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9章 撐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有那麼一瞬間的沖動,宋喜想拿起地上的茶壺碎片,劃爛宋媛的嘴.

這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如此惡毒,十幾年的庇護跟養育之人,換來的不僅是大難臨頭各自飛,而是牆倒眾人推.

宋家倒了,誰來推一把,宋喜都能忍,卻唯獨董儷珺跟宋媛不可以!

氣到極處,宋喜站在原地,一聲不吭,只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媛看,她漂亮的瞳孔中浸染著太多情感,而最赤裸裸的,就是仇恨和殺之後快.

宋喜是什麼樣的脾氣,董儷珺跟宋媛心知肚明,哪怕是沒有了宋元青的庇護,她們依舊忌憚,這就是她們娘兒倆骨子里的卑微感,哪怕是小人得志,依舊擺脫不了小人的本質.

董儷珺被宋喜一言不發的模樣嚇著了,回神之後,一手緊拽著包,另一手去拉宋媛,蹙眉道:"怎麼說話呢?他也是你爸!"

宋媛緊抿著唇瓣,用盡全力想要不服輸的回視宋喜,她心中想到,宋元青不是她爸,一直都不是.

兩人對視不下十秒,最後是宋喜冷眼勾起唇角,開口說道:"是你們逼我的."

她這句說的很輕,卻足以讓董儷珺跟宋媛心底一顫,頭皮發麻.

她們不曉得宋喜要干嘛,只見面無表情的掏出手機,撥了個電話出去.

電話響了四五聲之後被接通,宋喜目不轉睛的看著宋媛,嘴上說著:"治笙,我在銀茂樓上的明月齋,你來一下吧."

宋媛跟祁丞打電話,都是詢問的口吻,還生怕他不來,所以把宋喜搬出來.

反觀宋喜給喬治笙打電話,言簡意賅多了,吩咐就好.

電話另一頭的喬治笙正在車上,看到宋喜打來電話,心底還納悶兒,接通之後,她叫了句'治笙’,他腦子翁的一下,還以為她神經了,不過很快,他馬上便反應過來,她那頭一定是出了什麼事兒.

"十分鍾,我在附近."

"好,我等你."

掛斷電話,喬治笙沉著臉對開車的元寶說:"去銀茂."

元寶從後視鏡往後瞄了一眼,"怎麼了?"

喬治笙沒解釋,只說:"有事兒."

元寶道:"那何昌林那邊?"

喬治笙道:"你就說我家里有急事兒,回頭親自打給他."

元寶聞言,心底有了計較,不曉得突然出了什麼急事兒,關鍵什麼急事兒要去商場里面解決?

"要我陪你去嗎?"元寶問.

喬治笙說:"不用."

他說不用,元寶便不再說其他,車子在前方臨時更改路線,往銀茂方向開去.

宋喜打給了喬治笙,宋媛馬上眼帶懼色,像是怕極了他,董儷珺也從宋媛口中聽說,宋喜現如今跟喬治笙在一起,喬治笙是什麼人?沒見過也聽說過.

董儷珺是很害怕,但她女兒的男朋友也不是普通人,以前就要處處看宋喜臉色,憑什麼現在還要矮人一頭?

拉住宋媛的手,董儷珺用力握了握,似是在說:不要害怕.

宋媛如今是趕鴨子上了架,本想說找祁丞過來,挫一挫宋喜的銳氣,誰料宋喜竟然直接打給了喬治笙?

她以為宋喜定會覺著家丑不可外揚,不願其他人知道.

但她還是不懂宋喜,宋喜的要面兒分輕重緩急,如非必要,她當然不會找到喬治笙頭上,可如今人家都騎在自己脖頸上面拉屎了,她要是再不把那尊活閻王請出來,豈不是坐以待斃?

丟人?左右今天的人已經丟了,但結果,她不能輸.

也就十來分鍾的功夫,一身黑衣的喬治笙率先出現在明月齋門口,宋喜看到他走來,心底竟然刹那間有種寬慰到想哭的沖動.

店員上前打招呼,喬治笙面無表情,徑直向宋喜走來.

宋媛瞧見喬治笙,本能的別開視線,大氣兒都不敢喘.

來到宋喜身邊,喬治笙瞥了眼地上的茶壺碎片,隨即看著她問:"怎麼了?"

雖然還是面色寡淡,但語氣卻是鮮少的溫和.

宋喜努力壓制著內心的熱血翻湧,數秒之後,下巴微抬,示意董儷珺的方向,"她推我,我不小心把茶壺打破了."

喬治笙還沒等出聲,宋媛幾乎下意識的接道:"我說了不用你賠."

聞言,宋喜冷眼掃向她,喬治笙也是陰測測的看向宋媛,宋媛強撐著,但卻怎麼都不敢跟喬治笙對視.

掏出錢包,抽了一張卡出來,喬治笙把卡遞給店員,話卻是對宋媛說的:"誰打破的誰來賠,又不是賠不起."

店員終于看到有個人掏卡,趕緊接著,順便報上這個壺要四十六萬.

喬治笙淡淡道:"沒密碼."

店員神色複雜,應聲後立即去刷卡.

待到店員走後,喬治笙的視線轉而落在董儷珺臉上,薄唇開啟,聲音冰冷的說:"道歉."

董儷珺下意識的抬起頭,滿眼錯愕.

宋媛也是眼睛一瞪,沒想到喬治笙在這兒等著呢.

喬治笙不笑起來有多恐怖,宋喜這種膽子大的人都害怕,董儷珺被他看得頭皮發麻,一時間連怎麼發聲都不會了.

幾秒過後,宋媛開口道:"是宋喜先對我媽動的手,我媽不過是不小心推了她一下,我也說過壺錢我們來賠,是她一直在咄咄逼人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唯有目光陰沉,聲音平靜卻冰冷的回道:"不小心?那我也不小心一下,打你一巴掌,再賠你錢,你看怎麼樣?"

宋媛本能的想要往後退,即便她跟喬治笙之間還隔著一段距離,可她就是害怕他.

喬治笙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,他說得出做得到.

董儷珺不願讓自己女兒受屈,當即擠出一抹尷尬的笑容,出聲接道:"的確是我不好,我不小心推了小喜,小喜,對不住了."

宋喜看都不看她一眼,本以為事情到了這一步,該給的台階都給了,也不好再說什麼,誰料喬治笙忽然開口對宋喜說:"你去'不小心’推她一下,咱們就兩清了."

此話一出,別說董儷珺跟宋媛,宋喜心里都是一愣.

三秒過後,宋喜側頭看向董儷珺,宋媛像是生怕宋喜會動手,當即閃身擋在董儷珺面前,蹙著眉頭,提高聲音道:"宋喜,你敢!你們不要太過分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