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3章 一場牌,驚心動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常景樂沒了人影,宋喜頂替他的位置,一連打了好幾把,佟昊一直在給她喂牌,起初還沒人發現,但是時間久了,桌上的幾個人精誰能不察覺?

這不這一把佟昊又給宋喜點炮,待到推牌的時候,阮博衍很快的瞄了眼佟昊的牌,出聲道:"你自己胡三餅,怎麼還把三餅打出去了?"

佟昊趁亂把牌推進麻將機,微垂著視線,面色無異的回道:"我想自摸,沒摸到."

宋喜也不傻,連著幾把都被同一個人點炮,他這台階給的還能再明顯一點兒嗎?

宋喜跟佟昊兩個'眉來眼去’,喬治笙繃著一張俊美面孔,真當他是個擺設了.

新一局剛開始,喬治笙一言不發,但牌風明顯變得犀利,像是無形中的一把刀,殺伐決斷,把坐他下家的佟昊砍個夠嗆,佟昊不知道喬治笙怎麼回事兒,還以為喬治笙牌爛,他搜腸刮肚的想著怎麼哄宋喜,看了看桌上現有的牌…她應該要條子.

打了一張三條出去,宋喜原本是要的,可眼下這情形,她也不敢要,所以生生拆了對子,也跟著打了張三條.

阮博衍還沒等出牌,喬治笙這頭已經'岔上’,抬手把宋喜的三條拿到自己這邊.

見狀,佟昊,宋喜跟阮博衍皆是向他投來注目禮.

阮博衍問:"昊子打三條的時候你怎麼不岔?"

喬治笙頭不抬眼不睜,淡漠的回道:"晃神兒了."

這借口…好!

別人不知道他,宋喜還能不知道?要說在一起相處的年頭,那她絕對沒有佟昊跟阮博衍與喬治笙認識的久,但要說看過的臉色受過的委屈,她算第二,就沒有人敢當第一.

一瞧他這副不冷不熱不陰不陽的樣兒,保准是來氣了.

兩人才剛剛回暖一些,宋喜是真不想再跟他吵架,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.

喬治笙明顯的有些針對她,宋喜暗道,她可不能針對回去,除非她不想活了,琢磨來琢磨去,她靈機一動,想到一個好辦法,她針對佟昊啊!

打牌的時候,上家臭下家手拿把掐,但下家要想弄上家,也不是不可能,無論佟昊打什麼牌,宋喜跟著他打一樣的,如果實在沒有,就打同一系列的,胡不胡牌不重要,她對面那個拉著臉的活閻王高興才最重要.

果然一把牌還沒打完,桌上的幾人皆是心思各異.

佟昊已經有些尷尬了,宋喜不領他的情,簡直是跟他抬杠;

阮博衍默不作聲的看熱鬧,想著宋喜,喬治笙跟佟昊三人,怎麼搞的?

宋喜心想,她都這般明哲保身了,丫不會再翻臉了吧?

喬治笙面上雖然表情淡淡,但心里那股火總算散了一些,算她識相.

這牌打的不是錢,是心思.

常景樂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是半小時之後,他一邊進屋一邊道:"外面吧台上的包是誰的?"

宋喜抬眼回道:"我的,怎麼了?"

常景樂說:"你手機在響."

宋喜順勢回道:"你來玩兒吧,我去接電話."

倆人換了個位置,常景樂開玩笑似的低頭看了眼抽屜,隨即笑道:"贏這麼多?誰貢獻的?"

阮博衍淡笑著回道:"昊子今天打牌有失水准,是不是風水不好?"

佟昊臉上看不出喜怒,只忽然從鼻子中喘了一口氣,隨即唇角輕勾,自嘲的口吻說:"我這回是真把她給得罪了."

常景樂道:"誰讓你上次那麼說人家了,女人都要面子,你待會兒找個機會跟她道聲歉,我看她也不像小氣的人."

佟昊說:"不是那回."

常景樂跟阮博衍皆是抬眼看向他,就連喬治笙也忍不住眼皮一掀,有意無意的瞥了他一眼.

佟昊表情悻悻,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怎麼去醫院嚇唬她的經過說了一遍.

"我這不心思她是醫生,考驗一下她的應急反應嘛."他越說越覺著搓火.

阮博衍無語,只剩下一個鄙視的笑容.

常景樂咧開嘴角笑道:"去醫院嚇唬她……這招也就你想的出來."

佟昊道:"誰知道她脾氣這麼大,你們還總讓我給她道歉,上一次在禁城,挨打的是我,前天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的人也是我."

說著說著,他突然想到什麼,眼神微變,補了一句:"跟她斗了幾個回合,好像就贏了一次,她生日那天,我給她送了個會彈僵尸的假蛋糕,她一定嚇到死."

男人的幼稚心仿佛無論長到多大都不會變,越是外表看起來爺們兒的男人,內心的男孩兒年齡就越小.

佟昊說完,自我安慰的笑了笑,總感覺扳回一城.

常景樂搖頭道:"我真多余幫你說話,怕你在她這兒是一生黑了."

佟昊不以為意的道:"什麼時候她正式跟我道了歉,我倆的恩怨就算一筆勾銷."

四人如常打牌,聊天也聊得很隨意,喬治笙平日里就話少,不插話也是意料之中,只是誰都沒想到,他玩兒著玩兒著,會突然開口說:"以後別去醫院找她."

此話一出,桌上三人同時朝他看來,喬治笙面色平靜的打出一張牌,薄唇上下開啟,繼續道:"她是醫生,你可以不尊重她,但你要尊重她的職業."

他朋友不多,甚至可以用少來形容,但只要是跟他親近之人,喬治笙向來胳膊肘朝內拐,如今突然說了這樣的話,一時間其他三人心中都有計較,尤其是佟昊.

視線別開,他沉默數秒,隨即回道:"我看見她冒雨救人的視頻了."

說完,又隔幾秒,他補了句:"以後不會再去醫院鬧她."

喬治笙沒接茬,常景樂問:"什麼視頻?"

阮博衍給他解釋,常景樂聽後,一邊點頭一邊感慨,"人長得漂亮,又有愛心."說著,瞥了眼喬治笙左手邊的果盤,煞有其事的道:"還會提醒人不分梨,簡直是出得廳堂,下得廚房,打得了昊子這種地痞流氓,救得了大爺大娘……不知道她這麼好的女孩兒會喜歡什麼樣的人,我要是沒女朋友就好了."

阮博衍說:"省省吧."

佟昊拉著臉道:"誰是地痞流氓?"

喬治笙心底冷哼,什麼下得了廚房?她進了廚房就是災難!

可是她會喜歡什麼樣的人?

阿易,這兩個字不由自主的浮現在腦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