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9章 想到都會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被他懟的如鯁在喉,暗道能把好話說的這麼難聽的,他也是頭一個.

話在嘴里過了一圈,宋喜道:"那我去打個電話問問."

喬治笙沒出聲,宋喜徑自上樓.

手機之前一直放在包里,包被喬治笙隨手放在沙發上,宋喜翻出手機,按亮一看,屏幕上好幾個未接電話,有韓春萌跟顧東旭的,也有丁慧琴跟副院長的.

宋喜心底有些慌,一看這隊伍,馬上就想到衛生局的事兒.

她先給丁慧琴回個通電話,丁慧琴接通,宋喜出聲說:"丁主任,不好意思才看到您的電話."

丁慧琴說:"沒事兒,我之前給你打電話,也是想跟你說說網上的事兒."

宋喜一愣,"什麼網上的事兒?"

丁慧琴道:"你還不知道嗎?你今早下班路上冒雨救人的經過,已經被人傳到網上,下午就有記者聯系醫院,問能不能采訪你,院里覺著這是一次體現咱們醫院醫生職業素養的機會,非常重視,而且衛生局也一定關注著,如果這次的事情可以繼續發揮余熱,說不定衛生局那邊也不好在這種時刻刁難我們."

宋喜一時間沒有接話,因為完全沒想到這麼點事兒會鬧得這麼大.

"小宋,院里讓我來問問你的意思,你願不願意接受采訪?如果你不願意出鏡,記者那邊說,單純的語音采訪也可以."

說罷,生怕宋喜不答應,丁慧琴又循循善誘的說:"我知道你不願意出這個風頭,但眼下不是風頭的問題,而是衛生局里有人故意找你麻煩,給你穿小鞋,她在上你在下,你拿她沒辦法,這次的事兒來得巧,是場及時雨,我覺得你應該把握住,我們又不是故意炒作,就是實話實說,這事兒關注的人越多,衛生局那邊越不敢輕易刁難."

宋喜也在很短的時間內權衡利弊,丁慧琴這話說的沒錯,她開口回道:"行,丁主任,我願意接受記者的采訪,語音就行,出鏡就沒必要了."

丁慧琴馬上道:"好,那我跟院里說一聲,讓他們聯系記者…對了,你在醫院吧?"

宋喜回道:"丁主任,我正想跟您請個假,我白天淋雨,有些感冒發燒…"

這是實話,但宋喜總覺著有些不好開口.

丁慧琴還沒等她說完,馬上就讓她在家好好休息,醫院那邊不用擔心,如果這兩天有記者給她打電話,她配合一下就行.

請假很是順利,宋喜掛斷電話又給韓春萌回了一個,無一例外,韓春萌想說的也是宋喜成了'網紅’的事兒.

"我的喜,你簡直太帥了!你是我偶像你知道嗎?丫的我看視頻看的熱血沸騰,醫院里好多小護士還看哭了,你現在就是咱們醫院的榮耀!"

宋喜坐在床邊,摸著七喜的頭回道:"你說的我很忐忑,視頻把我拍的漂亮嗎?"

韓春萌頻頻點頭,當然宋喜看不到,"好看,超級好看,我正想跟你說,好看的人怎麼拍都好看,你想你當時都成落湯雞了,但依舊擋不住渾身上下從骨子里散發出的英勇,我都看見你頭頂三寸上的天使光圈兒了."

宋喜終是忍俊不禁,臉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,美滋滋的回道:"真這麼帥?"

韓春萌說:"不信你自己上網看,現在還在熱搜第二呢."

宋喜問:"第一是什麼?"

韓春萌說:"第一是駱向東帶老婆跟孩子從國外回來,機場被拍,怎麼著,拿了個第二你還不滿意?"

宋喜眼球一轉,撇著嘴道:"誰樂意當第二啊,要當就當第一."

"嘖嘖嘖,說你胖你還喘上了."

宋喜跟韓春萌打趣幾句,韓春萌說:"對了,我在等東旭下班,他說下班後一起去看你,慰勞慰勞我們的新晉網紅."

宋喜聞言忙道:"你們別去醫院,我不在醫院."

韓春萌詫異,"啊?你不在醫院在哪兒呢?"

宋喜沒敢說自己生病暈倒,只說有些不舒服,請了一天假,後天就過去了.

韓春萌擔心道:"你吃藥了嗎?不舒服就來我們這邊吧,我照顧你."

宋喜說:"沒事兒,我吃藥了,睡兩天就好."

韓春萌憋著嘴說:"你一個人住在別人家里,我總擔心你受屈."

宋喜想想這陣子受的委屈,好像一覺之前還仿佛昏天暗地,日子看不到絲毫希望,每時每刻都心里不痛快,可是現在再一想,竟是一點兒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,她自己都詫異.

勾起唇角,宋喜輕笑著回道:"不用擔心我,我在這邊過得挺好,我爸的朋友…也很照顧我,知道我不舒服,還買了很多吃的給我."

韓春萌說:"那就好,反正你照顧好自己,有什麼事兒第一時間給我們打電話."

宋喜應聲,兩人聊了半小時,掛斷電話後,宋喜躺在床邊,一側懷里抱著一只貓,軟玉溫香在懷,她望著棚頂,不禁想到喬治笙.

今天應該是兩人認識這麼久,第一次如此心平氣和又不是演戲的說了這麼多的話吧?

如今回憶起來,她記得他說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小動作,就連臉上的細微表情,她也曆曆在目.

想到他是雙十一的生日,宋喜忍不住勾起唇角,笑還不夠,她是笑出聲,暗道他過生日的時候,她要不要去淘寶給他買一份打折的禮物?

想到淘寶,她腦子里出現的都是韓春萌血拼回來的女士大碼內衣,大碼靴子,大碼裙子,大碼打底褲……

這些東西真的沒辦法跟喬治笙放在一起想,想想都搞笑.

許是宋喜傻子似的躺在床上咯咯發笑,可樂忍不了,從她懷里鑽出來,來到她臉邊,連著用爪子拍了她好幾下,似是在說:嘿,醒醒,白日做夢呢?

爪子拍的不疼,卻癢人心,宋喜一把撈起可樂,也不管它樂不樂意,直接把它親親,然後舉高高,滿臉笑容的說:"可樂,你說大家都在一個屋里面待著,你怎麼沒有抑郁症呢?"

可樂一雙碧綠色的雙眸,目無焦距的看著宋喜,如果它會說話,它一定告訴她兩個字:智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