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1章 新賬舊賬一起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祁丞看著喬治笙,想要從他臉上看出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,是單純的為了宋喜?還是為了給自己下馬威?亦或是有其他的什麼想法?

喬治笙目光幽深,氣勢凌人,神情中多少還帶著幾分不耐,似是好脾氣已經到了頭,分分鍾要動真格的架勢.

片刻過後,終是祁丞別開視線,側頭看向垂著頭的宋媛,出聲問:"到底拿沒拿別人的卡?"

說完,似是怕宋媛否認,到時大家誰都下不來台,祁丞又補了一句:"我沒短過你錢花,別為了置氣,讓人以為你們見利忘義."

這話暗地里是提醒,提醒宋媛別再硬抗,其實祁丞大抵猜的到,宋喜這種從小長在蜜罐里的官二代,等閑不會為了缺錢而去敲詐繼母,除非是真有其事,而且他早就知道宋媛的精,只不過礙著面子,大家都不說破罷了.

宋媛確實聰明,也聽出祁丞話語中的暗示,可是,那麼一大筆錢,董儷珺當做命根子一樣,總說這是她以後出嫁的嫁妝錢,就這麼平白無故的被宋喜拿走,別說她不服,董儷珺也不肯的.

可是,不把卡交出來,看樣子宋喜跟喬治笙都不會輕易作罷,到時祁丞能不能保她們娘兒倆……

短暫的幾秒權衡,宋媛紅著眼眶,故作委屈的回道:"爸爸是放在我媽這里一張卡,說是等小喜跟我結婚的時候,給我們當嫁妝用的,既然小喜信不過我媽,也沒把我們當一家人…"

哽咽,宋媛拉了拉董儷珺的胳膊,暗中使勁兒,"媽,你現在就把卡里一半的錢轉給小喜,別讓她以為我們貪了她的錢."

董儷珺在認識宋元青之前,所托非人,老公吃喝嫖賭抽,坑蒙拐騙偷,就差把老婆孩子一塊兒賣了換錢,她是窮怕了,關鍵身邊人都在說,她長的這麼漂亮,本應該嫁的很好,就算當不成鳳凰,當個孔雀也行,可誰料最後活得不如山野間的草雞.

直到搭上了宋元青,她百般偽裝,千般掩飾,終于將自己成功'改造’成賢妻良母,也如願以償的當上了市長太太,所以為了眼下的這份錦衣玉食,哪怕面對宋喜偶爾的不爽跟針對,她也全能忍下.

可誰料想,宋元青這麼高的官職也會有落馬的一天,一瞬間,她什麼榮耀都沒有了,只剩下錢,宋喜從未把她當做親人,她也只有宋媛這麼一個親生女兒,錢不留著給宋媛,難道還要還給宋喜?

聽到宋媛說要還回去一半,董儷珺本能的蹙眉,眼露排斥,宋媛用力捏著她的胳膊,聲音不大的說:"媽,我們不吵了,讓外人看笑話."

董儷珺看到宋媛眼底的神情,糾結再三,終是垂下視線,開口回道:"好,既然媛媛都這麼說了,你把卡號給我吧,我轉一半給你."

宋喜看著她們娘兒倆事到如今還在想方設法的摳錢,心底一如被人重擊一掌,滿口的血腥氣息,她真替宋元青不值!

"我爸說這張卡是我的,不是說一半是我的,你們聽不懂話?"宋喜徹底冷下臉,因為氣急,傷急,聲音中難免帶著幾分發抖和輕顫.

宋媛看向宋喜,同樣是被逼到絕路的模樣,眼帶恨意的回道:"宋喜,你爸也是我爸!你從沒把我跟我媽當成是一家人,現在爸爸出事兒,你還合著外人倒打一耙,你究竟安的什麼心?我告訴你,你要是把我逼急了,今天我一毛錢都不給你,有本事你去告我,只要你不嫌丟人,我奉陪到底!"

今天宋喜總算是見到了人心的丑惡與黑暗,以後說黑色,形容那種很黑很黑的顏色,就直說宋媛的心,那她一下就能感覺到.

成年在醫院工作,她一直以為自己是見慣世面的人,可今兒這一遭,直接刷新了宋喜對人性的理解下限,原來,只有想不到,沒有做不到.

可能是太過出乎意料,以至于宋喜臉上無波也無瀾,就連內心都是詭異的平靜.

正跟原地木呆呆的站著,忽然頭頂一麻,慢半拍,宋喜余光瞥見喬治笙不知何時站在她身旁,他左手搭在她頭頂上,揉了揉,聲音溫柔的安撫道:"嚇壞了吧?真就有人舍命不舍財."

說罷,他轉而看向狗急跳牆的宋媛,面色冷淡,口吻冰冷的說道:"你看清楚,宋喜是我的人,于她而言,你們才是外人,今天當著我的面兒,你們都敢這麼欺負她,我忽然很想跟你們新賬舊賬,一起算算."

喬治笙真正狠起來的樣子,宋媛沒見過,董儷珺沒見過,就連宋喜也沒見過,但祁丞卻知道,這一瞬間,他清楚從喬治笙的眼底看到了那種不見血不撒手的瘋狂,心底一驚,祁丞馬上道:"七少,不必跟女人一般見識,宋小姐的卡里有多少錢,我來轉."

喬治笙冷眼瞥了下祁丞,是真的動了怒,所以絲毫不給面子的回道:"你覺著我缺錢嗎?"

祁丞喉結微動,一時間難以接話.

宋媛跟喬治笙隔著一米遠,但卻被他身上散發的煞氣給嚇著了,沒見過閻王爺,但總聽說過,正遲疑著要不要趕緊把卡還了,畢竟錢再重要,沒命花也是白搭,想著,喬治笙忽然冷眼朝她看來,宋媛立即呼吸都不敢,嚇得渾身緊繃.

"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把卡還給她."

喬治笙並沒有說不還之後的下場,但這一刻,宋媛清楚感覺到後脖頸一涼,像是有人架了把刀在上面.

太害怕,宋媛眉頭輕蹙,一大滴眼淚從眼眶中滾落,她急著去晃董儷珺的手臂,心底在說,快把卡給他.

董儷珺哪里想給,這可是她十幾年來唯一攢下的東西,如今人沒了,錢再沒了,她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?

祁丞見狀,是真心厭惡,忍不住出聲催促,"阿姨,是別人的卡就還給別人,我們又不缺錢."

他祁丞的女朋友和女朋友的媽,被人當眾堵著要錢,祁丞臉上也無光,他都後悔過來趟這攤渾水.

宋媛再次晃了晃董儷珺的手臂,找回聲音,壓低嗓音道:"媽,給她!"

宋媛如此說,祁丞也如此說,董儷珺慘白著一張臉,終于從包里掏出一張卡,遞給宋喜的時候,目光中盡是毒怨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