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5章 吃虧還是占便宜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看她抿著唇瓣半晌沒出聲,喬治笙莫名的驕傲,看,最後還不是她服輸了?

正想著,雙目緊閉的宋喜忽然開口說道:"你不也求我了?"

喬治笙動作微頓,隨即睨著她道:"我求你?"

宋喜說:"你求我去你家,給你爸做吃的.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臉上看不出喜怒,薄唇開啟,出聲說:"那是讓."

她分不清吩咐跟請求嗎?

宋喜面不改色的回道:"我也是讓你借我一把傘."頓了頓,她又張口補了一句:"我是跟元寶借的."

喬治笙說:"傘是我的."

宋喜閉著眼睛,渾身發燙,暗道這個夢做的真有趣,她從未想到有一天,會跟喬治笙在床上好好說話,更何況,他還在給她吹頭發.

說不清是感慨還是感歎,宋喜很輕的歎了一口氣.

喬治笙幫她把頭發吹干,關掉吹風機,她已經半晌沒說過話,他也不曉得她睡著沒有,只徑自開口道:"人要懂得知恩圖報."

他站起身,剛要走,宋喜忽然開口問:"你真的這麼討厭我?"

喬治笙腳步頓住,轉身看向她.

宋喜仍然沒有睜開眼,頭枕在白色的枕頭上,更加襯得發絲如墨,原本她很白的,但因為發燒,兩頰陀紅.

抿著的唇瓣動了動,數秒過後,她輕聲說道:"是不是無論我怎麼做,你都不可能跟我和平相處?"

喬治笙不語,因為一時間沒想好怎麼回答,宋喜燒的糊塗,她也沒想讓他回答,自問自答的說:"我真的好累,我知道我怎麼樣跟你沒關系,可我真的好累…我不想跟你吵架,也不想惹你不痛快,我們都忍一忍,三年,很快就過去了……"

眼淚從濃密的睫毛下面湧出,喬治笙竟然覺得觸目驚心.

他見過她敢怒不敢言的樣子,見過她氣急了破罐子破摔的樣子,也見過她目中無人的樣子,他知道她骨頭硬,卻不曉得她用盡了多少的力氣,才在人前偽裝的滴水不漏.

原來,她也會累,會有扛不住的時候.

既然忍的這麼痛苦,跟他低下頭不就好了?他還能把她的頭按得更低嗎?

喬治笙窩火,卻迷茫了到底在跟宋喜生氣,還是跟自己生氣.

宋喜分不清夢境與現實,但這份難過卻是清清楚楚的,太委屈,她蹙著眉頭,連哭都沒有聲音.

喬治笙站在床邊,良久未言,直到她迷迷糊糊睡著了,他這才轉身離開房間,因為沒注意,回到自己房間後,才發現手上還拎著她那屋的吹風機.

家庭醫生最快速度趕來,不出他所料,又是喬治笙金屋藏嬌的大美女生病了,上一次測體溫的時候,喬治笙都沒讓醫生碰,醫生這次學乖了,帶的口內溫度計,測了一下,三十九度一.

醫生趕緊給宋喜開了退燒針和消炎針,掛上水之後,囑咐喬治笙,讓他也幫宋喜降降溫.

喬治笙面色淡淡的道:"敷涼毛巾嗎?"

醫生說:"涼毛巾敷額頭可以,最好用溫毛巾給她擦擦身體和四肢,這樣散熱快,她也能少遭點兒罪."

喬治笙腦海中下意識浮現出宋喜只穿著內衣褲,幾乎赤條條躺在他眼前的畫面,目光暗沉,早知道還不如不問.

針紮好,藥留下,醫生打了聲招呼要走.

喬治笙說:"你自己下去吧,我不送你了."

醫生也沒想過讓喬治笙送,臨走之前,不忘提醒,"等她醒來的時候,一定讓她吃些東西,不然胃里太空,身體受不了."

"嗯."

醫生自己下樓,喬治笙站在宋喜的臥室,看著床上的她睡得很沉,剛剛醫生給她打針,她都沒有反應.

掏出手機,他不知給誰打了個電話,吩咐人買清粥小菜送過來,電話掛斷,他又去了趟浴室,洗了個涼毛巾,回來後搭在她額頭上.

這幅場景有些似曾相識,喬治笙暗歎,這都是他第二次忙前忙後的伺候她了,上一次是迫于無奈,這一次…他只是不好看她自生自滅.

看她睡得熟,喬治笙出去抽了根煙,再回來的時候,宋喜竟然翻身了,之前是平躺,如今背朝門口臉朝窗,額頭上的毛巾也掉在了枕頭上,整條右臂伸到被子外面,連帶著肩膀跟小半面後背都被暴露在空氣中.

喬治笙走過去,彎腰把毛巾拿開,然後抓著她的手臂,想把手臂塞回被子里.手指觸到她的皮膚,那溫度嚇了他一跳,怎麼會這麼熱?

又摸了摸她的手臂跟後背,後背上潮濕一片,她一定是熱得受不了,才會掀開被子出來透氣.

想到醫生臨走前的話,喬治笙拎過被他放在床頭櫃處的毛巾,並無溫柔可言的幫她擦拭手臂,手臂擦完,來到後背,宋喜並沒有被他脫光,身上還穿著內衣,起初喬治笙是越過內衣系扣的位置,只幫她擦拭別處,但是擦著擦著,他忽然覺著自己矯情,他又沒想對她做什麼,解開又能怎麼樣?

想著,他單膝跪在床邊,修長的手指來到宋喜後背處,拎著兩邊稍稍一錯,扣子輕而易舉的解開,待他松手,帶子往兩側縮,露出宋喜的整片滑膩後背.

喬治笙用毛巾墊手,將她後背擦拭一遍,然後把她按平,蓋上被子.

宋喜舒服了很多,低聲嘟囔一句,喬治笙問:"說什麼?"

宋喜道:"水."

喬治笙放下毛巾,邊往外走邊道:"大爺似的."

生病了不是爺,被人照顧的才是爺,喬治笙去樓下拿了幾瓶礦泉水上來,擰開蓋子,他單手穿過宋喜的脖頸,把她半抬起來,瓶口對著她唇邊,"喝."

宋喜張開嘴,渴急了,一口氣喝了小瓶子的大半.

喬治笙畢竟沒有伺候人的經驗,起初看她一直喝不夠,後來干脆把瓶底兒一抬,想著讓她喝個夠,但宋喜卻一下子嗆到了嗓子眼兒,突然噴了一下.

"咳…咳咳……"

喬治笙趕緊拿開瓶子,宋喜咳得夠嗆,水都灑在面前的被子上,他一時走神,或者說是什麼都沒想,只本能的把被子一把掀開.

宋喜幾乎全|裸的身體赫然暴露在眼底,原本還穿著內衣,但因為扣子被他解開,只算是掛在胸前,一瞬間,白色豐滿的隆起,左側胸口處刺目的紅色小痣,一覽無遺.