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1章 總有明眼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想來常景樂也是被喬治笙懟慣了,面不改色的回道:"你就是嫉妒我比你有女人緣兒,你自己不會說話,還不讓別人表示關心了?"

說罷,他突然側頭看向一旁的宋喜,企圖拉幫結派,"你說是不是?"

宋喜正靜悄悄的看熱鬧,哪想到引火燒身,這種問題…她可不敢回答,勾起唇角,她回以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.

好在電梯門及時打開,不然誰曉得常景樂還要說什麼,喬治笙率先邁步往外走,常景樂倍兒紳士,讓宋喜走在前頭,宋喜夾在兩人之間,心中不免唏噓,前面那個,簡直就是鋼鐵般的直男,常景樂在這方便甩他十條街還外加兩條胡同.

有些話,話糙理不糙,也不怪常景樂'不屑’喬治笙,照他這樣冷下去,八成後半生只能有元寶陪他了.

走至霍嘉敏家門口,喬治笙按了門鈴,很快,房門打開,門口處站著的高大男人,白色的T恤裹著精壯結實的肌肉,正是佟昊.

"笙哥?嘉敏說你有事兒不來了."佟昊看見喬治笙,有些意外的說道.

喬治笙在玄關處換鞋,面色無異的回道:"推了."

說話間,他身子一閃,露出背後被他擋住的宋喜,佟昊余光瞥見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別扭,隨即跟常景樂打了聲招呼.

常景樂抬起手,手里是兩個裝貓的背包,佟昊剛要接過,宋喜本能的從中攔了一下,"我自己來."

這個動作說突兀也不突兀,說不突兀也突兀,最起碼佟昊心里不怎麼舒服.

常景樂想起上次在禁城樓上,佟昊跟宋喜拌嘴,八成宋喜還記著仇,他笑著說道:"你先換鞋,讓昊子幫你拿一下,他對小動物很友善的."

宋喜也不想在人前弄的那麼尷尬,更何況佟昊已經要接了,她順勢說了句:"麻煩了."

佟昊果真小心翼翼的接過兩個背包,瞄了眼宋喜,主動開口問道:"現在放出來嗎?"

宋喜換了鞋子,視線落在背包上,也沒看佟昊,面色如常的回道:"我來."

她還是把背包接過去,佟昊里外里才拿了沒有五秒鍾,常景樂偷著向佟昊投以一記愛莫能助的目光,佟昊自知理虧,宋喜不搭理他也是意料之中.

來到客廳,宋喜側頭往右一看,喬治笙跟阮博衍都坐在沙發上,她朝著阮博衍露出笑容,阮博衍也微笑著跟她打招呼,"來了,坐."

宋喜問:"嘉敏呢?"

說曹操,曹操到,霍嘉敏系著圍裙從廚房方向走來,看到宋喜,笑著道:"小喜,你來了."

宋喜轉頭打招呼,霍嘉敏看到背包中的兩只貓,馬上眼睛一亮,忘記手里還拎著一把刀,快步上前觀望.

常景樂道:"你把刀放下行不行?"

霍嘉敏後知後覺,隨手把刀放在一旁,先把七喜從包里抱出來,稀罕的不行.

宋喜問:"你家紅中呢?"

霍嘉敏左右一看,"剛剛還在這兒."

阮博衍偷著往佟昊那里瞥了一眼,霍嘉敏馬上看向佟昊,蹙眉道:"你把紅中弄哪兒去了?"

宋喜聞言,不由得看了眼佟昊,佟昊臉上有一時間沒控制住的尷尬,頓了兩秒,緊接著回道:"可能去別屋了,我幫你找找."

說罷,他一轉身走向其他房間,不多時,一手托著巴掌大的紅中走出來.

霍嘉敏剜了他一眼,憤憤道:"你離我家紅中遠點兒!"

佟昊沒說話,宋喜卻往心里去了,她就知道他這人不是東西,欺負人也就算了,連小動物也不放過.

宋喜開始擔心七喜跟可樂的處境,甚至後悔把它們帶到這麼'危險’的地方來.

霍嘉敏看著沙發處的四個大男人,抬眼道:"你們去那屋打牌吧,一會兒開飯叫你們."

說完,她又對宋喜道:"你會做飯嗎?"

不遠處的喬治笙聞言,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戲謔.

宋喜稍頓,出聲回道:"我給你打下手."

霍嘉敏笑說:"好,那我們進廚房,讓七喜,可樂跟紅中在這邊玩兒."

宋喜隨著霍嘉敏進了廚房,進門之後才發現,廚台邊還站著一抹熟悉的頎長背影,男人一回頭,果然是熟臉.

"宋小姐."

"元寶?"

宋喜頗為意外的看著正在做飯的元寶,雖然他沒系圍裙,但渾身上下散發著大廚的光輝.

霍嘉敏說:"我做飯不行,主要給元寶當個副手."

宋喜笑容中摻雜著幾分不可置信,"你還會做飯?"

元寶淡笑著回道:"會點兒."

霍嘉敏說:"別客氣了,你要是會點兒,那我們是手殘嗎?"

宋喜尷尬的笑了笑,"我就是手殘的."

元寶道:"你的手是治病救人的,跟我們不一樣."

霍嘉敏也說:"是啊,同樣都是拿刀,我們頂多切點兒蔬菜水果,你一出手就是普度眾生."

宋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"出了醫院我什麼都不是,自己都能把自己餓死."

霍嘉敏說:"那你今天有口福了,我寶哥輕易不出手做菜的."

宋喜笑說:"我要不要現在下樓跑幾圈?空了肚子多吃一點兒."

三人在廚房里面其樂融融,元寶要做一道紅酒焗龍蝦,霍嘉敏說:"欸,正好,小喜拿來一瓶紅酒,就用這瓶做."

她走到外面把酒拿進來,元寶剛開始沒在意,直到瞥見紅酒,他眼底飛快的閃過一抹詫色.

這瓶酒別人看不出什麼,但他可記得清楚,這不是昨天別人剛送給喬治笙的嘛,連包裝都沒拆過,怎麼這會兒直接轉到宋喜手里了?

這瓶酒多貴,根本不是最重要的點,最重要的是喬治笙跟宋喜……他們沒事兒了?

想到霍嘉敏十分鍾之前跟他叨念,說喬治笙有事兒不來,可一轉眼又來了,還是跟宋喜一起來的,前後一串聯,元寶立即反應過來,這保證是和好了,不然喬治笙的酒絕對不會在宋喜手里.

低頭做飯,元寶心中忍不住嘖嘖幾聲,有句老話說得好,百煉鋼也抵不過繞指柔,誰曉得白天喬治笙還陰沉著一張臉,逮誰要跟誰發火的模樣,不過十個小時,瞬間就撥云見日了.

宋喜站在他身後,跟霍嘉敏邊准備邊聊天,元寶真心想對她豎起大拇指,牛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