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3章 合伙糊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看著喬治笙轉身離開的背影,撇了撇嘴,掉頭原路返回.

乘自動扶梯上樓途中,宋喜手機響起,拿出來一看,不是別人,正是喬治笙.

劃開接通,宋喜納悶兒,"喂?"

喬治笙說:"你一會兒拿完東西直接去趟銀行,持卡人不可能是你爸,不然銀行早把賬戶凍結了,估計是你的名字."

宋喜愣住,對啊,她怎麼把這茬給忘了.

幾秒過後,宋喜應聲:"好,我待會兒就去."

喬治笙那邊連聲招呼都不打,直接掛了.

宋喜嘴角一抽,丫還真怕浪費電話費,她連聲謝謝都來不及說.

半小時後,宋喜拎著購物袋走出商場,站在路邊攔車的時候,手機又響了,這一次是陌生號碼.

接通,宋喜'喂’了一聲.

對方是個女的,聽聲音年紀也不大,禮貌問道:"您好,請問是宋喜宋醫生嗎?"

宋喜道:"我是,您是?"

"我是新銳娛樂旗下記者,宋醫生,現在方便占用您一些時間嗎?我們想就您前天冒雨搶救病患的事跡做下語音采訪."

宋喜回道:"不好意思,我現在還在外面,一個小時之後可以嗎?"

對方應的很痛快,相約一小時後再打來.

掛斷電話,宋喜乘車回家,活了二十六年,一直都是高調做事兒低調做人,論采訪,還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,為此宋喜特地洗個澡,又噴了個香水,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等候.

女記者的電話如約而至,宋喜內心多少有些小緊張,不是怯場,是怕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不夠完美,放出去豈不是丟面兒?

采訪中途,宋喜手機'嗡’的一聲,她定睛一瞧,是進來一個電話,上面顯示著'S’字樣.

喬治笙打來的電話,宋喜是本能就要接的,但是轉念一想,這邊可是在線采訪啊,她總不好跟記者說等一下吧?

想著,她還是硬著頭皮裝沒看見,繼續采訪,不過到了後來,她明顯的話少,心里惦記著不接他電話,別不是有什麼急事兒,人家剛那麼敞亮的幫過她,她回頭就翻臉不認人,不地道.

這邊剛剛采訪完,宋喜立即給喬治笙打過去,前後差不多隔了十六七分鍾的樣子.

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通,宋喜主動道:"你剛剛給我打電話的時候,我這邊在采訪,不好接."

喬治笙問:"什麼采訪?"

宋喜回道:"就是那天早上下雨救了個心髒病患者,院里讓我配合一下,接受記者語音采訪."

喬治笙似笑非笑,似揶揄非揶揄的說:"還成名人了."

宋喜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:"沒有,我也不想,這不是趕鴨子上架被逼的嘛."

如果沒有衛生局那邊的壓力,她真的不會接受這個采訪.

"哦,對了,你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兒?"宋喜問.

喬治笙說:"你去銀行了嗎?卡是不是你的名字?"

宋喜眼神一慌,"我忘了……"

喬治笙:"……你是看不上卡里那點兒小錢嗎?"

聽著他充滿嘲諷的話,宋喜微微蹙眉,出聲回道:"我現在去一趟銀行."

喬治笙說:"你在家?"

"嗯."

他說:"車庫里的車,鑰匙就在車上."

宋喜聞言,心底一暖,本能的勾起唇角,"謝謝."

喬治笙不苟言笑的說:"別蹭到我的車."

宋喜說:"放心,我車技可以."

喬治笙不以為意的模樣,她沒看見,掛斷電話,明確的說,是被他掛斷電話,宋喜心情愉快的起身收拾,隨即下樓去車庫拿車.

宋喜在這邊住了好幾個月,平日里都不怎麼來車庫這邊,今天更是第一次進來,車庫按照別墅面積匹配,可以放五輛私家車,她見過喬治笙開添越和攬勝,都是低調的黑色,今兒再一看,他是真心喜歡黑色,一排各種牌子的豪車,清一色的黑.

宋喜選車的理由很簡單,挑一個最最低調的,最後她把一百多萬的保時捷卡宴開走了.

在去市區的路上,宋喜打後視鏡里看到車後有一輛橙紅色的蘭博基尼,要怪就怪這顏色太刺眼,宋喜想不注意都難,再仔細一瞧,嚯,這不常景樂的車牌號嘛.

偌大的夜城,怎麼走哪兒都能撞見他?宋喜幾乎立刻豎起全身防備,第一個反應就是千萬不能讓他看到開車的人是誰.

正想著,身後傳來嘀嘀的喇叭聲,很顯然,常景樂也認出喬治笙的車牌號,正在向他發來友好慰問.

眼看著前方紅燈轉綠,宋喜一腳油門踩下去,車子快速駛出,眨眼間落同一水平線的其他車十米不止.

常景樂見狀,馬上跟上去,與此同時,拿出手機打給喬治笙.

喬治笙接通,心情不錯,所以破天荒的說:"干嘛?"

常景樂道:"我還想問你干嘛,你沒看見我在你後面,開那麼快你偷情去?"

喬治笙神色一變,不過兩秒鍾,他立即猜出前因後果,避重就輕的說:"你不在單位上班,在外面晃悠什麼?"

常景樂道:"嗐,我那班就是養老的,在那兒待一天,我感覺自己要老十歲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答,他繼續說:"你丫能不能降下車速再跟我說話?開車打電話很不安全的."

喬治笙翻了一眼,暗道他坐在辦公室打電話,安全的不能再安全.

"你不用追,追不上的."喬治笙不冷不熱的說了句.

常景樂'啊?’了一聲:"你挑釁我?"

喬治笙無語,作為兄弟,他能說的就到這兒了.

掛斷電話,這事喬治笙對常景樂安全的最後尊重,剩下的,就靠他自己了.

常景樂覺著今天的喬治笙很奇怪,說不上是心情好還是怎麼著,莫名的討厭中還帶著點兒小溫柔.

踩下油門,他打算追上去一探究竟.

宋喜從後視鏡中看到窮追不舍的橙紅色跑車,唯有歎氣,輕輕搖了搖頭,她一個左拐,把車子往岔路方向開去.

十五分鍾後,喬治笙接到宋喜打來的電話,她說:"剛剛路上碰到常景樂,但他沒看見我,他一直在我身後,我剛把他甩開."

喬治笙正欲開口,常景樂的電話打進來,他說:"知道了,我接個電話."

宋喜掛斷,喬治笙切了常景樂的電話,剛一接通,常景樂就氣急敗壞的說:"喬治笙你什麼意思?!"

喬治笙一聽,這麼氣急敗壞,不由得問:"怎麼了?"

常景樂說:"沒你這麼欺負人的啊,光天化日的,打誰臉呢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