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7章 仇人見面,分外眼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的身體恢複能力還是很強的,一針下去,昨晚又吃了藥才睡,早上起來就生龍活虎,還心情不錯的給喬治笙煮了一鍋疙瘩湯才走.

今天不用去醫院上班,宋喜想著月底要去看宋元青,給他帶些什麼好呢?趁著有時間,去商場轉一圈.

她沒叫韓春萌,因為韓春萌今天白班.

進了商場,宋喜輕車熟路的去了幾家男裝店,給宋元青挑了襯衫,褲子,鞋子,還有腰帶.

宋元青是個一鋪心思在工作上的人,生活中差不多可以用不修邊幅來形容,他的生活助理又管不了他,所以總是拜托宋喜來買一些宋元青必備的物什.

雖然宋元青如今不在其位,但宋喜依舊希望他體體面面,不就是個勞什子的活兒嘛,不干又怎麼樣?落得個清閑.

拎著六七個購物袋,宋喜逛著逛著,忽然看到前面有一家新開的文玩茶具店,她家老宋這輩子沒什麼愛好,除了釣魚就是喝茶,宋喜也不能給他買根魚竿送進去,雖然上次帶了套茶具給他,可她還是想去再挑一套.

就像是父親愛女兒,恨不能把全天下的洋娃娃都送給她,反過來也是一樣,現在宋喜就想把宋元青供著,怎麼開心怎麼來.

走到店門口,不遠處站著的一身民國旗袍裝的店員立即迎上前,微笑著道:"您好,歡迎光臨明月齋."

宋喜微笑頷首,邁步走進去.

這家店從外面看就是普通大小,但是走進之後才發現,這里面是最少三家店鋪打通的面積,各種古樸的架子,利用障景的格局,打造的分外有意境,看得出來,店家很有品味.

原本宋喜只是想隨便看看,走了幾步之後,她發現可能要認真看看了.

店員很有眼色,看宋喜手里拿著很多購物袋,微笑著道:"我們這里有存放物品的地方,您要不要把物品放一下?"

宋喜應聲:"好."

"我幫您拿."

"謝謝."

不用拎著眾多袋子,宋喜輕手利腳,果然覺著看東西都愉悅一些.

店員跟在她身後一步遠的地方,每當宋喜走至哪處稍作停留,店員都會悉心的附上講解.

站在一面兩米多高的壁畫石前,宋喜仰頭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,詢問道:"這上面畫的是趙先生的《賽馬》吧?"

店員會心一笑,也知曉宋喜是行家,點頭說:"沒錯,這是以三比一的尺寸,拓了趙無極先生的名作."

宋喜道:"作者好厲害,這麼大尺寸的畫,一般人畫不好的."

店員笑說:"是我們老板親手畫的."

宋喜有些意外,但很快就釋然,原來老板就是行家,怪不得這里弄得分外有格調.

兩人站在壁畫石一側,是完全看不到門口方向的,宋喜難得清閑,正打算好好熏陶一下,熟料沒站多久,只聽得壁畫石的另一側,傳來熟悉的聲音,"這個茶壺多少錢?"

店員禮貌回道:"這款價格在八萬八千元."

"太貴了."另一個熟悉的女聲傳來.

店員道:"這款紫砂壺是周桂珍的'飲之延年’系列,可做收藏用,以後是有升值空間的."

先前問價的女人道:"你給祁丞他爸送禮物,太便宜的也拿不出手,別差錢,媽這里有…幫我們包起來吧,就這個."

宋喜與之相隔一面一手厚的石板,對方說什麼,她都聽個一清二楚,表情不知何時變得冰冷,或許在聽到第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時.

邁步繞過石板,宋喜幽幽的抬眸往前一看,不遠處三個女人正站在一處看壺,其中一個是店員,另外兩個,一名跟宋喜年紀差不多,正是宋媛,而另一個中年女人,則是宋媛的親生母親,董儷珺.

店員戴著白手套,剛要把紫砂壺拿去打包,宋喜冷聲道:"慢著."

此話一出,前面三人聞聲看來,宋媛看到宋喜,眼底閃過一抹詫色,而董儷珺更是驚訝,畢竟她跟宋喜的關系,一年到頭也難得見上兩回,更何況自打宋元青出事兒,她換了住處,彼此便在也沒見過.

宋喜向來不待見她們母女,董儷珺是有些怕她的,眼神中不僅有意外,還有一絲絲心虛跟膽怯.

宋媛最先回神,看著宋喜道:"是你啊."

宋喜面無表情的走過去,端的是一臉高冷,站在她們面前,看向對面神情錯愕的店員,粉唇開啟,淡淡道:"這個壺我要了,幫我打包."

店員本能的去看董儷珺和宋媛的臉色,眼底盡是尷尬.

宋媛眉頭輕蹙,出聲說:"這個壺我們要了."

宋喜眼皮一掀,冷眼看著她說:"你們要了?你們拿什麼要?別跟我說你媽有錢,你媽的錢是從哪兒摳來的,還用我直說嗎?"

宋媛當即臉色一變,聲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幾分,"宋喜,你沒毛病吧?我們招你惹你了,你是瘋狗嗎?"

宋喜已經忍了她們娘倆很久,打從宋元青出事兒以來,她們就跟人間蒸發了一樣,宋媛倒是見過,只不過是幫著外人來欺負她.

如今娘倆拿著她爸給的錢逍遙快活,宋喜要是能咽下這口氣,她就不姓宋!

沒有立即還嘴,也沒有動手,宋喜就這樣定睛看著宋媛,眼神冰冷而犀利,就這副氣場,足夠宋媛面色白了紅,紅了白.

董儷珺眼神來回瞄閃,伸手拉了拉宋媛的手臂,努力擠出幾抹笑容來,"媛媛,別跟你妹妹吵架,她要就讓給她…"

宋喜怒極反笑,嗤了一聲,看著董儷珺說:"是不是還沒收到我爸給你的離婚協議?你們兩個占了我們家這麼多年的便宜,就連姓都搶走了,現在我爸不在這兒,別跟我演合家歡了行嗎?"

宋媛吸氣要還嘴,董儷珺拉了她一下,閃身站到宋媛身前,看著宋喜,微笑著回道:"小喜,你也知道你爸爸現在的情況,之前怕你太傷心,所以一直沒跟你聯系,只要你願意,我們還是一家人."

宋喜漂亮的臉上盡是嘲諷的笑容,"你不去報夜影都虧了你的好演技,怎麼樣,拿著我爸的錢在外逍遙快活,還一點兒都不用受人管,這是不是你這麼多年一直努力奮斗的目標?"

宋媛聽不下去,拉著董儷珺的手說:"媽,我們走,她有病!"

董儷珺站在原地沒動,雖然笑眯眯的看著宋喜,但眼神中卻透露著赤裸裸的挑釁和得意,仿佛在告訴她,是的,我想要的,都得到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