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露餡兒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走後,宋喜一個人躺在床上發呆,她現在身上不疼了,但也沒什麼力氣,剛剛喬治笙進來的時候,她才剛醒,輸了一大瓶的藥,這會兒膀胱告急,想去洗手間.

左手紮著針,宋喜用右手掀開被子,剛要起身…余光一瞥,內衣松散著掛在胸前,形同虛設,下半身也只有一條內褲……腦子頓時又是一片空白,像是斷了片,對于不翼而飛的衣褲完全沒有印象.

等等,說完全沒有印象,仔細想來好像也不全是,宋喜輕蹙著眉頭,努力回憶,貌似…喬治笙抱她上樓之後,她感覺有人扒了她的褲子.

這樣的念頭讓宋喜心驚,但她驚的不是被他看了什麼,畢竟上一次她在洗手間里面暈倒,一絲不掛,也是喬治笙把她弄出來的,關鍵是這兩次有本質上的區別.

上一次,喬治笙沒得選,而這一次,是他主動選擇幫她把衣服脫了.

宋喜不是矯情的人,而且醫生這種職業早讓她對肉體被看當做家常便飯,她只是不敢相信,喬治笙那厮有這麼好心?還曉得穿濕衣服睡覺會病上加病?

坐在床邊,宋喜一臉茫然,怎麼她病了一場,天都變了?

喬治笙說她跟他道了歉,她是真的一點兒印象都沒有,難道她病糊塗求他高抬貴手放過自己?除了這種極端的可能,宋喜想不到喬治笙為何突然對她轉了臉.

遲遲不敢下最終的判斷,宋喜還想努力再分析分析,奈何膀胱不等人,她琢磨著下床先去趟洗手間,可是床邊沒有衣服,她掛著水,也不能裹著被子走,正猶豫之際,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現在門口.

喬治笙擔心她再睡過去,忘記喊他換藥,剛一來就看她裹著被子坐在床邊,要下不下的樣子.

"你要拿什麼?"

熟悉的清冷聲音打身後傳來,宋喜嚇了一跳,激靈著轉過頭,當她對上喬治笙的視線,莫名的血液往臉上沖,不用看,宋喜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了.

轉回頭,她佯裝淡定的說:"我想去洗手間."

喬治笙看到她臉紅,一股熱氣往上湧,竟也覺著有臉紅的沖動,視線略微有些慌張,他停頓兩秒,出聲說:"浴袍行不行?"

宋喜應聲:"可以."

喬治笙邁步往浴室方向走,宋喜說:"謝謝."

喬治笙進了浴室,拿到浴袍的瞬間手指一頓,猛然想到,他剛才接的這句話,不恰恰暴露了他知道她被子里面沒穿衣服的事實?

他做事兒鮮少後悔,但此時站在浴室里面,喬治笙臉上的表情分外精彩,最起碼常景樂跟阮博衍與他相識多年,從未見他如此懊惱.

宋喜沒見喬治笙出來,扭著頭,稍微提高聲音道:"浴袍在進門右邊的架子上."

此前喬治笙還在努力維持理智,可這會兒聽到宋喜的提醒,他突然一下子紅了臉,這感覺太明顯,臉上火燒一樣的熱.

心里焦躁,喬治笙差一點兒跟宋喜發脾氣,催什麼催,他長眼睛了,看得見!

宋喜不曉得喬治笙搞什麼,她浴室也沒有多大,看一眼看不到,看兩三眼也應該找到了,可他愣是進去十秒才出來,手里拎著一條白色浴袍.

走到床邊,他將浴袍放下,順勢給她換了個藥瓶.

宋喜又說了一句謝謝,他沒吭聲,她偷著瞄他一眼,他貌似心情不好,繃著張臉.

多少次的實踐經驗告訴宋喜,別說他心情不好的時候不要惹他,就算他心情好的時候……算了,丫就沒有心情好的時候,她瘋了才會去撩閑他.

換完藥,喬治笙一言不發的走出去,還把房門給帶上了,宋喜趕緊換了浴袍,拿著點滴瓶去洗手間.

之前在床上窩著,宋喜還沒覺著這麼餓,此時一起身,肚子立馬咕嚕嚕的叫喚,想起喬治笙說吃的在樓下,宋喜也不好裝什麼大家閨秀,從洗手間出來後,舉著藥瓶下樓了.

喬治笙在主臥,宋喜從二樓經過的時候,聲音很小,他沒聽到,心里一直想提醒她吃東西,但這話不好開口,要尋個契機…

想來想去,他突然靈光乍現,很簡單啊,叫她下樓去做疙瘩湯,只要她下樓,順道也就吃了.

思及此處,喬治笙心底滿是得意,拿起手機,給她打了個電話,電話顯示正在連接,可連接了半天,沒人接.

喬治笙立即放下手機上了趟三樓,進門後發現人不在,他只好轉身折到一樓.

飯廳,宋喜坐在長桌一側,面前是攤開的十二道清淡小菜,她面前一碗白粥,正吃得香.

站在她身後看了五秒不止,宋喜一直沒發現他,喬治笙一邊往前走,一邊不冷不熱的說道:"一個人吃獨食?"

宋喜現在都被喬治笙嚇怕了,聽到他的聲音跟見鬼了似的,馬上聞聲看來,眼帶警惕.

喬治笙臉上沒有喜怒,但語氣卻是帶著一絲不滿的,宋喜回神之後,出聲回道:"我怕打擾你休息,就沒叫你."

喬治笙淡定的坐在宋喜對面,伸手拿過另一碗白粥,垂著視線,依舊是不冷不熱的口吻,出聲說:"你打擾我的時候還少嗎?"

宋喜原本吃的挺好的,他一來,她就如鯁在喉,關鍵吃人的嘴軟,他又剛剛照顧過她,思前想後,宋喜輕聲道:"要不下次你在門口掛個牌,什麼時候可以打擾,什麼時候不能打擾,我一眼就能看出來."

喬治笙拿筷子夾菜的手,就這樣在半空中頓住,眼皮一掀,漂亮的黑色瞳孔盯上宋喜,薄唇開啟,他沉聲道:"你當我家是酒店?"

宋喜抿了抿唇,聲音低了幾分,"我實在是拿不准你什麼時候有空."

其實這話的原版,是她實在拿不住喬治笙的喜怒.

喬治笙也不是傻,聽得出她的言外之意,別開視線,他正常吃東西,過了幾秒才道:"是你把我想的太難相處."

宋喜垂著頭默默地吃飯,同樣沉默片刻,她忽然問:"你生日是什麼時候?"

喬治笙心底跳漏了一拍,難不成她知道了什麼?

他不喜歡這種感覺,好像被她牽著鼻子走.

淡淡的抬起頭,他不答反問:"干嘛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