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4章 她喜歡聽話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從棋牌室來到客廳的時候,正趕上手機鈴聲停止,她從包里翻出手機一看,上面有一個未接電話,來電人顯示:齊未.

宋喜馬上給他打過去,齊未也很快接通.

宋喜先道:"不好意思,手機不在身邊,沒接到."

齊未說:"沒事兒,也不著急,就是跟你說一下,衛生局那邊不會再找你們醫院的麻煩,還有你們心外的新項目,也會照常通過."

宋喜聞言,著實驚喜,美眸微挑,她出聲道:"他們怎麼這麼快就改了口風?"

齊未回道:"應該是你救人的視頻在網上引發熱議,衛生局那邊也不願意頂風作案,你也知道,這些機關單位最怕別人的口水."

宋喜心底舒了口氣,微笑著道:"麻煩你了,還牢你幫我費心."

齊未說:"朋友嘛,這麼客氣干嘛?"說罷,他又問道:"你身體怎麼樣?淋雨沒有感冒吧?"

宋喜說:"還好,已經吃了藥,沒什麼事兒了."

齊未說:"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,包括我在內的廣大人民群眾,還等著你無微不至的關懷跟照顧呢."

宋喜忍不住笑道:"沒問題,就算有先來後到,我也一定給你開個後門,先給予你無微不至的照顧."

兩人說話的途中,霍嘉敏從廚房出來,招呼大家吃飯,喬治笙走到客廳,正趕上宋喜在跟齊未笑著告別.

忍不住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,貌似她跟別人相處的時候,總是特別融洽,她可以對元寶笑,對常景樂跟阮博衍笑,除了他.

如果她真是他老婆,他早就發飆了,脾氣還忍著留到過年嗎?

可她偏偏不是,他跟她都心知肚明,假的,領了真的結婚證又如何?還不是各過各的.

思及此處,喬治笙胸口堵得慌,想收拾不能收拾的感覺,真叫人憋火.

飯廳,桌上七人環繞而坐,宋喜一邊挨著霍嘉敏,另一邊挨著常景樂,喬治笙坐她對面.

滿桌子大菜,有中式的也有西式的,除了宋喜打從心眼兒里驚訝之外,其余幾人已是見怪不怪,一看就知道不是第一次吃元寶做的菜.

霍嘉敏拎來兩個醒酒器,說:"這個是小喜帶來的,這個是博衍帶來的,都嘗嘗."

宋喜都忘記自己生病吃藥,不能喝酒的事兒,喬治笙記著,但卻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,好在常景樂出聲提醒了一句,"宋喜能喝酒嗎?不是說感冒了?"

霍嘉敏看向宋喜,宋喜微笑著道:"喝一點兒沒關系."

喬治笙陰測測的說:"還醫生呢,常識都不如常景樂."

這話簡直一網打盡,揶揄宋喜的同時,還不忘踩一腳常景樂.

常景樂是早就習慣了,面色無異的說:"感冒還是不要喝酒,喝點兒飲料好了."

霍嘉敏也很善解人意,馬上朝著宋喜擠眉弄眼,笑道:"七喜嘛,我給你拿."

結果一桌子人,大家都喝酒,唯有宋喜一人拿了杯飲料.

今晚是霍嘉敏把大家召集到一起,吃飯的途中,也是她主動說道:"小喜,我真高興你能過來,以前都是我一個女孩子,跟他們一幫大老爺們兒混一起,一點兒意思都沒有,現在終于有你陪我了."

宋喜笑著回道:"謝謝你請我來吃飯,也謝謝元寶做了這麼多好吃的,沒幫上你們什麼忙,哪天你們有空,我請你們吃飯."

元寶微笑,"不客氣."

常景樂揶揄霍嘉敏,"人家宋喜可以叫女孩子,你就是長了個女孩子的外表,內心就是老爺們兒,有時候我都沒你man."

霍嘉敏斜眼回道:"是啊,我哪有你娘?"

宋喜夾在兩人中間,有種韓春萌跟顧東旭吵架的既視感.

兩人過了十幾招,最後還是霍嘉敏敗下陣來,她對宋喜道:"小喜,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雖然一個個脾氣稀奇古怪,但人是真的好人,我希望你也能跟他們成為朋友."

此話一出,阮博衍第一個不服,他掀起眼皮說道:"我哪兒稀奇古怪了?"

霍嘉敏很快回道:"你沒有,你很正常."

元寶問:"我呢?"

霍嘉敏說:"你也沒有,除了你倆之外,像佟昊跟常景樂,他們都不正常,當然最難搞的就是那位."

霍嘉敏下巴一抬,示意對面的喬治笙.

宋喜順著霍嘉敏的視線,很快的瞄了眼啞巴似的男人,不發表言論.

霍嘉敏徑自道:"他是難相處了點兒,但一旦大家成為朋友,他還是很靠譜的,當然,你別指望他能給你噓寒問暖,不傷口上撒鹽就不錯了,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."

宋喜心底連著搖了幾下頭,暗道,不不不,喬治笙是刀子嘴刀子心,殺人不見血.

霍嘉敏當著幾人的面,挨個給宋喜分析利弊,喬治笙聽的別扭,忍不住抬眼對霍嘉敏說:"你是很久沒說過話,憋壞了?"

霍嘉敏回視喬治笙,完全不害怕的回道:"誰讓你們幾個老爺們兒都不能陪我聊天了,我在家一躺就是一整天,都快長毛了."

喬治笙聞言,別開視線,不跟女人爭高下.

宋喜心底升起一股心疼霍嘉敏的保護欲,開口說道:"那我以後有時間就叫你出來一起吃飯,免得你自己在家無聊."

霍嘉敏眼睛都亮了,"好啊,你沒事兒的話,每天晚上都可以來我這邊吃飯,我叫上他們,人多還熱鬧些."

霍嘉敏就像個孤獨久了的小朋友,急需熱鬧的煙火氣供養.

常景樂笑說:"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無業游民?人家不用陪男朋友的?"

話音落下,霍嘉敏有些驚訝,看著宋喜道:"你有男朋友嗎?"

宋喜淡笑著搖了搖頭,"沒有."

常景樂馬上側過頭,一臉認真的表情問:"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?"頓了頓,趕緊補了一句:"我們這麼多人呢,幫你物色物色."

宋喜臉上帶著柔和的微笑,心底暗道,我說我結婚了,你們信嗎?

當然,這種玩笑她可不敢隨便開,尤其是當著喬治笙的面,思前想後,宋喜面色平靜的回了句:"聽話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