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0章 欺負你全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原本宋喜還沒想過分,可既然過分的人都在振臂高呼別人過分,她要是不過分一下,真對不起這個過分的'屎盆子’.

邁步上前,宋喜直奔宋媛跟董儷珺而去,宋媛將董儷珺擋在身後,滿眼的警惕跟防備.

宋喜來到兩人面前不足一米遠的距離,站定,伸出手,"把我爸的卡還給我."

宋媛怒目相視,董儷珺則炸了毛,當場翻臉,揚聲回道:"沒卡!我從來沒聽過你爸給你留了什麼卡,你不要隨便找個借口就想搜刮我們孤兒寡母,你們這不欺負人嘛!"

說完,馬上奉獻一段孟姜女哭長城般,教科書級別的冤屈大哭.

宋喜眉頭一蹙,眼底盡是厭惡跟丟人現眼.

董儷珺這麼一哭,不僅店員全都看來,就連店外一走一過的人,也都是駐足觀望.

正趕上店員過來還卡,喬治笙冷著臉道:"把門關上."

店員迫于喬治笙身上散發的強大氣場,他說什麼,她本能的點頭應下,正跑去外面關門,祁丞也隨之趕到.

"不好意思先生,我們暫時…"

"找人."祁丞閃身進來.

一眼瞥見喬治笙也在,祁丞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詫色,隨之轉化成戲謔.

邁步朝宋媛方向走去,祁丞出聲問道:"什麼事兒,怎麼鬧成這樣?"

看到祁丞來了,宋媛當場眼眶一紅,委屈之意昭然若揭,卻偏偏不言語,活像是喬治笙聯合宋喜把她們娘兒倆怎麼樣了.

祁丞順勢看向對面的喬治笙,"七少也來了,多大的事兒,能勞你大駕?"

喬治笙陰沉著面孔,毫不遮掩心底的不爽,出聲回道:"喜兒叫我過來一趟,我也以為多大的事兒,結果是老的老的還為老不尊,小的小的忘恩負義,一對兒白眼兒狼,幸好我來了,不然誰知道喜兒要受多大的委屈?"

這話說的,不僅當眾給董儷珺和宋媛難堪,就是連祁丞的臉,也一塊兒打了.

果然,對面三人臉色皆是難看,祁丞也沒了笑意,眼底多了幾分不滿,緩緩開口,聲音低沉的說:"我能理解七少護女朋友心切,但這話,未免太難聽了吧?"

說完,他又意味深長的補了一句:"宋媛是我女朋友,宋太太是我女朋友的媽媽,小輩兒吵架,還是不要牽連長輩的好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回道:"該姓什麼就姓什麼,百家姓里面這麼多,你們偏偏看上一個宋,這是什麼毛病?"

此話一出,頂的祁丞面色更加難看,一時間不知怎麼回應.

宋喜簡直要在心里給喬治笙拍手叫絕,知道他說話難聽,只不過是對她,第一次聽見他懟她的仇人,不要太爽快.

宋媛瞧出喬治笙非但沒給祁丞面子,反而連祁丞也給撅了,眼球稍微一晃,她趕緊出聲說:"喬先生,這是我們家的私事兒,我們私下解決就好,不需要你跟祁丞傷了和氣."

喬治笙冷眼一撇,視線落在宋媛臉上,盡是嘲諷的口吻回道:"誰跟你是一家人?"

宋媛當場臉色一白,如鯁在喉.

祁丞徹底冷下臉,開口說:"七少沒必要為難我女朋友吧?"

喬治笙嗆茬回道:"誰為難我女朋友,我就為難誰全家."

全家,管他男朋友還是媽,一個都不放過.

宋喜發誓,她以後再也不偷著罵喬治笙了,就沖今天他這麼給力的份兒上,她就算吃點兒虧,讓著他好了.

喬治笙步步緊逼,誰的面子都不給,祁丞思忖片刻,唇瓣開啟,他看著喬治笙,試探性的說:"那七少是什麼意思?怎麼個為難法?"

喬治笙淡淡道:"看喜兒,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."

聞言,祁丞將目光落在宋喜臉上,喬治笙不好說話,她總不至于趕盡殺絕吧?

想著,祁丞開口說:"宋小姐,有什麼要求你盡管提,只要我能辦到的,我絕對不跟你討價還價,你且當給我一個面子,畢竟是在外面,沒必要讓外人看了笑話."

宋喜是個識大局的,今天喬治笙肯趕來救場,她已經很感激了,怎麼好因為私事兒真的叫他跟祁丞撕破臉,做做樣子也就罷了.

唇瓣開啟,她面色平靜的回道:"祁先生說得對,如非必要,我們都不願意丟人現眼,有些人推我打破的茶壺,我們已經賠了,之前的事兒我也不想追究,現在我只想要回我自己的東西."

說著,她目光落在董儷珺身上.

董儷珺躲在最後面,早就沒了哭聲,此時話鋒一轉,宋喜還是把矛頭指向她,她明顯的神色慌張,伸手去拉宋媛.

祁丞見狀,聲音不大的問道:"你們拿了什麼?"

這話是對宋媛說的.

宋媛臉色也很難看,一時間答也不是,不答也不是.

數秒過後,宋喜眼帶嘲諷,嗤聲說道:"祁先生,你女朋友跟她媽拿了我的一張銀行卡,遲遲不肯還給我."

話音落下,還不待祁丞開口,宋媛立即瞪眼否認,"我們沒有!"

說罷,她又可憐巴巴的望著祁丞道:"是她故意敲詐我們,我媽從來沒拿過什麼銀行卡."

宋喜眉頭輕蹙,已經不能單單用厭惡來形容這對母女的惡心.

關鍵祁丞還真就相信,只見他側頭看向宋喜,淡淡道:"宋小姐有什麼憑證嗎?"

宋喜啞然,可能她輸就輸在要臉,如果是別人從她要回屬于自己的東西,那她一定二話不說就還了,可這年頭往往是不要臉的人才活得更加肆意暢快,因為沒有心,所以壓根兒不存在什麼愧疚負罪.

正當她氣到大腦一片空白之際,身後傳來喬治笙慣常冷漠的聲音,"她說有就有,要想不給,你們拿出沒有卡的憑證."

董儷珺跟宋媛從頭至尾不敢就卡的問題吱聲,祁丞看向喬治笙,過了幾秒,似笑非笑的說道:"七少可真會難為人."

喬治笙道:"因為給你面子,我才跟這兒廢話這麼久,今天要麼把卡拿出來,要麼誰都別想從這兒走出去."

宋喜心底一顫,第一次聽人威脅人還威脅的這麼理所應當,叫他過來,本意是想不被欺負,可如今一看,喬治笙在,豈止是不會被欺負,他還要反過來欺負別人呢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