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當面鑼對面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表情天真,"隨便問問."

喬治笙垂下頭吃東西,宋喜以為自己這是熱臉貼了冷屁股,沒成想過了會兒,喬治笙淡淡的聲音傳來,"十一月十一."

宋喜莫名的被戳了下笑點,勾起唇角,"雙十一啊."

喬治笙不懂她的點,瞥了她一眼,"你笑什麼?"

宋喜可不敢說雙十一購物節,淘寶買東西狂打折的梗,以免被喬治笙打斷腿,靈機一動,她出聲回道:"光棍兒節."

喬治笙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,沒說話.

宋喜喝著溫熱的白粥,吃著面前酸甜口的蘿蔔,嘴里的苦澀漸漸褪去,看喬治笙身上的煞氣也沒有太重,她故而主動說道:"原來你是天蠍,怪不得."

喬治笙可不懂什麼天蠍地蠍,他只在意宋喜那副話說一半撓人心的口吻,忍不住抬起頭,他看著她問:"天蠍怎麼了?"

宋喜垂著長長的濃密睫毛,沒有任何偏袒報複的心理,特別心平氣和的回道:"天蠍刀子嘴豆腐心,向來不會好好說話…倒是配得上你的生日."

他這種人,注定打光棍兒,誰要是能看上他,哈,該去看眼科了,不,是神經科.

喬治笙稍微轉了個彎兒,也猜到宋喜是在拐彎抹角的揶揄他,關鍵莫名其妙,他心里還不生氣,只順勢回道:"是啊,我話是沒有別人說的那麼漂亮,總好過別人事兒辦的難看."

宋喜這種倍兒要面子的人,當下就抬起頭,看向喬治笙,"你在說我嗎?"

喬治笙不看她,淡淡道:"你既然對號入座,就是心里有愧."

宋喜被噎了一下,頓了幾秒才說:"我哪件事兒辦的難看了?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兩人四目相對,他開了口,不答反問:"那我是哪件事兒辦的不地道,要你對我視而不見,還特地把白班調成夜班?"

終于還是忍不住問出來了,其實說白了,喬治笙就是受不得屈的人,要麼發脾氣,要麼問清楚,總要給他一個發泄點,不然逼急了,他六親不認.

宋喜被喬治笙這麼直勾勾的盯著,一時間還有些小心虛,關鍵她沒想到他好意思直接問.

桌子寬宥一米二三,兩人對桌而坐,他一身黑色浴袍,她一身白色浴袍,他那張臉冷起來像是雪山上最妖豔的花,讓人頂著寒冷也想湊近一睹芳容;她的臉也不遑多讓,不化妝也擔得起豔壓群芳,生病怎麼了?生病只能讓她多了幾分病態的柔弱,可氣勢卻一點兒不少.

她向來有話直說,既然他都問到這兒了,沉默數秒,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:"是你先懟我,說我自己都是寄人籬下,還為貓爭什麼主權,我才想著搬出去住,隔天我發現誤會你了,馬上就給你送了花籃道歉,你不接受還當眾讓我難堪.我從樹上掉下來磕破你的嘴,我心里很愧疚,也很不好意思,那時候我就想好好跟你道歉的,結果你說怕我死你家門口.你讓我去你家給你爸做飯,我去了,最後讓我走的人也是你."

"是,我承認我現在的確是寄人籬下,也的確要仰人鼻息,但殺人不過頭點地,慢刀子割肉我受不了,我是真的不想跟你吵架,吵不起,只好躲了."

論'實在’,喬治笙以為他是第一,如今看來,他要退居幕後了.

她說這些話的時候,心里其實是很心酸的,但她忍著不能表現在臉上,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咽,丟錢可以,丟臉不行.

兩人仍舊四目相對,過了會兒,喬治笙薄唇開啟,不咸不淡的道:"你竟然記仇."

宋喜還以為他要說什麼,結果半天憋出這麼幾個字來.

一口氣卡在喉嚨,宋喜美眸微挑,隨即回道:"我就事兒論事兒."

喬治笙問:"我為什麼要說你寄人籬下?是你進門之後當著我的面不管不問的發了通脾氣,你錯在先."

宋喜眼神左右飄忽,強撐著回道:"我隔天就跟你道歉了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的道:"花籃上說對不起三個字了?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花籃是你的兩只貓送的."

宋喜:

從未想過有一天,她吵嘴會輸給一個男人,而且這個男人竟然是喬治笙--一個你聽不見他講話,都會懷疑他是啞巴的男人.

明顯語塞,宋喜拿著筷子,視線垂了一會兒,低聲道:"錢是我給的."

喬治笙已經完全站在道德的制高點,吃了口東西,悠閑的回道:"我不差錢,差你一個態度."

宋喜自知理虧,麻利的說道:"對不起."

喬治笙道:"下不為例."

宋喜這才拿著筷子繼續吃東西,兩人面對面,鮮少有氣氛這麼'和諧’的時候,畢竟從前十次有九次,宋喜都在心里面罵他.

一頓飯全無硝煙的吃完,宋喜起身要收拾桌子,喬治笙淡淡道:"放著吧."

說完,又語氣如常的補了句:"你是病號,我不是黃世仁."

宋喜看了眼喬治笙,心底沒來由的一陣暖流淌過,其實她很容易被感動,當然了,也可能是對喬治笙的要求太低.

喬治笙還不習慣跟她講太多話,站起來,他說了句:"藥在客廳桌上."說完就走.

宋喜扭頭說:"謝謝."

他沒回頭,一貫的酷.

宋喜隨後出了飯廳,喬治笙坐在客廳沙發上抽煙,電視開著,里面正在播放新聞聯播,宋喜隨意瞥了一眼,正想問他今天怎麼不出去,結果中途想到一個更重要的問題,她看著他問:"現在幾點了?"

喬治笙按了下旁邊手機,"七點二十四."

聞言,宋喜當即掉頭欲往樓上跑.

喬治笙見狀,出聲道:"你干什麼?"

宋喜說:"我上班要來不及了."

喬治笙眉頭一蹙,"站住."

宋喜咻的腳步停頓,不明所以的轉身看向他.

喬治笙面無表情的說:"你自己都是個病號,還想去給別人看病,人家還以為你們協和沒人了."

他話不中聽,宋喜卻習慣了,自動當他是關心自己,所以面色無異,只語氣為難,"我臨時請假不太好."

喬治笙說:"不太好的事兒多了,要臉不要命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