的口吻說道:"喬總,我剛接到泰國那邊打來的電話,說是今早靠岸的鋼材 出了些小問題,現在泰方那邊拒簽."

喬治笙低頭翻看文件,聲音慣常淡漠的道:"問題就問題,沒什麼大小之分,能不能解決?"

高層趕緊應聲,"可以解決,我已經聯系國內工廠,加班加點兒保證四十八小時內再出一批貨,泰方那邊的貨我們接回來,也可以馬上找到其他下家,總利潤不會下滑,只是時間上緊急了些."

喬治笙依舊頭都沒抬一下,徑自道:"哪一環節出現問題,讓負責人出錢給工廠工人加班費."

"是,我知道."

偌大的辦公室,靜悄悄.

五秒過後,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面前眼觀鼻,鼻觀口,口觀心的男人問:"還有事兒?"

男人搖搖頭,"沒了."

說完,愣了片刻,男人馬上回神,"您忙,那我先出去了."

掉頭離開辦公室,房門合上,男高層抬起頭,深深地喘了一口氣,掌心都潮了.

臉上的表情有些迷茫,他邁步走向總裁一助辦公室,男助理看見他,笑著打招呼,"高主管,有什麼事兒嗎?"

男高層進門後,神秘兮兮的關上門,看著助理道:"喬總今天有什麼喜事兒嗎?"

他這麼一問,倒是把助理給問懵了,頓了頓,不答反問:"怎麼了?"

男高層道:"今天海外部的一筆單子出了差錯,我是提頭來見的,誰料喬總只是讓出錯環節的主管罰薪給工人補貼加班費,竟然都沒發飆!"

他表情中帶著至今都不敢相信的深切疑問,仿佛在忌憚喬治笙此刻沒發飆,會不會其他時候,突然秋後算賬.

聞言,男助理不淡定了,先是用力思考,緊接著翻開厚厚的記錄檔案,邊翻看邊道:"今天也麼什麼喜事兒啊……"

男高層伸手松了松領帶結子,一副自求多福的神情說:"你可記仔細了,別回頭忘了什麼,喬總…"伸手做個抹脖子的動作.

男助理脖子一涼,趕緊起身道:"我去問問二助跟三助."

喬治笙的心情,常年到輩子處在難以相處的階段,他要是難相處,這才是平安無事,他若是好相處……身邊的人全都坐不住,生怕這是暴風雨前的甯靜,砍頭前的好飯.

然而喬治笙本人並沒有覺的哪里有不同,用他自己的話說,其實他很好相處.

晚一點兒的時候,喬治笙離開公司去外應酬,對方是喬頂祥的好朋友,今年也近七十了,老爺子大熱天非要出來打高爾夫,雖說一路有車,下來還有人打傘,但畢竟溫度在這兒呢,喬治笙熱得心煩,沒好意思說,都這歲數了,少遭點兒罪不好嗎?

坐在高爾夫球車上往下一處移動,中途喬治笙放在褲袋中的手機震動了一下,掏出來看了眼,是一條短信,宋喜發來的.

喬治笙點開一看,上面簡單的一句話:持卡人的確是我,錢已經轉完了.

喬治笙看到這段話,心底的第一個反應是放松,緊接著是莫名的舒坦,前者是因為不再擔心她那個繼母和姐姐半路耍心眼兒,後者,因為她在向他報備.

"治笙啊."

前座的老者突然開口,喬治笙馬上抬頭看去,同時不著痕跡的收起手機.

"跟我出來打球,會不會覺著無聊?"

喬治笙戴著墨鏡,看不清楚眼底的神情,只見他唇角輕輕勾起,原本冷俊的面孔上立即冰山融化,陽春四月.

薄唇開啟,他出聲回道:"不會,我也有陣子沒出來打球了,我爸說您的高爾夫打得最好,讓我過來跟您學學."

老爺子笑的很開心,雙手疊搭在拐杖上,感慨的說道:"我還記得當年跟你爸爸一起打球的時候,他沒有耐性,總說球小洞也小,不知道我為什麼喜歡打這個,我說,有錢人不都喜歡附庸風雅嘛,這個打得越好,就越是有錢,你爸一聽,馬上說,那我要打好……哈哈哈哈,一轉眼,我們都老嘍."

"治笙,我跟你爸爸近五十年的交情,我不像別人那樣拐彎抹角,有些話,我就直說了,我覺的這次見你爸爸,他的狀態不如頭兩年,他今年七十八歲了,雖然你還小,但你爸爸就你這麼一個兒子,你准備什麼時候找個女朋友回家,給他看看啊?"

喬治笙聞言,忽然如鯁在喉,心里說不出的壓抑難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