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人心可以很惡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恨極了這種人前一套背後一套的小人,宋媛只把董儷珺的能力學了個七七八八,已經足夠把她氣死,更謬論宋喜跟董儷珺面對面.

董儷珺就是有這種本事,無論宋喜說什麼,有多難聽,她都能以一副慈善繼母的面孔包容一切,她就是靠著這一點,讓宋元青覺著她大度懂事兒,甚至是可憐.

宋喜余光瞥著旁邊兩名店員的臉色,分明是在覺著她過分,畢竟是長輩嘛.

"你想跟我當一家人?"

宋喜直直的看著董儷珺,眼神中已是毫不遮掩的下套,就等著她回應.

董儷珺不得不點頭回道:"小喜,我們一直都是一家人."

宋喜立即道:"好,既然是一家人,那你對董媛什麼樣,就得對我什麼樣."

董儷珺應聲:"那是自然的,你想要什麼,跟我說."

說罷,不待宋喜回答,她徑自瞥了眼一旁的紫砂壺,開口道:"你想要這個壺是吧?我們不要了,給你裝著,阿姨送給你."

宋媛拽了下董儷珺的手臂,"媽,你干什麼啊?她不會領咱們的情."

宋喜眼底劃過嘲諷,董儷珺的一句'送給你’,更是讓她覺著當眾受辱,強忍著想動手的沖動,她緩緩勾起唇角,微笑著回道:"一個壺而已,不用你送,我自己買的起,你把我爸放在你這兒的卡還給我就好."

此話一出,宋媛立即臉色一變,儼然是被踩到底線.

董儷珺也沒想到宋喜會這麼說,當場一愣.

早在見宋元青第一面的時候,他就跟宋喜說過,叫她去找董儷珺,她那里有一張銀行卡,卡上的錢足夠她在外面開銷,那時候宋喜正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,哪里會在乎什麼錢?

等到第二次見宋元青,又是一個月之後,他問她跟董儷珺聯系了沒有,宋喜看他憔悴的模樣,怎麼忍心告訴他,打從他出事兒之後,董儷珺母女就像是人間蒸發了,別說露面,就是一個電話都沒有.

宋喜只能推脫自己忙,還沒空去找她要卡.

要說宋元青這輩子最最糊塗的事兒,就是相信了董儷珺的'賢良淑德’,兒時的宋喜覺著特別的不可置信,宋元青英明一世,怎麼就看上這麼個女人?

等到後來,她慢慢長大,也開始學著愛上一個人,然後不幸的知道,這個世上再聰明的人,都會有豬油蒙了心的時刻,相不相信不是看眼睛,是看心里怎麼想.

宋元青願意相信董儷珺,這是他心頭上的自我設定,宋喜不願去打破他心中美好的假象.

但這並不代表她會放過董儷珺跟宋媛,今兒仇人見面,宋喜忽然想到那張卡,再一看董儷珺跟宋媛的表情,宋喜幾乎立即就反應過來,這張卡是她們母女二人肆意妄為的資本,一個小九萬的壺,可以眼睛不眨一下的說買就買,可見她們手里還有多少錢.

三人六目相對,最後還是董儷珺眼珠略微一晃,佯裝剛想起來的樣子,出聲回道:"啊,是,你爸是有一張卡放在我這里,我今天出門沒帶,等我回去找給你."

宋喜說:"那你今天帶了哪張卡?帶哪張就給哪張吧."

她太聰明,或者說是太氣憤,但凡董儷珺跟宋媛有點兒良心,她也不會拉下臉當眾給她們難堪.

宋喜是個極要面子的人,都說家丑不可外揚,可她心知肚明,有些人太能欺負人,她若是放過她們,都對不起宋元青一鋪心思的信任.

所以她今天豁出去了,就算當一回財迷又如何?那是她家老宋給她的東西,她就算扔了,也絕對不會讓董儷珺跟宋媛再占半毛錢的便宜!

金錢,永遠是試探這世上感情最直接而犀利的辦法,但見董儷珺臉色一變,笑容也掛不住,似笑非笑的回道:"小喜,這是外面,有什麼話我們私下里說."

宋喜道:"就是當著外人的面,才看看你做的是不是你說的那麼漂亮,九萬的壺,你說刷就刷,卡呢?"

董儷珺別開視線,手指不由自主的捏緊了包帶,像是生怕宋喜搶她的錢.

宋媛眼底的神情特別複雜,似是很想要面子,可偏偏又沒有底氣,被宋喜當眾戳穿,一如被扒光示眾的小偷.

惱羞成怒,她拉著董儷珺就走,這回董儷珺也不敢做作了,三十六計先跑為上.

宋喜見狀,本能的一步橫跨出去,伸手攔住董儷珺,其實她沒有想去搶包,是包正好撞到她手上,刹那間,董儷珺反應極大,一邊護著包,一邊用力的推了宋喜一把.

宋喜始料未及,往後一個踉蹌,伸手一掃,正好碰到什麼東西,耳畔是兩名店員的驚呼聲,她們作勢上前,但顯然為時已晚.

宋喜人還沒等站穩,破碎的聲音已經傳入耳中,刹那間,整個文玩店都安靜了.

宋喜扭頭看了眼腳邊,三四塊兒大的碎片,隱約還能看出是一個茶壺的形狀.

董儷珺護著包,警惕的望著宋喜方向,宋媛也是眼帶意外,完全沒想到的事兒.

大約過了五秒鍾,其中一名店員趕緊上前,蹲在宋喜腿邊,想伸手去拿,但是無從拿起,另一名店員看向董儷珺,出聲道:"這是李碧芳大師的梅花紫砂壺,要四十六萬,你們打破要賠的!"

董儷珺眼睛一瞪,宋媛立即說道:"是她撞的,你們找她去,跟我們說什麼!"

"媽,我們走."宋媛拉著渾身緊繃的董儷珺,作勢往外.

店員自然不肯,攔著說:"報警,趕緊報警."

宋媛正在跟店員理論,中途手機響起,掏出來一看,是祁丞打來的.

她立即蹙眉對店員說:"用不著報警,我們不是賠不起!"

說罷,她扭過身去接電話,電話剛一接通,她就變了副臉色,委屈的說:"你在哪兒?你能來一趟銀茂嗎?"

祁丞問:"怎麼了?"

宋媛紅著眼眶說道:"宋喜打破一個四十六萬的紫砂壺,她不賠,我跟我媽這里也沒有這麼多錢."

祁丞,"……好,我現在過去."

掛斷電話,她一轉頭,微揚著下巴,看向對面的宋喜說:"我叫我男朋友過來,你放心,他給得起這份錢,我只想告訴你,就算不花你爸的錢,我跟我媽依然可以過得很好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