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2章 心情一如過山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毫不避諱的回視著董儷珺,對方眼底毒怨,宋喜就故意露出惡有惡報的神情,抽回卡,她內心坦蕩,無需愧對.

喬治笙對宋喜道:"出門右走有ATM機,去看看."

宋喜暗道丫太雞賊了吧?竟然當眾讓她去查錢,這種完全不把別人放在眼里的架勢……她喜歡.

問了密碼,宋喜扭身走了,董儷珺應該是心疼極了,握著宋媛的手,垂下視線,當即掉了眼淚,宋媛何嘗甘心,可面對喬治笙,就連祁丞也要避讓三分,更何況是她們?

祁丞面對喬治笙,不冷不熱的說道:"七少對宋小姐的心意,今天我總算是大開眼界."

喬治笙同樣的口吻,又多加了三分嘲諷,開口回道:"你今天才知道?我向來幫親不幫理."

言外之意就是告訴他們,哪怕宋喜不占理,他喬治笙也可以顛倒黑白,指鹿為馬.

祁丞但笑不語,眼底有不爽,但卻又無可奈何,沒錯,這就是喬治笙,只要他願意,他可以在他掌控的世界里為所欲為.

宋喜出門走了十來步,站在一台ATM機前,卡插進去,輸密碼,很快,屏幕上顯現出一長串的數字,宋喜乍一看竟是沒能看出位數,心中默默地一數,個,十,百,千,萬……三千萬還有個一千多塊的零頭.

宋喜生怕自己數錯了,又重新默數了一遍,沒錯,的確是三千萬.

宋元青的工資自然沒有這麼多,但這些年他也有私下投資一些實業,這些雖然不被公開允許,但比起那些直接貪汙受賄的,宋元青也算是拿的清白錢.

抽回卡,宋喜掉頭往回走,她不知道這段時間,董儷珺跟宋媛拿著這張卡揮霍了多少,總之,這是宋元青半生的積蓄,能拿回來,已是大快人心.

回到店里,宋喜對上喬治笙看來的目光,她略一點頭.

祁丞見狀,看著喬治笙說:"現在卡也還了,七少可以讓她們走了吧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一言未發,當真是一個字都懶得跟他們講.

祁丞憋著氣,率先抬腳往外走,宋媛很怕喬治笙,一秒鍾都不願跟他同處一室,馬上拽著微微發顫的董儷珺快步向外.

終于不用再看見不想看的人,眼不見為淨,宋喜暗自舒了口氣.

喬治笙偏過頭,視線落在遠處的店員身上,店員見狀,咻的垂下頭,一副我什麼都沒看見,什麼都沒聽見的樣子.

喬治笙走過去,對著店長打扮的人說:"今天的監控調出來,全部刪掉."

店長原本想說,這不符合規矩,可是話到嘴邊卻變成,"好,我現在調."

當著喬治笙的面,店長把從宋喜出現,一直到剛剛的畫面全都刪了,喬治笙這才領著宋喜出了店門.

宋喜琢磨著怎麼開口,從哪兒開始感謝,貿然把他叫來,他會不會又不高興?

秉持著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遵旨,宋喜側頭擠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,主動道:"你怎麼想到讓店員刪監控錄像?我都沒想到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目不斜視,不辨喜怒的說:"阮博衍的店."

宋喜美眸微挑,阮博衍的店?

怪不得呢,原本她以為喬治笙怕視頻流出,讓外人看見不好,如今一看,他是怕阮博衍看見.

眼神轉了幾轉,宋喜慢半拍回應:"哦,那更不好意思了,耽誤他這麼久的生意."

說到這里,宋喜又想起一茬,抬眼看著喬治笙說:"你卡號多少,我把錢轉給你."

這話問的喬治笙心底一愣,暗道什麼錢,緊接著想起那個茶壺……

眼底閃過慍色,他忍不住口吻嘲諷的說:"果然是有錢了,說話都財大氣粗的."

宋喜不知道自己哪里說錯了,欠債還錢,他不高興什麼?

被噎的一時間無法應對,宋喜只好默默地別開視線,心底不舒服是有的,但也沒生氣,畢竟習慣了嘛.

喬治笙卻有些後悔,說好了男人大氣點兒的嘛,也怪她,沒事兒閑撩扯.

兩人繼續往下走,過了會兒,喬治笙主動開口道:"持卡人是你爸的名字嗎?"

宋喜頓了頓,隨即應聲:"應該是吧,密碼都是我爸的老密碼."

喬治笙說:"趕緊把錢轉出來,保不齊那倆人回頭又出什麼幺蛾子."

宋喜道:"網上一天最多轉五萬,銀行櫃台如果大額轉款,也需要本人持身份證原件,我怕不那麼容易."

如果容易的話,董儷珺母女早就換卡了.

喬治笙聞言,似是開玩笑,隨口說了句:"看來你爸還沒少給你攢."

宋喜面色無異的回道:"卡里還有三千萬出頭,我爸以前也會以其他人的名義投資一些實業."

喬治笙心底著實意外,忍了忍,還是沒忍住,出聲問:"干嘛跟我說?不怕我抓你爸的把柄?"

宋喜一臉平靜的回道:"沒想過,你要想抓我爸的把柄,有千萬種辦法,我只記得你今天替我出頭,解了我的心頭大患,我會一直記著你今天的情,以後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,一句話,我一定幫你."

她相信他,相信他不會趁人之危,這點連喬治笙都沒想到,畢竟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可她這麼說,他心情還是特別好的.

喜悅不顯于形,喬治笙沒事兒人的樣子,不冷不熱的道:"算你分得清里外拐."

宋喜剛想說,她一直分得清,可話到嘴邊,她仔細琢磨了一下…里外拐,喬治笙的意思,是他跟她是里嘍?

喬治笙也是後知後覺,立即覺著不妥,岔開話題道:"我回公司,你要去哪兒自己走."

宋喜張開嘴,動了一下才道:"哦,那你路上小心,我回家."

喬治笙總覺著尷尬,不以懟結束的對話不完美,所以他愣是擠了一句,"一大早上出來也不知干嘛的,什麼都不買,還惹一肚子氣生."

宋喜偷著撇撇嘴,往前走了三步,忽然原地站定.

喬治笙慢一點兒停下,側頭看向她.

宋喜一臉後知後覺的表情說:"我想起來了,我買了東西,放在明月齋了."

喬治笙看著她,眼神是明顯的嫌棄,果然,幾秒過後,他沉聲道:"自己拿去,我走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